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隐家共妻 > 章节目录 No8被小狼狗按住吃bi啃bi/深舔处女膜/chao
    隐兰流搂住瘫软成泥的晏茶,脑袋里不断被晏茶可能是个双性人的事情冲击。

    双性人,晏茶真的是双性人吗?会不会只是他天赋异禀太会流水了。

    停下动作的隐兰流红着脸想了很多,对于未来喜欢的人,从来没想过要有什么特别条件的他,此时此刻生出微妙的窃喜,“茶茶,让我看看你下面好不好?”

    目光涣散,还在半挂在隐兰流身上的晏茶,当然拒绝不了。

    隐兰流托扶住晏茶坐下,然后伸手去解晏茶的裤子,动作间,靠坐在马桶盖上的晏茶慢慢回神,他想扯住被带离的裤腰,但根本使不上劲,最后只能无力地任由自己两条细白的长腿暴露出来。

    看着面前白的像雪绸一样的美腿,隐兰流没忍住,把手贴上去用力揣摸了几把,摸完才顺着大腿外侧向上,握住晏茶的膝盖一点一点把紧闭的两腿分开。

    分开的腿心处,入眼是一小片稠密发亮的阴毛,动情以后流出的透明淫液打湿了那块密地,细软的黑色附有一种另类的亮泽,像是在渴求外人的灌溉。

    第一次看到如此美景的少年被吸引的目不转睛,隐兰流不由自主把身子弯了下去,只是想看看的意图变质了,他把头埋进了晏茶的两腿间。

    晏茶张张嘴,说不出话,在清晰地感觉到有热气吹喷着他的私密处时,他被动地承受,浑身发颤。

    隐兰流鬼使神差地伸出舌头,贴上了那一片密丛,从往下转入,深深地舔了进去。

    挺直的鼻尖抵住了阴户敏感处来回磨蹭,带出细微酥麻的痒意,之前从未被外人到访的地方,接连被光顾了两次,饥渴难耐的蜜穴欢呼雀跃地紧缩着,然后把甬道深处分泌出来的汁水吞吐出来。

    尝到甜味的隐兰流立马开始大张大合地朵颐,他不管不顾地用力掰开晏茶的腿心,满脑子都是要把这个骚美的诱人小穴吸干。

    越伸越长的舌头,不知满足地往里舔舐,原本青涩软嫩的穴口被吸舔的变了颜色,变成了深色的玫红,变得又烫又痒。

    “噫~别再往里了,兰流哈~求你了,快停下来~我不行了~我受不住~”晏茶仰着头,双手插进隐兰流毛糙扎手的短发里,一时之间,被下体强烈的快感所感染,他觉得自己的手心都漫延上一种发麻发痛的痒感。“啊啊啊啊哈,好难受啊~”

    正在舔尝珍馐的少年怎么可能停下,他嘴上不断用力,用灵活的舌头开拓着能不断溢出蜜液的甜软可口那处,含糊不清地安抚道,“茶茶再让我尝尝呼~你好甜啊,让我怎么都都吃不够哧”

    那条又硬又烫的舌头野蛮的吓人,它一路朝里,温热的甬道在他的服侍下,被一点一点打开,快感满溢的那处流出了更多清澈甘甜的糖浆给予奖励。

    得到想要甜头的少年越发沉醉,熏熏然地不肯停下。

    无往不利的舌尖在挤进一处紧致的窄口以后,探了一层非常特别的东西,虽然离实物还有些距离,但依旧能感觉到那道阻隔物的大概形状,是一道小巧薄韧的环形圈。

    意识到少年的舌头即将挨触到的东西是什么,东倒西歪瘫坐着的晏茶彻底慌了神,“不要!不要去弄它,不准不准我求你了兰流,那个不行,那个不行的!!”

