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架空民国np】暗娼 > 章节目录 4.辞别
    那位陈姓先生倒也识趣,没有追上来也没再叫住玉伶。

    也对,玉伶想着他决计不会在一个跑腿的佣人身上费那些淘神心思。

    指不定他现在后悔帮了她,让他在人前掉了身价又让别人看了笑话呢。

    玉伶的咖啡并没有如陈怀瑜所想的那样泼洒倾倒,她早就不是冒冒失失的小女孩,演给谁看的戏码她时刻都能分得清楚。

    她只不过是快步绕过他再也看不见的街角,然后慢下来,散步似的走回了公寓。

    轻手蹑脚地打开房门后,玉伶却看见坐在客厅餐木桌前的夜蝶。

    头发凌乱毛躁,且只穿了一件暴露的深色吊带。

    不太正常。

    一般这个时候夜蝶还在熟睡,玉伶回家小坐片刻后她才会醒来。

    此时夜蝶手中的烟已经烧掉了一半,她只是夹在指尖任其燃烧,烧成灰的部分已经软塌倒落到她面前灰瓷的烟灰缸里。

    玉伶将咖啡和面包放到桌上,乖巧地坐在了她对面。

    而夜蝶也在这时将烟递到嘴边,有些失神黯淡的眼睛看着玉伶,吸了一口烟,咽入肺里,呼出时低头将烟摁灭。

    她看了一眼咖啡纸杯外的“mocha”字样,慵懒地说道:“玉伶不需要再去买这种玩意儿,抽烟也是一样的。”

    “嗯。”

    玉伶点头应下。

    然后夜蝶把手插进自己的发间,在桌面上撑着头,沉默。

    玉伶安安静静地坐着。

    早晨派乐门附近的街区没有夜晚时的喧哗吵闹,现在的玉伶甚至都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她知道夜蝶会时常感到苦闷,似乎会思考很多事情。

    当然她也明白自己帮不了夜蝶。

    夜蝶突然抬头,看向玉伶,对她说道:“我想玉伶今天晚上陪我去见一个客人,玉伶去么?”

    玉伶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但她点了点头。

    玉伶从没陪夜蝶去见过和她相好的那些老板们。

    她在派乐门没有出过台,也没有接过客,更不是那些要在舞池里陪男人跳舞的暗娼舞女。

    这些都得益于夜蝶,玉伶只需要给那些歌女伴舞而已,台上的炫目灯光都打不到她的脸上,唱罢歇场就算完工。

    在派乐门这种场合里,这已经是一份无比仁慈的工作了。

    她并不想像派乐门里别的女人那样去勾搭官员富商,希望借此抬个身份当个姨太太,给自己找个去处。

    玉伶一直以为,自己只需要陪着夜蝶就够了。

    而夜蝶也不爱攀龙附凤,好多客人不喜欢她就是因为她的漂亮话说得不够多,追捧她的都是喜好冷美人的刁钻老板。

    所以玉伶认为夜蝶更像是被锁在派乐门却又飞不出去的鸟。

    “玉伶明白我在说什么,对吧?”

    “我……绝不给大姐丢脸。”

    玉伶此时只能想起昨天晚上在夜蝶身上看到的那些触目惊心的痕迹和恶心难闻的腥臭。

    闭眼再次点头。

    “什么丢脸不丢脸的,”夜蝶起身走到玉伶身前,捧着她的脸,“我哪里教过你说这种低叁下四的话!”

    玉伶睁眼,睫毛颤动,盯着夜蝶。

    夜蝶仿佛在担心着她,却又只能用这种训诫的方式来告诉玉伶应该懂的道理。

    没有上妆的美丽面容在如此之近的距离间已经能让玉伶看见一些细纹,她说着,却又压低了声音,以至于听起来咬牙切齿:“你给我记住,服侍男人就是这天底下最腌臜最龌龊的事!”

    “……都是些信不得的狗东西。”

    夜蝶激动地说完骂完,只穿了吊带的胸口露出大片肌肤和乳肉的弧度,在剧烈起伏。

    玉伶也闻到了她身上香水和烟草的混合过后的迷惑味道。

    但夜蝶很快平静下来,坐回了她的位置,她不再看着玉伶,但轻声说道:“替江老板好好干活,总好过在场子里去接那些污七糟八的男人。”

    她随后起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好似已经交代完了她想对玉伶说的所有话。

    但玉伶瞧着她并未关门。

    于是夜蝶不时又走了出来,她在餐桌上放了一个铁皮盒子。

    然后把本来在对面的餐椅拉到玉伶身边,就此坐下。

    夜蝶握住玉伶的手,让她亲手打开了这个小巧的铁盒。

    ……里面是一袋精小的注射器和一些指节般大小的小药瓶。

    还有一把漆黑的半自动手枪,玉伶能辨认出来上面雕刻着的洋文是利国国名。

    以及未给这把半自动手枪拧装上的消音器。

    玉伶触及到冰凉铁皮盒盖的指尖在不住地颤抖。

    夜蝶环过玉伶的肩,低声说道:“这些的确是给你的,防身而已,不用害怕。”

    她说着便将那袋注射器的封口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支,细长的斜切针头即使在与之相适的针盖里,都能让玉伶感受到它能轻而易举刺穿皮肤的锋利。

    那些比手指还细的短针筒上有着一条一条像是刻度的密密麻麻的黑色印文,玉伶眼见着只觉得莫名心惊。

    夜蝶在那些什么都没有标记的小药瓶里随意取出了一个。

    然后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拿捏药瓶,再用右手单手取开针盖,穿刺胶质瓶塞,稍稍倾斜瓶身,直接用两指提拉活塞,里面透明液体便由着斜切针头的设计而被吸取到一滴不剩。

    她非常熟练。

    夜蝶将注射器拿近,倒转方向,里面的气泡也随时上移到针头处,她对玉伶说道:“只需要一毫升不到……我是说一点点,就能杀死一个人。”

    “像这样吸取再肌肉注射即可,手臂,后颈,什么地方都可以,最好灌醉了之后下手。”

    夜蝶当着玉伶的面推动注射器,里面刚好达到最大量程的液体变成液珠和着气泡从针头溢出,她让其滴落到了烟灰缸里。

    然后她盖上针盖,任由着注射器在餐桌上滚了几下,靠着烟灰缸停了下来。

    玉伶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只是问她:“……大姐是真的要走了吗?”

    夜蝶对她笑着,摸着玉伶的辫子,非常温柔,说道:“大概是的,离开锦锡,去远一点的地方。”

    “所以我希望回来的时候,小玉伶没有被人欺负得太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