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帝国之殇》高 h np Sm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阿克雄再见”【虐俘尿道破坏割阴蒂包皮物理阉割前列腺破坏】约2500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阿克雄再见”【虐俘尿道破坏割阴蒂包皮物理阉割前列腺破坏】约2500

    由于着突如其来的异物入侵,莎兰感到自己的下体十分难受,不经意间扭动的身体却导致银针将自己的尿道划破,就连尿路系统都遭到了破坏。于是她那红黄相间混合着血液的尿液就顺着破裂的尿道流到了阿克雄的小腹处,那颜色非常鲜艳,刺伤了阿克雄的心,也模糊了莎兰的眼睛。但是这还不算是结束,摩西十诫取出一条长长的鞭子,那布满针刺的鞭子就好像蔷薇藤蔓,一下一下突兀着莎兰的眼睛与心。

    啪,一鞭子抽了过去,莎兰疼得不由得抬高了自己的臀部,但是摩西十诫却带着冷酷的笑容对她说坐下去。稍有推迟摩西十诫就又一鞭子招呼过来,莎兰只好紧紧的闭上那盈满泪水的眸子,一咬牙一狠心的坐在了丈夫那布满了银针的龟头上。锋利的银针将一切的阻碍都撕碎,毁坏。经过莎兰的阴道内壁也被银针四分五裂,伤者刺痛,观者惊心。不经意间,莎兰看到了丈夫那满是眼泪的眼,但是她则是回给他会心一笑。

    但是摩西十诫并没有因为二人的疼痛而放过他们,转而将将莎兰绑在阿克雄所在的调教台上。此时的莎兰和阿克雄二人正是交迭相坐,阿克雄的位置,抬头刚好可以看到莎兰那被4虐的惨不忍睹的小穴。现在想想自己的那般坚持又有什么意义?自己的妻子不是更加重要吗?但是现在的自己被封住了穴道,无法告诉摩西十诫。

    将莎兰固定好后,摩西十诫取出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和一把手术镊子,然后在阿克雄和莎兰的面前都晃了几下,然后用鬼魅一般的声音说道:“接下来我要取莎兰的包皮了哦~你们是否要考虑一下?”此时的莎兰到像是打定了决心,丈夫不说,那我死也不说,但她却不知道丈夫为了她,真是想要说的。

    但是摩西十诫就是利用阿克雄被封住穴道,在他快速下手前没法发出任何声音或者任何举动从而硬生生的将莎兰的阴蒂包皮割了下来,然后用镊子夹起,并放进了阿克雄口中,然后坏笑着问道:“你老婆的肉,尤其是那里的肉,好吃吗?”

    莎兰疼的直倒吸冷气,而阿克雄却被摩西十诫用镊子搅着他的舌头和嘴里的包皮,让他感到一阵恶心。不理会莎兰的伤口,让她的血液直直的滴在阿克雄的胯部。这下让本来红黄相间的尿液被血液染成了完全的红色,就好比绯色的夕阳,又好比那狱血魔神在吞噬,在嗜血……

    同样摩西十诫也没打算放过阿克雄,或者说就没想过让他活下去,对他来说多个女人可以,但是男人就不行了,他可没有那种嗜好,而且这个男人的心思过于缜密,并且事事考虑的十分周全,让他跟在身边,必然会同他唱反调,所以此人不可多留,更何况万一他要是威胁到了绫佳可就不好了。

    见阿克雄是欲言无声的感觉真好,莎兰也真是单纯,这样看来可以一箭双雕,一石二鸟了。走到莎兰旁边小声的说道:“宝贝,还疼吗?等着我解决了这个男人就帮你止血好不好啊?”听到这话,莎兰心中一惊,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摩西十诫一个劈掌打在了阿克雄与她的下体接触的位置,不用想,就是男人最脆弱的阴茎根部。

    随后是血流如注般的飞溅,莎兰坐的位置也退到了阿克雄的大腿处,而他的男性雄风,此时已经渐渐消软但是还在莎兰的体内,让莎兰的内壁隐隐作痛。阿克雄承受不住这强烈的疼痛,瞬间昏了过去,莎兰见此哀求摩西十诫,她会将女王的练门告诉他,并请求他放过她的丈夫阿克雄。

    “好吧。”摩西十诫无奈的说道。“谁让我心疼你这个宝贝呢。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莎兰用自己最后的气力说道。能够保全丈夫的性命就已足矣,她不在乎他今后是否还能人道,只要还活着,那就是他们最大的幸运!

    但是这摩西十诫在得知女王的练门之后,对莎兰露出迷人的一笑,然后说道:“原来如此,还是宝贝你好。”说完一掌打在了阿克雄由于烂泥般的胯下,这一击使得迷中的阿克雄被迫清醒了过来。但是阿  s12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只见他顿时聚气于右手拇指,使出了一招失传了已久的绝技——断阳指。其实这就是他发明断阴掌和破阴截的蓝本,但是还是原本的比较有威力。

    不出他的所料,这一击已经轻松的将阿克雄的尿道管线破坏,甚至是膀胱肌肉的扩张肌,都有可能受到伤害,但是其实摩西十诫的目的是毁掉他体内的尿泵,使得他的尿液不受控的向外流淌直到什么都没有。这样做得目的是为了将他体内的液体加速流出,好将他下体的伤口被尿液污染,也是因为尿液会加重伤口的疼痛感。

    阿克雄此时的感觉却是十分舒畅,因为他在被绫佳在膀胱内植入海绵之后,从未如此痛快的排过一回尿。除了第一次,而且那次还是有目的的。但是,很快那种舒服的感觉及被膀胱内的异物感和尿不尽的感觉所取代,阿克雄见此,用放在旁边的手术刀将阿克雄的肚皮划,也算尝了一回做开膛手杰克的感觉,呵呵,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肚皮之上,在以前,他还曾经觉得那有多么的傻气,但是此时却觉得十分开心。

    没有任何的停顿,摩西十诫继续用那把手术刀将阿克雄的膀胱表皮划破,接着是膀胱的肌肉,直到能够清晰的看到里面那块绫佳植入的海绵。而此时的阿克雄却被疼痛折磨的即将昏死过去,但是又碍于摩西十诫一次次的下重手,导致他每次在昏死的边缘又不得不被摩西十诫的动作拉至清醒。

    摩西十诫一将在阿克雄体内的海绵取走,很多带有血迹的尿液就顺着阿克雄那已经残破至没有控尿能力的尿道扩张肌流出。此时的阿克雄已经是瞳孔涣散,基本已经不省人事,但是摩西十诫却在他面前冷笑着晃了晃明晃晃的手术刀后,快速将刀子插入阿克雄的肛门,手微微向前倾斜旋转,顿时血液就从阿克雄的肛门流出。

    他被摩西十诫这一击弄得上身都立起,并且嘴张得老大,可想而知,摩西十诫是将他的前列腺一同损毁。重伤的阿克雄被这的一击伤得口吐鲜血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莎兰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在将秘密告诉了摩西十诫之后,他还是将自己的丈夫杀了。

    走到门口的摩西十诫感觉到背后莎兰怨念的眼光便回过头对她若无其事的解释道:“不好意思,我,可不是君子哦,我只是个小人,当然你想说我是女子也行。在情报面前,尊严并不值钱。”丢下这话,他就开心的去找赫拉克玩去了。听到摩西十诫的回话,莎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但很快又睁开了眼睛,满脸痛苦的看向疼她,爱她的丈夫——阿克雄,然后幽幽的说道:“老公,我会替你报仇的,总有那么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