    埋头耕耘开拓的隐兰流,沉默地听着晏茶发出的哀怯请求,和细密的啜泣声,正在深入的动作停了下来。

    晏茶以为隐兰流把他的话听进去了,他有些欣喜,直起身想要抬腿让隐兰流退出来,刚放松下去的紧绷情绪,在下一秒直接被隐兰流击溃了。

    隐兰流突然发力,不管不顾地继续朝刚刚开拓松软的那处冲击,还用上了他的牙齿,两排坚硬整齐的牙齿细密地咬上了软肉,轻轻啃扯着阴穴口两片薄薄外翻的阴唇,向下拉,然后又放开,然后又继续咬住。

    坚利的牙齿,越咬越往蜜穴内里去。

    “不!不能啊!不要吃我那里噫呜~~兰流停下来,我不行了,我受、受不了了!!啊哈啊啊啊哈~坏了,我要坏了哈”从下体传来的快感太过可怕,晏茶觉得他的脑子都要被搞坏了,享受到极致服务的私处由里到外地不断抽搐,一股强烈的热流自小腹汇聚,然后朝阴道口外涌出。

    “噫~不行哈啊哈~去了~我要~啊哈啊啊去了”晏茶的眼睛不受控制地往上翻,颤抖地迎来了他人生初次的高潮潮喷。

    潮喷维持了数秒,快感一点一点褪去,断断续续感到意识逐渐回笼的晏茶,虚软地扯了一把隐兰流的头发,依然没有把那颗深埋腿间的脑袋扯出来。

    呜呜呜,他肯定被我弄脏了。

    晏茶泪眼婆娑地想到,为自己刚才那番淫乱不堪的潮喷行为感到羞耻。

    “茶茶。”隐兰流哑哑地开口,随之而来的是继续像刚才无别的呼哧刺耳的舔舐声,“你真的好棒啊。”

    “噫哈?”晏茶喘着气,呆呆愣愣地听着隐兰流对他的赞美,他尝试压下还在不断抽搐喷涌的下身,想问隐兰流是不是该起来收拾了。

    然后,丝毫不逊色刚才力度的舔舐又开始了,接着落下的还有毫不留情地尖锐啃咬。

    “啊啊啊啊!不行,不能再了我真的会坏掉,会坏掉!!!”

    初尝快感的私密处,在高潮还未完全褪去的情况下,轻而易举地再度攀上欲望的高峰,刺烈麻痒的甜美感,逼得从未享受过如此刺激的晏茶完全失去了自控力。

    “呜哈啊啊~坏掉了、我要坏掉了不行,别这样,啊哈~”晏茶已经不知道自己迎来了第几次的抽搐潮喷,剧烈的爽快让他飘飘然,嘴巴都合不上,口涎流到了颈脖处都毫不自知。“啊~啊哈~好舒服舒服呀~”

    狭小的卫生单间,让人耳热的水流抽插飞溅声久久不停。

    晏茶在隐兰流尽心尽力地服侍下,接连不断享受到高潮的极乐,在私密快感的侵蚀下,晏茶流露出几分惑人迷醉的媚态。

    注意到晏茶变化的隐兰流,眼底浮现出的暗色,他终于把头抬起来了,有些恋恋不舍地舔了舔嘴巴,转而将头凑到了晏茶的脑袋边,改用灵活的手指继续深入腿间服侍。

    深入,又点到为止的抽插没有停下,晏茶乖乖地趴伏在隐兰流赤裸强健的臂弯里,朦胧着湿润的漂亮眼睛,小声小声地吐息呻吟。

    “茶茶,舒不舒服?”隐兰流密密舔舐着晏茶的耳廓,边亲吻,边诱哄。

    “舒服啊哈~好舒服吖~~又到里面去了~”晏茶乖巧听话地说出自己此时此刻的感受,一脸的痴态。

    “茶茶,喜不喜欢?”隐兰流得到了想要的回答,越发温柔地同晏茶厮磨。

    “喜、喜哈~喜欢,我好喜欢~啊哈~啊啊啊啊哈~好像又要来了唔咦咕唧~”晏茶软软地扒住隐兰流,混沌的脑子感觉出这一次的潮喷好像有些不太一样。

    无法做出正确判断的晏茶,软烂着身子骨靠紧隐兰流,无比依赖直白地说,“我我好像要尿了,兰流~”

    隐兰流闻言,有些诡异地眼睛发亮,他低头啾啾,亲吻着晏茶的脸颊,说道,“那你就尿到我身上。”

    语罢,隐兰流手上的力度加重了几分,有些激动地将嘴巴贴到了晏茶沾满唾液的唇瓣上,把舌头顶了进去。

    尿液同潮喷不同的憋闷,让晏茶察觉到了不对,但他根本无力挣脱,只能咿咿呀呀,发出悦耳又难堪的哭腔,攀附在隐兰流的身上,听着自己淅沥沥的漏尿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