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不再逃避(ABo)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微h)
    当马芷风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身旁依靠着一具温润的躯体,她侧头看向那张熟悉的面庞。

    她不敢相信巧兰会在自己身边,只当自己是在做梦,像是触摸至宝一般,她抚上巧兰的鼻尖,当指尖触到炙热的肌肤时,不禁令她感叹这梦是如此的真实。不愿意浪费一分一秒,尽力的去描摹她的五官,害怕转眼间自己又身处于那阴暗湿冷的牢中。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不再是令人恶心的血腥味,而是巧兰的气息,哪怕她身上的气息是如此的杂乱,可自己仍然能识别出属于她独有的气息,毕竟这气息她已经嗅了那么多年,怎么都不会忘的……

    被她的动作吵醒,巧兰睁开生涩的双眼;见到身边人已苏醒,她那因布满血丝而通红的双眼满是惊喜。她激动得不停去亲吻她的脸颊、双唇,“你醒了……吓死我了……”她捧起马芷风的脸,与她亲吻。

    她的这份喜悦感染了马芷风,她也想去伸手拥抱她,却发现自己的另一只手臂没有任何的知觉。挂在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她没顾上还在开心的巧兰,赶紧掀开被子,看向自己躺在被子下的那只手。

    那手仿佛是独立的个体,对自己的控制毫无回应,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

    她又抚上自己受伤的眼睛,上面缠满粗糙的纱布,疼痛刺痛着她的神经。才令她发觉,这不是在做梦。

    “芷风?”巧兰担心的掰过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皱起眉,“你现在……不应该在那公子的家吗?”

    “我不要嫁给他……”她说,“我只要你。”

    她坚定的眼神令马芷风不知所措,她慌张避开那双坚定的眼,“我不是告诉过你……我给不了你安稳的日子……”

    “那就不过安稳的日子……我只想待在你身边,其他的我不管。”看来她已是下定了决心,并不是在瞎胡闹。

    “我……唔……”马芷风还想辩解什么,却被巧兰强行堵住了嘴,她霸道的小舌钻进自己的口中,勾弄自己瑟缩在口中的那条。

    她想推开巧兰,可是刚从伤势中醒来,自己的力气大不如前,根本拗不过现在坚决的巧兰。

    巧兰翻身压到她上面。

    咸涩的味道传进马芷风的口中;巧兰与她分开,撑着身子低头看着她。

    散开的黑发遮住了巧兰的脸,让马芷风看不起她的表情,却有一滴滴湿热的液体滴落到她的脸上。

    “这么多年了……我绝对不会后悔,绝对不会后悔认识你,也不会后悔和你在一起……”她带着哭腔的声音让马芷风的心里泛起层层苦涩。

    “巧兰……”

    “没有你……我一个人过再安稳的日子还有什么意思?”她紧紧抓着马芷风的衣裳;散发出自己的气息,要将马芷风的情欲勾出来。

    “等等……巧兰……”嗅到这熟悉的味道,马芷风让她从自己身上下去,也只是个以卵击石的成效。

    巧兰魅惑的气息勾引着自己,下身渐渐产生了反应,激动着想要回应巧兰。

    跨坐在她的身上,自然感受到那处的反应,巧兰止住哭泣,抬起身子,手向下拂去。按在‘老朋友’的身上,轻轻揉动。

    “不行……嗯……”马芷风想推开她,身体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反而还被剧烈的疼痛侵蚀着。

    巧兰按住要动的她,“不要动……”解开她的衣带,从衣服里抽出那根半硬的肉物,握在手中撸动,“你只要好好享受就行了。”

    她急切的褪着自己的衣物,因为太过急切连衣服也未脱净,松松垮垮的堆在自己身上,一对玉乳露出大半,只有一颗挺翘的乳尖留在外面,赶快让下身脱离衣物的束缚,还未湿润的阴户抵在冠头上。

