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品尝年少风华(nph) > 章节目录 或许你比较享受偷情的快感
    清晨,淡黄的光穿过透明的窗户,窗外鸟啼声清脆。

    床上的某人翻了翻身子,温暖柔滑的触感不似自家睡觉的棉被。

    察觉到不对劲,她赶紧起床,一看窗外的颜色,顿时着急起来,上班要迟到了。

    陈依依拿起椅子上的衣服,一边穿,一边懊悔,怎么就哭着睡过去了?

    匆匆下了楼,就见餐桌一边准备了早餐,刘宛颜和一个看起来清贵高冷的男生正在用餐。

    餐桌上的两人听到声响,齐齐看了过去。陈依依也在那刻看清楚了他的样貌,竟然是他,抢了她饭盒的男生,只是没带眼镜的他更加俊美,眼波流转,带着细碎的星辰。

    “醒了,赶紧坐下吧,饭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刘宛颜说道。

    陈依依却很急,没时间吃饭,“我上班已经迟到了,就不吃了。”

    “我叫司机送你过去啊!”刘宛颜在后面喊道。

    结果她根本没听到,下一秒李樰就来了句:“我去送她吧。”

    “啥情况啊?”刘宛颜手拿着瓷勺,觉得莫名奇妙。

    昨天晚上陈依依哭着睡趴在刘宛颜的身上,感慨一番就叫了佣人送她去客房休息,李樰就下来了。

    看到她扶着人上去,也不见得走过来帮忙,自顾自地坐到了餐桌椅,吃了起来,气得她真想踢他一脚。

    重新回到餐前,他已经吃好饭了,看到右边那没动几口的菜时,说了一句:“妈,你又带你那些所谓的朋友过来,菜都没吃完。”

    “什么所谓的朋友,那是你陈姨,小时候你就爱跟着她屁股后面,也对,你这个白眼狼连你妈都会不帮,怎么会记得……”

    刘宛颜说到这,停了嘴,想到他是在十岁之前才找到的,心里更加不舒服,都怪自己说什么不好,说这些话干什么,他那时还小,要怪就怪自己当初怎么就顾着买东西,没看好孩子!

    “对不起,妈错了,刚刚不该那样说你!”她眼里带着心疼和愧疚。

    李樰本来就与她不亲,并不在意她的什么话。

    “我吃饱了,先上去了。”

    刘宛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都是缘,孽缘,要是没发生那样的事情就好了。”

    李樰这一次没有往地下实验室走,而是上了楼,走进卧室,从最后一隔抽屉中拉出一个小盒子,上面落满了灰,一直从未打开过。

    里面除了几个很普通的棉制物、木头和泥土做的人偶,还有一些童话书,童话书的中间夹着一张照片,那是她带着他去菜市场,看到街边的拍摄机器,唯一拍的一张合照,这些东西是他整个童年最快乐的时光。

    黑漆的房间内,突然从门外传出响动,不到一秒,门被人从外面打了开来,从轮廓看,是个身材偏瘦的高个男人。

    “啪”,轻微的开灯声响起,房间瞬间亮了起来,陈依依不适地动了两下,没有醒过来。

    床边微微凸陷下去,李樰拿着照片与床上的人对比起来,光滑的额头,小巧的鼻子,脸型线条柔和,除了颜色不一样,其他都差不多。

    嗯,记住了!对于他来说,有一点点脸盲,不在意的人都不会记住长相的。

    所以今早看到她的时候,那神态,最终确认是她了。

    终于又看到了她!

    ——

    因为是半郊区,很少有计程车经过,看着手机里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陈依依如热锅上的蚂蚁在马路上飞快走着,想走远点看看有没有出租车。

    刚走没几米远,一辆轿车从自己面前停下,挡风玻璃放开下来的同时,看到了里面的人,是李樰。

    “上来吧,我送你过去!”

    顾不了那么多,陈依依道了谢,走到后面,却在打开后车门的时候,发现打不开,又拉了几下,他这时说道:“前面。”

    经过提醒,她这才坐进了副驾车室,里面放着舒缓放松的音乐,都是英文,她听不懂。

    “安全带。”

    “啊?”陈依依没反应过来,当看到他靠过来,闻到他身上消毒水的气味,感觉有点窒息,忙将他碰到安全带的手推开,“我来,我来,好了,走吧!”

    他开车的速度平缓,也快,眼睛一直盯着前方。陈依依没想到会与他单独相处,气氛安静又尴尬,本以为要一直这么安静下去。

    他说话了,“你的工作地点在哪?”

    见她如木头雕一样看前方,又说一遍。

    陈依依赶紧报了一个地址,心里松了口气,感觉气氛缓解了,于是说道:“你在上新大学上课吗?”

