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嘉月三三【np】 > 章节目录 报告
    32.

    提到小姑,方旖旎临时起意找她去了,因为怕被念,小姑出院后还没去看过她。

    方国楠成了佛教徒后卖了市区的房子,搬到郊区一鸟语花香的地方住,的确风景怡人,苏式宅院,流水迭石、幽深小径,交互渗透着诗一般的流动与静美。

    处在竹林围绕的中庭,能感觉到幽灵凝齐的意境,胸中自然舒畅、自得,是个养人的好地方。

    方旖旎在禅房找到小姑,没打扰她念经,轻轻退了出来,自己在茶室泡茶喝,没一会儿小姑找过来了。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小姑话落,坐至她跟前,端静地接过茶壶重新泡茶。

    “想你了嘛。”方旖旎撒娇,在小姑撇过来的眼神里强调:“我不是出家人,我可以打诳语。”

    小姑轻摇了下头,垂眸行茶道。

    方旖旎尝了两盏,小姑道:“既然来了,听我念会儿经吧。”

    方旖旎顿时拉长一张脸,老老实实跟着进了佛堂,跪在拜垫上昏昏欲睡,哈欠连连。

    苦熬到结束,小姑留她吃晚饭,方旖旎不想吃那些没油水的饭菜,溜掉了。

    小姑拦住她:“你之前留了两个发饰在我这。”

    “什么时候?”完全不记得。

    “那回去度假酒店。”

    “哦…那回啊…”方旖旎想起来了。

    她有些恍惚,那会儿她还能端着,现在算是被陈伯宗一锅端了。又想到西娅,只觉舌根淌过茶水的苦味慢慢浮了上来,脸也笑不动了。

    方国楠把袋子递给她:“走吧,回去小心。”

    方旖旎接过袋子问:“小姑,你会占卜算卦吗?”

    小姑眼里有不赞同:“复有道依休咎,学问吉凶占卜鉴形,先兆祸福,惑乱世人,灭佛正眼。”

    方旖旎迷茫:“什么意思?”

    “算卦乃妄语,不可行。”

    “哦。”方旖旎挟着遗憾离开。

    小姑在后头念:“炉香乍爇,法界蒙薰,诸佛海会悉遥闻,随处结祥云,诚意方殷,诸佛现全身,南舞香云盖菩萨摩诃萨……”

    方旖旎迈大了步子。

    回到家,恰巧晚餐时间。方旖旎正吃着,方国平领着两个男人进来。方旖旎借碗端详两眼,那不是谈绪的哥哥吗?他和方国平认识?关于小姑?

    -

    年关,公司忙得不可开交,方旖旎到处打转,期间与nate有过数次密切的交道,她发现nate内敛许多,他的确有才华,可惜才华不是犯错的遮羞布。想到一句话:「一个人在社会上成功,也不过是纠错能力比旁人强而已。」不知道陈伯宗有没有犯过错。

    晚上吃饭时她就问了陈伯宗。

    他比她更忙,出差、加班是家常便饭,就像今天。两人在他办公室用餐,她也是前几天刚知道他办公室还有个内置小卧室,当时她就腹诽:既然如此那干嘛搞半开放那套亲民?这人,虚伪的很。

    陈伯宗听完想了下问:“你怎么定义错误?”

    “就…”方旖旎咬着筷头,“需要事后道歉的?”

    “你有吗?”陈伯宗随口问。目光流转在她唇瓣,忍了会还是把她的筷子拿了下来。

    方旖旎似发现好玩的地儿,故意把筷子插进饭里,果然见他不堪忍受般迅速拔了出来,整齐地归在碗边。方旖旎窃笑:“你跟我爷奶似的!”

    陈伯宗也笑,浅浅勾了一抹讨她欢喜。果见方旖旎吃吃又笑两声。

    吃完饭陈伯宗让她玩会儿手机,他忙完再送她回去,方旖旎稀奇道:“我可以自己回去,又不是没车。”

    陈伯宗没说话,静静地看着她,见她笑靥还挂在脸上,眼头已经圆开,眉心渐蹙渐紧才道:“我的话不是让你反驳的。”

    方旖旎嘟囔着改口:“凶什么凶。”又怕他,方旖旎扑上去,把陈伯宗扑得陷进沙发里头,皮质沙发响了好一阵。

    陈伯宗的瞳仁那么黑,雾沉沉得捉摸不透,她不喜欢他用那种压迫的、抹布式的眼神看她。方旖旎用手指要把他眼皮掐起来,陈伯宗撇头躲掉了,语气倒是听不出喜怒:“做什么?”

