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架空民国np】暗娼 > 章节目录 13.胁迫
    玉伶还真没想到。

    今天晚上碰到的尹禹巳是真正的君子,谦和的绅士。

    现在正轻薄她的谢沛才是下流的无赖,急色的流氓。

    他一口啃到玉伶被尹禹巳吻得微肿的嘴唇上,狠狠咬了一口,疼得玉伶在他松开时连忙偏过头去。

    要不是没有尝到血腥味,玉伶还以为他这一口下来直接见了血。

    谢沛把她的头摆正,捏着下颌的手正好按在玉伶的伤口上,强迫紧闭着眼睛的她正面对着自己,说道:“怎么?不愿意?”

    玉伶哪里应付过他这样粗野的男人,只想得江雍是万般温柔,怎么同样是管事的谢沛又是这样的作风?

    “能卖给姓尹的,不卖给我?”

    “今晚他在你身上砸了多少钱?”

    “江哥给你的胆子让你挑客?”

    “……喜欢那种小白脸?”

    他噼里啪啦一顿质问,玉伶都不知道从何回答。

    她谁都没卖过。

    不卖给姓尹的,自然也不想卖给他。

    玉伶当然想着能不强迫她,不上床是最好的,可现在……

    她都怕谢沛把她的旗袍撕了直接捅进来。

    大概谢沛和江雍有一点是一样的。

    那就是玉伶很难猜到他们下一步要做什么。

    她的手被谢沛大力按在他已经勃起顶着西裤的欲望之上,还握住她的手轻缓地揉搓按捏,他的裤子本就被雨淋湿,那物热热的温度隔着裤子都让她觉得自己像是在摸一块热铁。

    玉伶原先被他吓得惨白的脸又被他的动作羞恼到霞飞红显。

    脸红娇羞的神态落在谢沛眼中,他又啃吻了一下玉伶的唇。

    她还是疼得直皱眉,但还在试着给他讲道理:“沛爷,不是舜英不卖给您,是雍爷不让舜英卖给别人……”

    谢沛听完直接把自己皮带的铁扣扯掉,又拉着她的手伸到了裤子里面,让她环握住自己的性器。

    眼睛始终看着玉伶一副茫然不知所措却又害羞到耳根都红透了的可爱模样。

    “骗人有一套,但骗不了我。”

    他根本就不相信江雍手底下本来就是出来卖的婊子还能不卖给男人。

    今夜他看着她和那姓尹的躲在幕布后面很久。

    进去前还一副不情不愿的表情,出来就郎情妾意了。

    能什么都不做?

    玉伶此时是真的慌了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摸到男性的下体,附近的毛发有些扎手就不说了,勃起之后甚至都让她摸到了喷张的血管,滚烫又渗人。

    而且那物竟然还会动。

    于是她什么都不想了,不管不顾地拧动手腕想要挣脱开来,却又纹丝不动,只上下撸了几下。

    然后玉伶听得谢沛喘了一声,夸她:“再这样摸一摸。”

    真想打他一耳光,这种心情比应付尹禹巳的时候还要迫切。

    可是谢沛的这声喘息却让玉伶的身体瞬时窜过一阵热流,昨夜熟悉的感觉闷在了小腹,一下传到了腿间。

    玉伶自是不会让他爽快,停着不动了。

    “听不懂我的话?卖的时候脾气可不能这么硬。”

    “江哥下面的人到底是怎么教你的?”

    玉伶咬着牙,这时候不知为何卯了劲不想搭理他。

    江雍说了她现在这样就可以了,她听不听话关他谢沛什么事?

    谢沛本想和她调调情,让她感觉上来了好办事,结果她明摆着不领他的情。

    那就算了。

    上了这一次,腻了就让江雍底下的人好好教教她,婊子一副贱骨头还搞得要守贞似的,看得他心烦。

    但也更想干她了。

    他倒要看看她发骚浪叫的时候还有没有这么倔的脾气。

    谢沛没再和玉伶多言多语,直接把她翻身压在了餐桌的桌面上,膝盖一顶分开了玉伶的腿,裤链一拉放出自己的欲望。

    然后他的手顺着玉伶的大腿扯掉了她的衬裤,看了一眼上面大块的暗色水渍,啐骂了一声“骚货”。

    谢沛本想问玉伶底裤上的淫水是不是刚才被尹禹巳作弄出来的,但当他反手探回摸到滑腻细嫩的花瓣的时候,心又突然软了下来。

    她是犟了点,但容貌是标致的,身体是馨香的,穴口是湿热的。

    口是心非罢了。

    谢沛此时又莫名觉得她的这点小脾气还挺可爱。

    在她腿间的手指轻微弯曲,用粗糙的指节顶蹭了一下玉伶的阴蒂。

    她依旧不出声,但身体颤动了一下,花穴又泌出了一大包水。

    于是谢沛再和她说话时,语调倒是温柔了许多:“……姓尹的今晚操过你没有?”

    说完也不等玉伶的回复,手指试着插入一根,立马被她吸住咬住,紧得不行。

    果真是骚货一个,她现在就算说她是个雏,估计他都乐意相信。

    玉伶则感受到被侵入之后的些许疼痛,在谢沛的手指更深入之时,毫无法子的她也只能说:“沛爷,不要弄我了……雍爷当真不让我卖给旁人。”

    谢沛抽出了他的手指,用沾了她的淫水的手捏住玉伶的两颊,让她扭过头来看自己。

    玉伶看着谢沛那张凶巴巴的脸,今晚的所有委屈都在此刻涌上心头,眼泪簌簌直落。

    可是谢沛好像并没有从江雍那里学到怜香惜玉,玉伶的眼泪就算落到了他的眼中,那股子想要操哭这般娇滴滴的她的想法直冲脑门。

    于是他用自己的阴茎顶入玉伶腿间,抵住那嫩滑的穴口,说道:“现在还说这些,是想挨操还是在勾引我?”

    说罢便挺腰要往里挤。

    玉伶一感受到被那根烫人的物什撑开的轻微撕裂感,马上弹腿扭腰,尽力挣扎,没让他得逞。

    她的下颌在此刻似是要被谢沛的力道硬生生地捏碎,旧伤口处更疼了,眼泪又流出一汩,对谢沛说着她能想起来的所有东西:“雍爷说了过几天要我去服侍陈一乘,叫我在场子里先待客,但不要把身子给了别人……”

    “舜英没有接过别的男人,好疼……沛爷不要这样对我,雍爷不会放过我的……”

    被眼泪模糊过的视线都能让玉伶看见谢沛那张似是更加凶恶的脸。

    不过谢沛听她一说起陈一乘,有些将信将疑。

    江雍最近的确想把从利国人手里搞来的一批枪械卖给他。

    谢沛松开了玉伶的下颌,警告道:“你要是骗我……”

    “让我再逮住你,一定把你干死在床上。”

    ---------

    沛哥儿不会这样善罢甘休的,吃不到也得舔几下消消瘾hhh,所以下章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