    她握着肉棒,用冠头随意磨蹭自己的淫肉,不顾干涸而入的痛感,放下腰,坐到硬挺的肉柱上。

    “嗯!”未湿而入的疼痛感令她难受的皱起眉。

    “不要继续了……”马芷风见她这副勉强的模样也很是心疼,而且没有湿润的穴内咬得自己也是生疼。

    “嗯……你不要说话……嘶……”她气急败坏的命令马芷风,试着扭动自己的腰肢,还是不行,穴里水不够,每动一下都扯得她的小穴发疼。

    身下的人僵住身子,只是皱着眉看她,不再说一句话。

    她将自己的两根手指放入口中,含了含,令此沾上湿润的津液;再用这两根手指按压揉弄自己露出头的通红阴蒂,痛感得到缓解,她又接着动起自己的身子。

    她一边揉动自己的阴核,一边在肉棒上下运动。

    马芷风想伸手去护她的身子,却被她用眼神警告不准动。只好悻悻的收回手,不再有任何动作。

    小穴内逐渐湿濡,她也变得大胆起来,动作幅度也随之加大。但是她担心会影响到马芷风的伤口,就没有将全部的重量压到她身上,半撑着身子,靠着腰部的扭动来和肉棒交缠摩擦。这无疑加重了她的负担,没过一会儿腰就酸得不行。

    巧兰弯下腰,手撑在马芷风身侧,靠着手臂的支撑来运动。

    “嗯……嗯……”感觉逐渐强烈,她很快便泄了身子,就算小腹还在发颤她还是没停下自己的运动。

    湿濡的穴肉绞弄着肉棒,这般感受,马芷风已经有些时日没有感受过了。

    “嘶……巧兰……别动了……嗯……”

    没过多久她也射了出来,成结的肉棒堵在巧兰的穴内。

    “嗯!”她立刻趴下身子,将发丝隆到一旁,露出自己的性腺,贴近马芷风,急切的说,“快……与我结契……咬下来……嗯~”

    面对这般诱惑,马芷风还如何保持理智,在成结的瞬间她的理智也早已跟着飞上了云霄;张开口,想都不想就狠狠朝着散发出甜美气息的性腺咬了下去。

    “嗯~啊……”巧兰立即抽搐着,泄出了更多的水,被肉结堵在穴口而无法流出。

    婉娘担心马芷风的伤势,想着过来看看她的伤势如何,结果刚到门口便闻见一股一场浓烈的气息;甚至还有淫靡的呻吟声从两人房内传出。吓得她赶忙缩回要去推门的手,红晕烧上脸;还是不打扰她们了……转身要走时却迎面撞上了也要来看马芷风伤势如何的杨璐珑。一声高昂的喊叫从里面冲了出来,婉娘像只受惊的兔子,立刻用双手捂住杨璐珑的耳朵。

    “怎么了?”

    好在杨璐珑没发觉到那声音。

    “我们还是去下面等她们吧……”收回捂住杨璐珑耳朵的手。

    杨璐珑也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也只是听婉娘的话,下楼去。两人还没来得及下楼,又是几声美妙的呻吟声传进了两人的耳朵。

    “……”杨璐珑红着耳朵看向婉娘,揽住她的腰,递给她一个眼神。两人默契的一同快步下了楼。

    下楼,便看见丰傲霜和任雪梦早已坐在桌边,享用自己的早点。

    她们坐到一桌。

    丰傲霜见到她们,依旧摆出那副臭脸色,喝了口汤看向她们,“知道你们恩爱……就是夜深了能否克制些?”

    “妻君……”任雪梦不好意思的拉拉她的衣服。

    她的这个举动令本就脸红的二人差点头顶冒起了烟;昨夜事她们都知道了……

    小二送来了吃食,杨璐珑和婉娘也只得低着头吃自己的东西,不好意思的一言不发。没过一会儿,马芷风在巧兰的搀扶下入座。这两人同样是脸颊微红,瑟瑟的同几人打招呼。

    “这两位更是厉害,身子伤成这样也不影响哈。”丰傲霜继续阴阳怪气的说着。

    在场的几位除了丰傲霜,都涨红着脸,一言不发的吃着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