    李樰皱眉,问道:“你知道?”

    “不久前,你还抢了我的盒饭呢!”

    他在脑中回想了一下,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我不记得了。”

    “好吧!”她无奈道。

    车很快就到了蛋糕店,下车前,他看着她,开口说了一句:“下次见!”

    便离开了,留下陈依依一头雾水。

    下次见!什么意思?

    不再多想,她走进了蛋糕店,果然被店长说了一顿,幸好没扣工资,就进了后厨干活去了。

    下班的时候,她接到一通电话,是王靳严同学的。

    “晚上的时候,过来给我做顿饭。”

    结果没等她说话,就挂断了,想着答应过给他做饭的,只好先将林先生的菜给做好,再过去给他做。

    哪里知道,刚一开门的时候,房子内黑漆漆的,还没等她开灯,就被人拉了进去,一双大手将她搂住,滚烫的气息扑面而来,脖子瞬间被咬得巨疼,手臂如同钢筋一般将她整个躯死死扣在他的怀里。

    “疼,疼,给我放开!”身体被禁锢着纹丝不动,周围视线黑暗,手根本推不了他。

    “疼吗?我也疼,哪哪都疼,你是不是先给那个人做好了饭菜过来的,我计算过时间,从我打电话到现在过来,中间足足有一个小时多出来。”

    “这是我的工作,我要先保证自己的工作完成,才有空过来给你做饭。”

    “工作,工作,你知道不知道……”

    突然声音小了下来,直至没声,她不解道:“知道什么?”

    “没什么,你总是这样,给了颗糖果,又想把它给收走。”

    陈依依不觉得自己是这样的人,否认着:“我不是那样的人。”

    王靳严没说话,但她能感觉到手松了下来,趁他不备,打开了灯。

    却在灯开的那一刻,他转身捂住了自己的脸,像是在躲避着她,不让她看到。

    陈依依赶紧转过来,去看他的正脸,又被他躲了过去,只听到他从手缝里传来声音,“你去做饭吧,做好了就走吧,桌子上有张卡,密码有写着。”

    她见他躲得这么厉害,也不探究,跑去厨房做菜了,像是早知道她会来,厨具食材一应俱全,都是新鲜的。

    王靳严看她真的进厨房了,气得踢了一脚桌子,发出哐得一声。这房子的隔音特别好,厨房里的人并没有听到。

    他见她没出来,坐在沙发上生起了闷气,之前因为上次她直接跑去给那个人做饭,那一刻心里暗流涌动,动过将她抓起来,关进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地方。

    不到一天,就推翻了这个想法,觉得还是想着慢慢来好,如果真的那样做,也许体会不到她的关爱了。

    饭菜很快做好了,见她出来,赶紧背过身去,不等脸上的伤好,不能让她看到,万一她觉得丑,不再过来就不好了。

    陈依依直到将几样菜端完,见他还不肯转过来,叹气道:“别遮了,你脸上有伤的事我早就看到过了。”

    他身子一僵,缓缓转了过来,透过手缝看向她,“你知道?”

    “你忘记了,前几天我见到过!”

    听罢,他只好放下了手,露出依旧帅气俊俏的脸,而伤口的大小就像是头发丝一般细小地分布在整张脸上,并不难看。

    “怎么样?”他走到她面前,小心翼翼问道。

    “不难看,你依旧帅气得能迷倒一大片少女。”

    他对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将她拉到怀里,说道:“那有迷倒你吗?”

    陈依依看到他那双隐藏暗流的眼睛,并没有回答,或者说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见她一直盯着他,也不勉强,继续道:“上次我说的,你考虑得怎么样了,离婚了吗?或者你比较享受偷情的快感?”

    离婚?偷情?

    他说得话就像一块块巨大的石头砸得她头晕,她真没想到他会脑补成这样。

    王靳严见她脸上红霞飞起,将她抱了起来,亲了一口那紧闭着的小嘴,说道:“看来,你更喜欢偷情!”

    “也对,我也才刚破处,欲望大,也许先偷情,后面再给你时间离婚,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说完,他就衔住了她的小嘴,撬开紧闭的牙关,将舌头探进去,缠住那条滑溜溜的舌头,在她口腔内一顿乱搅,吞下她的津液,也将自己的反哺给她,让她咽下去。

    “唔唔…”

    陈依依被他的话语和行为弄得脑子混沌,被迫接受他的亲吻,手抓着他的肩膀,不断吞咽着两人的口水。

    直到被放开,她这才喘着气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与她频率一样快的心跳声。

    她咽了咽口水,见他还要亲过来,忙用手挡住他的嘴,说道:“饭还没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