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隐家共妻 > 章节目录 No6这个世界居然会有共妻这种存在
    早早回房间的晏茶,并不知道外面客厅的三个男人,就到底哪个兄弟性格更烂这一话题,开始了相互揭短。

    虽然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但是晏茶想不到好心帮助自己的金枝会那么恶劣。

    听隐百兆回答隐兰流的语气,晏茶就能感受到,隐百兆对于自己的形容,更像是一个被金枝带到这个家里来的一个玩意儿。

    老实说,有些伤人。

    但是晏茶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忍着。

    金枝她应该还会回来的吧,她说了她会回来的。

    看隐家兄弟的样子对他也不怎么感兴趣,除了隐安黎以外,其他人对着他一点主动深入了解的意思也没有,也没有额外的恶意,这是好事。

    只要他跟隐安黎保持联系,安安分分地在这里待到金枝回来,应该就没什么事情了吧。

    晏茶脑子里浮现出隐安黎那张俊美的脸庞,不动声色地剔除了心里涌出来的微微酸意。

    还好没有相处太久。

    除了忍耐,晏茶还最擅长单相思,那种能把自己的心意捂得严严实实一丝不透的单相思。

    好好看书,为上学做准备!

    收拾好心情的晏茶,翻开桌上的书本,认真地开始看书。

    客厅里,话不投机的三兄弟很快散了场。

    隐百兆继续回他的私人机房待着,隐安黎为着很有可能即将拥有的双性老婆,压下了心里对晏茶生出的浓厚兴趣,没有向隐百兆要晏茶房间的备用钥匙,而是直接回了楼上自己的房间准备再休息一会儿。

    留在客厅的人只剩下了隐兰流,少年酷酷地坐在沙发上抱臂,呆坐了一会后,他起身走到晏茶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请问。”晏茶只把门打开了一半,他看了一眼站在外面的少年,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平平无奇,“你有什么事情吗?”

    隐兰流用手撑住房间门,推开了一些,让晏茶整个人露出来,他猫一样的眼睛盯住晏茶,“你以后是要跟着金枝做事的人,虽然说我不知道她准备要把你分配到哪一块去做事,但是你这个体质,不好好锻炼一下,根本是不行的吧。”

    晏茶,“???”

    “所以。”隐兰流抱臂靠在门上,又拽又酷,“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锻炼?”

    晏茶,“,我可以拒绝吗?”

    隐兰流大概是没想到晏茶会拒绝,他想到了自己变态的三哥,刚刚在大厅里嘲讽他交不到几个朋友的话,脸色沉了下来,“不行!你现在就要跟我一起去锻炼。”

    隐兰流伸手握住了晏茶的衣服领子,直接把晏茶从房间里面拎了出来。

    “!!!”被隐兰流的手劲震惊到了的晏茶,睁大眼睛看向隐兰流,真的好大劲。

    “”隐兰流本人也很震惊,万万没想到晏茶这个人看着比他还高点点,居然轻飘飘的就被他拎出来了,都没他平常用的沙袋一半重。

    隐兰流想到了饭桌上晏茶食欲不佳的样子,他有些不忍道,“你是刚刚没吃饱饭吗?”

    晏茶感到了无言的被看扁,想到面前站着的人也不过是个才17岁的少年,他挺了挺胸脯,试图铿锵有力地证明自己,“我吃的很饱!”

    “”隐兰流更无语了。

    最后晏茶还是跟着隐兰流一起出了门。

    一路上,隐兰流和晏茶都很安静。

    走在前面的隐兰流回头看了一眼晏茶,对方被风吹起来的发尾,落回到纤细白洁的脖颈处,让他莫名生出晏茶非常脆弱的感觉。

    多看了几眼那片白皙,隐兰流有些烦躁,也许自己不应该强行把人带出来,这人一看就是该和四哥一样家里蹲的类型。

    不对,也不能拿他和四哥比,四哥可比他结实多了。

    分心张望路边风景的晏茶,并没有察觉到隐兰流身上的躁动,他不知道走在前面的少年因为太过纠结,都动了想要把自己提拎起来直接原路返回的想法。

    难得可以出来见见异世界的世面,还有人带着不怕走丢,晏茶有些高兴。

    “过几天,我大哥二哥就要回来了。”隐兰流为了能自然地放慢脚步,和晏茶并排走在一起,主动开口道,“到了那时,金枝应该也会回来,毕竟家主们都会到场。”

