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嘉月三三【np】 > 章节目录 旖园2
    2.2

    谈绪开着一家不大不小的餐馆,赚着不多不少的钱,过着不紧不慢的日子,可把方旖旎羡慕的。但这话不能告诉谈绪,谈绪有他的抱负,她看到的不一定是他想要的。

    停车,正正方方地倒车入库,方旖旎下车扫了眼左右两豪车,挑眉咋舌,有贵客?

    旖园是一座四合院改建的,不大,两进院落,青砖灰瓦,玉阶丹楹,因为构思巧妙,摒弃了街门等构造,又多用绿植古玩点缀,显得幽静却敞亮,与老时的“深宅大院”是谓背道而驰。

    方旖旎刚一进前门,有个穿着窄袖锦边胡服的服务生过来接引,面孔很新,方旖旎便没说她熟悉这,跟着他往里走。

    迎面一座雕砖照壁,中间悬着一字框,刻着“福”字。小胡人仪态老道,脚步稳扎,身子微微侧向方旖旎,以免漏听顾客的发问。

    小胡人一声“请”,方旖旎颔首,跟着过高坎进照壁左边的院落。走着一段草香清雅的甬路,左右月亮门,墙面隐约露出里头栽种的罗汉松。因四下幽静,耳清目明,方旖旎留意到似有鹦鹉学舌声。

    果然进了一座漆式讲究的门后,正房廊下悬着一只鸟笼,翠头鹦鹉叫唤“秦师傅”。方旖旎笑笑,冲它眨眨眼。

    靠近北房有两大株石榴树,抱着玲珑玉池,里头养着几尾红白珍珠鳞和墨龙睛。绕过玉池,来到后院,有两间花厅,罗汉松边栽着一颗柿子树,上头的柿子霞色艳艳,熟透了。

    小胡人要领方旖旎进去,方旖旎摆摆手,小胡人离开了。方旖旎开门进去发现谈绪不在,心里又惦记着那只鹦鹉,便回了正房。

    正房被改造成了堂厅,进去后一眼望尽,小胡人们如壁画般悄然地融在角落。

    方旖旎问:“谈绪呢?”

    有认识她的小胡人迈一步出来应答:“先生吩咐说让您吃盏茶歇一会儿,他马上就到。”

    方旖旎点点头。

    她逗了会儿鹦鹉,教了它半天“方旖旎大美女”结果以失败告终。方旖旎泄气地去了北房,北房用来接待重要的客户,隔成四间雅房,方旖旎进了其中一间,有个身着齐胸襦裙的小胡人进来备茶。

    第一回来的时候方旖旎对这里服务员的着装十分诧异,揶揄谈绪:“你这是要当大员外呐。”谈绪浅笑,眼里有丝轻蔑:“多的是人想当。”他赚的就是这些人的钱。方旖旎点头道:“将来开分店了记得告诉我,我要投资。”谈绪侃侃:“我的不就是你的?”

    方旖旎呷一口茶,这茶谈绪同她介绍过,叫紫笋茶,芽叶幼嫩,色泽波绿,茶性温和,入口久醇不散。唐肃宗年间被定为贡茶,“十日王程路四千,到时须及清明宴”说的就是紫笋茶。多少有些媲美“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盛赞。

    至于安茶的茶具,还有杯箸、几案,至边上的屏风、窗花、摆件,大到角檐柱、额枋等,无一不奢不精巧。当然招牌还是菜色,谈绪说店里的菜都是“御膳”,每一道都有规矩名。这样一个神仙似的地方,本钱如此之大,利润自然不算高,因此她才会说他赚着不多不少的钱。

    谈绪非凡夫俗子哉。

    一杯茶尽,谈绪掀开水晶帘进来了,一时间屋内雨打芭蕉,冷泉掌檐,尽是汀灵脆响。

    可方旖旎一抬头见到他,哪还有心思听那美响?眼里只有谈绪那张如兰馥郁、笑面风流的脸了。

    “柿子长得不错,给你摘了两个尝尝。”谈绪的声音比卷帘声还脆,还诗意。

    方旖旎嬉笑着过去,先捞了一个柿子把玩,抬头看他:“想吃柿饼。”

    “小事,回头做了给你送去。”谈绪应道,顺手把柿子往边上的多宝阁一放。

    方旖旎跟着他动作睇去,他把柿子搁在了镂空转心瓶边上,一高一低,一黄一橘,衬着透进来斑驳的光影,倒也流光溢彩,十分好看。

    方旖旎顿时胃口大开,一口咬下手中的柿子,还没来得及尝味儿,就被谈绪掐着腰抱了起来。

    她两腿顺势轻巧地勾住他的腰,俏笑道:“你干嘛呢。”

    谈绪就这么抱着她往外走:“你说干嘛?”逗她玩。

    方旖旎故作不知,笑得都咬不下这软塌塌的柿子了,只好两手搁在他颈后,一手兜着一手,防止果汁滴到他身上。

    “你走慢点呀,我吃不了了。”方旖旎撒娇,腿还蹬两下。

    谈绪向来是嘴一套手一套的:“好我慢点,慢点我旎旎才舒服。”手臂轻轻颠两下。

    方旖旎脸红,不吃了,从他肩膀处直回脑袋,正正经经看他的脸庞。谈绪眼皮浅浅一波动,眼眸瞬间潋滟起来。方旖旎不由想,这么个神仙地方,总觉得他就是那个神仙了。

    她用沾着柿子汁的嘴唇黏黏糊糊地亲他的额角:“今天怎么没人?”

    “休息日,打烊了。”谈绪稳稳迈进后院。

    方旖旎错觉他在“日”上头加了重音,她没话找话:“停车的时候看到有车子泊着。”

    谈绪解释:“上午有几个朋友过来,喝了酒,就没把车开走。”

    话落,悠长暧昧的一声“吱呀”——谈绪推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