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架空民国np】暗娼 > 章节目录 1.慰藉
    派乐门可以说是这锦锡城中,夜晚消遣寻乐的首选之地。

    甚至谈生意讲买卖也可以选在这里,左拥右抱吹暖人心的女人香不能说功不可没,倒也事半功倍。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派乐门附近的街道敞亮如白昼,霓虹灯闪烁的光影都被派乐门,或者“the  paramount”这个大招牌金碧辉煌的华丽灯光所掩盖,和舞池里的那些明明踩着优雅缓慢的舞步、却心里想着贴面交耳甚至是更加暧昧的荒淫行径的男女一样。

    一辆一辆的黄包东洋车,还有某些商贾的新式黑轿车也在这个节点向这里驶来。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来往的车在一周内总是会有那么几天会把这条街堵得和白天里哄闹热臭的码头似的。

    今天是派乐门的头牌歌星之一的夜蝶小姐的歌舞会,而现在已经是散场的时候了。

    人前有多光鲜亮丽,身后就要为它付出与之相匹配的代价。

    一个穿着束胸包臀皮短裙的女孩踢下了自己的高跟鞋,在舞台幕后无人的阴暗走廊奔跑着。

    她抄着近路赶到了化妆间。

    蹑手蹑脚地凑近门口,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

    这才转动门把,推门走了进去。

    与舞台上众人簇拥,舞池里衣香鬓影的氛围不同,浓烈的脂粉香水味道也掩盖不了这里属于男人遗留下的汗臭和腥麝。

    夜蝶正倒在两个化妆桌台之间。

    明丽白皙的面容已经染上了酡红的艳光色彩,像是上妆时将胭脂在整个脸上抹匀又将笔刷拉扯到了脖颈,如此混乱。

    但也只是为她冷漠疏离的美丽填了几分柔和。

    她正穿着的黑色窄腰洋装是某个东国大老板按照他的喜好,为夜蝶从东国专门托人定制然后海运过来的,上会酥胸半露,下会双腿尽显。

    更会被大街上的妇女妈婆唾骂指点成她们口中的贱人或者荡妇。

    只不过这时的黑色裙底已经兜了一大滩白色粘稠的液体,大概已经坐实了那些会被人指摘羞辱的词。

    而且这种东西没有马上清理就会在空气中发酵出让人恶心至极的味道。

    丰满的半边胸乳被人从上身裹胸的几层蕾丝嵌边里拨弄出来,残留的指印、红肿挺立的乳尖和她此时闭眼急促的喘息暗示了夜蝶曾在不久前遭受过的蹂躏。

    更别说嘴边和艳红的口脂混在一块的新鲜血痂,锁骨肩头留下的咬痕,以及大腿内侧的紫红痕迹。

    夜蝶将手搭在椅凳上,修长的双腿在两个化妆台之间弯曲敞开。

    她似是精疲力尽,又似是对自己此时的境况毫无羞耻之心。

    夜蝶身前光着脚的女孩已经将这种见过很多次的景象熟稔于心,但还是在闻到那股腥腥臭臭的味道时干呕了几声,才软着湿润的嗓子唤道:“大姐……”

    “嗯。”

    夜蝶眯着眼应了一声,向她伸手:“玉伶,扶我起来。”

    玉伶马上将手递给她,让夜蝶拉着扯着,倚着靠着,终于把她扶起,让她坐在梳妆台前。

    曾细细挽好高立的发髻现在也凌乱散落着一些发丝垂落到肩边,夜蝶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也看着一副浓妆却依旧清纯的玉伶。

    为了替她伴舞的玉伶穿着暴露的短裙,皮革的质地就算在昏暗的光下什么都不做,也能闪着吸引所有男人视线的碎光。

    厚妆瓷白的脸合该与那些怕老又怕被人偷摸嘲笑的老妇一样世俗,但她的晶莹透亮的眼睛就是会让人感受到她的明净和纯洁。

    更多的是她青春鲜活的气息,就像她看了自己多少次这般窘迫的模样,都是这幅忧心忡忡、想要为她做些什么的表情。

    派乐门绝对会将这一切都抹除得干干净净。

    在未来的某一天,她也一定会和自己一样。

    玉伶带着些许稚气的美丽大抵只会让那些握着一点权利,控着一些金银的男人更想摧残她。

    他们一向是这种自私自利的玩意儿。

    夜蝶身旁的玉伶在确认她坐稳后,熟练地跑去化妆间角落储物柜边,将藏在最下层的纱布和药酒拿了过来。

    夜蝶按住了她的手,说道:“反正要洗澡,现在涂这些个作甚?”

    “大姐,我眼见着就……很疼。”

    玉伶皱眉看着夜蝶嘴角被咬破的伤口,移开视线又看到她胸前的红痕,玉伶甚至都不敢问她今晚到底有几个人。

    涂了一层厚厚黑眉膏的玉伶眉毛都快攒成了一团,像是两条打缠在一起的黑泥鳅。

    但夜蝶就是把她的手腕握紧,不让她再有动作。

    然后反手将玉伶的手包裹在掌心。

    玉伶顿觉有些疑惑,她抬眼看向夜蝶。

    “玉伶……以后想做什么?”

    夜蝶突兀地问她。

    “挣钱赎身,然后挣更多的钱,开一家裁缝店,专门给大姐做衣裳。”

    小姑娘没有分毫迟疑,说话的语气已经带了和她年龄不符的笃定,没有任何彷徨和犹豫,直接给了夜蝶这个答案。

    清脆如莺鸟的嗓音说起这种贴心的话来,让冷心薄情的她听来都莫名想流泪。

    夜蝶垂首,凝视着玉伶白净泛粉的指甲,沉默片刻,又问:“那要是大姐不在了呢?”

    “大姐去哪我就去哪。”玉伶似是在这一刻开始和夜蝶赌气,气她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我现在姓甄,叫甄玉伶,是你姓里的甄,也是你的玉伶。”

    夜蝶愣神听着她的话,恍惚里才记起自己名叫甄诗纨原名。

    被别人唤着“甄小姐”而不是“夜蝶”的日子离她也太远了,远到她都记不清,也不敢记起来。

    “大姐可要远行?哪家老板又为难了你?”

    夜蝶只是摇头,摩挲着玉伶纤细光滑的葱白手指。

    “那……大姐可是不要我了?”

    小姑娘这时的声音才怯懦起来,她的心绪很容易就能看透,夜蝶的身边也只有玉伶一个人会这样让她轻松猜中小心思。

    夜蝶将玉伶拉进,将头埋在她的胸前,抱着她。

    闷声说道:“……我自己也不过是一尊泥菩萨,玉伶。”

    “不要记恨我。”

    玉伶仔细听着夜蝶说着许多她不明白的话,不多问,默不作声。

    任由夜蝶在她怀里呼气吸气,她知道夜蝶不会哭泣,也从来没有见过夜蝶哭泣。

    但却莫名察觉了她的脆弱,玉伶轻抚着她的背。

    ----

    今天是中秋节,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团圆,吃好吃的月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