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架空民国np】暗娼 > 章节目录 11.恶鬼
    尹禹巳是万花丛中过的男人,能面不红心不跳的掀开玉伶腿上旗袍的开衩处,嘴上还能有理有据地和别人谈着西方的政治文化到底是如何能造出那么多工厂来的。

    玉伶不懂那些,听来也无聊。

    于是她随口胡诌了一个由头,说是不会喝酒,头闷得慌,要去洗一洗脸,再补一下妆。

    玉伶绕了远路,想着最好她回去的时候,尹禹巳已经被和他一起来的两个朋友拉去舞池跳舞,在这种场合里成双成对、绝不会落单的男人肯定会再找一个舞女,也就没有她的后活了。

    她绕去一楼舞厅去往旅馆部的楼梯附近,那边也有一个方便客人使用的盥洗室。

    今天正式踏进这场内,玉伶才发现这里的舞女歌女的的确确是分派系的,有服侍外国人的,有被老板包养晚间直接出台的,接散客的有,当然像玉伶这种依附着某个老板的舞女也有。

    总之,经理是八面玲珑哪边都不得罪的,只要能赚钱,场子里和气不生事,什么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喝了酒的玉伶走路都有些轻轻浮浮,分心一想事情又觉得脑袋有些沉,差点在转角时迎面撞上一个人。

    他正从旅馆部的楼梯脚步匆匆地走下来。

    好在玉伶及时侧身避开,却也是吓得脸红心慌的,尾脊骨在忙乱间撞到了楼梯扶手的木质拐角处,疼得她眼里蓄了些泪,忍着声才没有在外人面前哼出来。

    不管是客还是旁的人,先说软话准是没错的,玉伶只消柔声说了句:“失礼了。”

    这才抬眼看向来人。

    不过玉伶倒是先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

    戏折子或者话本子里说的杀意大抵就是这种了,玉伶觉得自己好似被他瞪视着,明明不认得他,这一眼被他看得好像下一秒就要来掐她脖子似的。

    浓眉隼眼,皮肤黝黑,嘴边叼咬着一根刚点燃的香烟,眼见着不是吊儿郎当,而是凶煞得厉害,绝对是那种好话歹话一概听不进,惹不起只能绕着走的那种人。

    玉伶忙移开眼,才看见他的白色衬衫从领口被扯开了好几个扣子,双手都插在西裤的裤兜里。

    他这种人还穿洋装西服,简直像是披着羊皮都遮不住兽性的野狼。

    有些懵懵转转的玉伶此时甚至还能花出一份心神在心里调侃他。

    也算是胆子够大了。

    但她的嘴还是乖的,玉伶又说了一句:“这位先生,玉伶失礼了。”

    说罢赶紧转身进了盥洗室,才松了精神,喘了一口气。

    不过还没能和新名字磨合够好的玉伶在盥洗室洗手洗到一半的时候,才意识到心慌的自己刚刚对他说的是自己的真名。

    管他呢。

    玉伶这会儿都没想起他是谁,估计也不是到这派乐门的场子里来寻欢作乐的嫖客,找不到她这里来。

    ……

    玉伶刚刚差点撞上的男人也没走下那楼梯,而是靠着楼梯的扶手吸烟。

    忘记弹落烟灰的时候,有些高热的灰烬落到手背上,这种带了些许疼痛的感觉才把他拉回神来。

    这时,从远处小跑过来一个男人,到他跟前,躬着身,低声询问道:“沛爷,雍爷遣我来问一声,事情可完了了?”

    谢沛仰头吐出这一根烟的最后一口雾气,回道:“死得干净,让江哥放心。”

    他的声线带着吸烟过度所压着的嘶哑,混杂着颗粒感,音调低低沉沉,说话又简洁不拖泥带水,一听他开口就知道和他的人一样不好惹。

    谢沛这时看见玉伶从盥洗室内走出,但并没有回头。

    窈窕的背影,笔直的双腿,穿着高跟鞋迈出的台步,还有那摆起的胯,加上一些舞蹈底子养出来的气质,什么时候看那都是赏心悦目的。

    “认得她么?”

    谢沛突然问了一句。

    今晚在场内盯梢的男人自是认得玉伶的,江雍也嘱咐过他要对玉伶上点心,怕小丫头初出茅庐莽撞得罪了人。

    得了,看来还真得罪人了。

    还是一个暴躁脾气的主。

    “沛爷,那是雍爷手底下新来的姑娘,叫舜英。”

    谢沛看着玉伶最后一步的高跟鞋的鞋跟消失在走廊尽头,吸了一口已经燃尽的香烟的烟嘴,才发现烟都已经熄灭了。

    站在他身边的男人一直看着谢沛绷紧的脸色,给他递了一根新的香烟,又给他递火。

    看着谢沛一概接过,那男人才敢试探试探,说道:“小姑娘不懂事,雍爷都还不放心用她呢。”

    谢沛吸入一大口烟,再咽进肺里,因为吸气而变得闪亮得烟头似是把他的面目照得更加煞气十足。

    不过谢沛也只是在吐烟时说了句:“……真他妈的好看。”

    舜英?舜什么英?

    那刚刚她岂不是在骗自己,她说她叫什么?

    玉伶?

    操,看都看硬了,想着更硬了。

    ……

    玉伶在走出盥洗室时,就用余光撇到廊下有人,她不确定刚刚那位凶神恶煞的先生是不是还在那里,但又不敢回头看,她怕自己这次再对上他的眼睛会直接踩着高跟鞋狼狈地仓皇而逃。

    她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又绕了一条路才走回了尹禹巳的卡座。

    没想到尹禹巳还真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在那个卡座里等她,他带过来的两个朋友早就搂着女人跳舞去了。

    玉伶现在突然觉得尹禹巳可怜到有些可爱,上前去忙给他赔礼,然后喝满了两杯酒。

    尹禹巳领情后,也没多责问她,反倒是照顾她的业绩,再点了两瓶洋酒放在了桌上。

    不过她下一刻又立马想起一句话。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玉伶一坐在他身边,尹禹巳的手又环住了她的腰,还轻轻抓挠,又时不时碰到玉伶撞到扶手的位置,疼痒得玉伶直皱眉。

    他今天就像是从别人那里租借到一个小玩意儿,一定要便宜占尽才肯松手罢休。

    玉伶还是烦了尹禹巳这种没完没了的偷香行径,提议去舞池跳舞。

    她也好醒一醒刚喝下去的那两杯烧心的烈酒,不然她可能会忍不住打尹禹巳一巴掌。

    ---------

    *江雍和谢沛是本文简介里的那对非血缘关系的兄弟。

    谢沛就是这么糙,喜欢粗口,改不了,可能在某些时候少说两句嘿嘿嘿

    另,祝大家国庆假期快乐!(然而作者一天假都没有,得等年底了……叹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