    “是、是吗。”晏茶惊讶了一下,然后明白过来。

    “谢谢你告诉我。”晏茶冲隐兰流感激一笑,他收到了少年对他的善意。

    阳光下,眉眼带笑的人,抿起红润的嘴巴,像衔着粉嫩的花瓣,干净纯粹的眼睛直直地望向少年,亮晶晶的,里面裹夹着说不出的浓烈喜意。

    近距离看到晏茶对自己露出的笑容,隐兰流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紧缩了一下。

    “你的大哥二哥为什么会回来啊?”晏茶为了接话茬,随口问道。

    晏茶的声音传到隐兰流耳朵两边,莫名响起了欢快的伴奏调子,像是在高兴对方的回复。

    “为了,为了看看我们兄弟将来的共妻,想去看一下合不合适。”隐兰流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工期?公司?”晏茶压根没往奇怪的方面想,以为是隐兰流的哥哥们想发展新业务。

    然后晏茶就想到了,既然开新公司的话,那就不是会缺干活的人吗?说不定后面金枝会安排自己过去当小杂工。

    “是什么样的公司啊?”晏茶往隐兰流身边凑了凑,想要问个清楚。

    因为晏茶的亲近动作,变得有些紧张的隐兰流努力解释道,“不是公司,是共妻,就是我和哥哥们未来的老婆。”

    “???”啊?晏茶听了隐兰流的解释,下意识重新退步,缩到了少年的身后,满脸的不能理解。

    两个人相顾无言地走了一段路,晏茶没有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道,“你们家有钱有势,又不缺什么,为什么还要几个兄弟娶一个老婆啊?”

    隐兰流看了一眼晏茶,道,“对于有底蕴的家族而言,娶共妻才是正常的吧,不然怎么维系族内权利的集中和把控,这种传统虽然现在在普通人家里已经不是很盛行了,但是愿意同娶共妻的家主们,才能具备资格真正分配到族里的实权吧。”

    “是,是这样的吗。”晏茶感觉自己听到了异世界的封建思想知识。

    过了一会儿,晏茶又开口了,“那要是你们相看的共妻,有兄弟喜欢,有兄弟不喜欢怎么办?”

    隐兰流不以为然道,“那就兄弟几个坐下来好好谈啊,如果可以的话,就说动不喜欢的兄弟去接受,要是说不动的话,那就都不要结契,继续相看下一个合适的人,最差的结果也不过达成一致的兄弟们留下,其他没达成一致的兄弟分家出去自己过。”

    晏茶,“那样的话,如果因为这个不满,又不肯分家出去的人”

    隐兰流闻言,语气残忍地回答,“那样有异心,不肯让步,还妄想分权的人,就会被其他掌权的兄弟处理掉,想受到家族庇护的好处,又不肯为家族做出自我牺牲,那样的人凭什么活着。”

    “”晏茶。

    又走了一段路,晏茶又又开口了,“要是兄弟几个娶回来的共妻,人品有问题,那怎么办?”

    隐兰流回答,“那就自认倒霉呗,一个人看不出来,几个人都看不出来,还都喜欢上了,那能怎么办,只能认栽了。”

    晏茶认真想了想隐兰流的话,觉得很有道理,“这样子想的话,娶共妻还是件挺不错的事嘛。”

    隐兰流理所当然地说,“那不是当然的吗?娶老婆又不是什么坏事。”

    晏茶看了一眼身边和他差不多高的少年,被对方娶老婆的高谈阔论逗得噗嗤笑出声。

    隐兰流听了一会儿晏茶的笑声,而后红着耳朵根低声说,“这有什么好笑的,什么人不想娶老婆。”

    就这样,晏茶跟着隐兰流来到了他平常锻炼身体的地方。

    晏茶看了一眼道馆里相互打斗的热火朝天的景象,而后转头看向身边的少年,不敢置信地问,“这个就是你平常用来锻炼身体的地方???”

    “对啊。”隐兰流抬起头,很是认真地说,“实战演练就是最好的锻炼。”

    晏茶看着那群毫不留情互殴的赤脚光膀子肌肉男,心想,他今天可能就会死在这里,他的异世界旅程到此即将终结。

    “放心,放心,我不会让你去跟他们对打的。”隐兰流看出了晏茶的害怕,他很不习惯地努力安抚道,“今天你就先跟我对练一下吧。”

    晏茶,“”

    那样我不是会死的更快吗?

    “总之,我先带你去里面换一下衣服吧,等会儿我把我多余的裤子借给你穿,一会儿要出汗的,穿常服不方便。”隐兰流带着晏茶往换衣间的方向走。

    突然想到什么的晏茶,重新把视线转到了场馆里那群光着膀子,全身上下只穿了裤子的人身上,“那个只能,只能穿裤子吗?”

    隐兰流回头道,“上衣穿着很麻烦的,再说来这里的都是男人,穿不上衣服无所谓的。”

    不,我很有所谓。

    晏茶停住了跟随隐兰流的脚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