    方旖旎改用舌尖去盖,从上轻轻舔至下,这回陈伯宗闭上了。舌尖能感受到薄薄眼皮下略略翕动的眼球,这种略带恐怖血腥的亲吻,又是陈伯宗喜欢的,方旖旎兀自揣测着,在他眉骨处咬了一口。陈伯宗把她推开了,仅一个向前的施力,一个命令,方旖旎松开,陈伯宗垂着眼,像她在小姑家看到的黄裱纸上佛祖的神情,用眼食一缕细光。

    猜不透、看不透他。

    方旖旎从他身上起来,想了想说:“我去外面逛一逛再回来,你车子借我显摆显摆!”

    “嗯。”陈伯宗坐直,轻拂了下裤腿,眼神侧过去一点办公桌,上面有他的车钥匙。

    方旖旎抓过,脚底生风地跑了。跑出去两步又转头贼兮兮地试探:“你就不怕我和别人在你车上乱搞?”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语气轻飘飘的,显然没在意她的胡话,只是逗她,手已经拿上笔记本在点了。

    方旖旎自讨没趣,走了,办公室没门有一点不好,不能用甩门来发泄脾气。

    -

    方旖旎开着他的豪车在市区荡悠,心系在陈伯宗那,玩什么都是走马观花。她买了两杯热咖啡回去,停在一十字路口时她无意看到了左边的小天鹅宾馆门口有一对接吻的“情侣”,那个男人的装束怎么看怎么像一个男同事——他结婚了。方旖旎在车开出去时又确认了一眼,他们已经分开,的确是她同事,她私德有亏因此不会谴责他或者宣扬出去,她只是蓦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方旖旎一进办公室就像审犯人一样盯着陈伯宗侦查,没黑眼圈不像纵欲淫乱的,皮肉紧致不泡,皮肤光滑没坑……

    陈伯宗懒懒抬眸:“怎么了?”

    方旖旎不回答,但还是看。陈伯宗扫她一眼,寒气森森冲进来的,阔风衣、细腰、长腿、盘发、红唇,在他身边走动时俨然一把剪刀。也不知道脑子又在想什么,陈伯宗懒得搭理,忙完后放下笔记本,见方旖旎已经开始翻箱倒柜。

    陈伯宗问:“找什么呢?”

    方旖旎胡诌:“找朋友。”

    陈伯宗被她逗笑,看戏似的逗她发傻:“找到了?”

    方旖旎摇头,其实她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她怎么敢真翻遍他柜子。但她还是憋得难受,见他心情还不错,问了:“你没病吧。”颇有大义凌然的孤勇。

    一般男人哪受得了这方面的质疑。

    但陈伯宗脸色不变,走过去从一只抽屉里拿出一沓文件递给她:“我历年的体检报告。”

    他这样大大方方,方旖旎又有些羞赧,歉意地一笑,然后接过翻阅,数据都看不懂,但是知道没大病就放心了。

    方旖旎还回去,对着陈伯宗非常真挚地夸了句:“你,真强壮。”

    陈伯宗笑了声,淡淡道:“你的呢,我看看。”

    礼尚往来,应该的,方旖旎掏出手机找出电子档给他看,嘚瑟:“我身体好着呢。”

    陈伯宗逐字细阅般看了好一会儿。他又不是医生,怎么看得懂?显然是不相信她,因此谨慎细微,这样一想方旖旎又有些芥蒂。

    陈伯宗留意到她血小板相较普通人要来得低,虽然是正常值,但估计皮肤容易留下淤青和疤痕。

    他把手机还给她。

    方旖旎接过来,心乍一高跳,上头是和赵郁的微信对话框,显然刚刚赵郁发来消息,陈伯宗有意无意地点开了。她瞄他一眼,陈伯宗看着她呢。

    方旖旎低头,赵郁跟她说他期末考考了年级第二。方旖旎回他了一个大拇指。心里的芥蒂又烟消云散了,原来陈伯宗在看她和赵郁的对话呀。

    陈伯宗站直道:“走吧。”

    方旖旎急急收住笑,抬脚跟上去,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问赵郁相关。但是这种静默又相较于平常来得窒闷,令她不由得如起跑前的选手紧绷。

    因此在听到陈伯宗问“去我那?”时,方旖旎如听到发令枪响般顿时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