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庶长女(打脸真香追妻) > 章节目录 17蚀骨的疼、胀奶、发寒,这些都是她不想给
    林沅瑾是个守信的,午时,一个小姑娘提着食盒进入,她身上和绍情一样是叁等宫女的服制。

    “言姑娘,起床用餐了,等会而还得喝药。”小宫女的声音清脆,把绍情从睡梦中唤醒。

    “奴婢竹语,林大人吩咐我来伺候姑娘。”这竹语长得十分中庸,能在宫中当差的,也少有歪瓜劣枣,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个正经人,做什么事都会很认真的那种。

    没有人愿意接下照料绍情的工作,但是竹语愿意,她入宫时因为手头紧无法贿赂总管,被派去珊妃娘娘宫里倒夜香,这珊妃是个苛薄的,心里不高兴就喜欢磋磨下人,竹语险些给珊妃手下的嬷嬷打死,若非林沅瑾经过出手相助,恐怕竹语已经被扔进乱葬岗了。

    林沅瑾要竹语做什么,她就会去做,不过对于绍情,竹语本身是不具有好感的。

    绍情也不以为意,她并不是来东宫交朋友的,她拿起了筷子,桌上的餐食摆好了,比昨夜好上不少,有一样荤食,两样素食,一碗白饭,一碗菜汤,还有固定的一碗药,那药味几乎盖过了所有的饭菜香,她注意到了,桌上还有一盘蜜饯,想来那也是林沅瑾特别安排的。

    绍情心中有些感慨,林沅瑾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绍情不浪费食物,把所有的食物都用完了,这才喝了药,吃了两个蜜饯,间竹语直勾勾的盯着她瞧,她将蜜饯盘子推了推,“想吃?”

    竹语这才发现自己一直盯着人看,不好意思的说道:“没有的,只是……”她只是在想,这位言姑娘真的和她想像的不太一样。

    就她所听过的风言风语,这个言家庶长女就是个张扬跋扈的,照理来说应该是吃不惯这些粗茶淡饭,在把食物端来的时候,她就有了菜会被掀了的觉悟,她连应对的话语都想好了,谁知道人家吃得一干二净,还问她要不要吃蜜饯。

    难怪林大人特意说了,“别去相信谣言,相信你自己的眼睛。”

    “不要紧的。”绍情大概知道竹语的心情,“传言多半非空穴来风,信着传言也是人之常情。”其实她横起来挺凶悍的,为了保护自己和阿娘,她在外本就是一副刁蛮的模样,身为公府庶女,娘亲又如此受宠,爹亲也表现出对她的偏爱,这样的偏爱对他毫无益处,若是她不凶悍一点,恐怕早被拆吃入腹。

    面对欺侮他会尽全力反抗,可她不欺凌比她弱势的人,这是她的底线。

    从很久以前,绍情就知道了,她必须不受喜欢,必须被讨厌,与其有人不小心喜欢上她,她也不由自主地与对方亲近,最后却被迫渐行渐远,那还不如一开始就没有其他人喜欢她,她也自在,被讨厌有时候,不全然是坏事。

    竹语不懂绍情的心情,绍情也不打算和她分享,绍情客气生疏的笑了一下,“喝完药以后,会有些反应,你先退下吧。”蚀骨的疼、胀奶、发寒,这些都是她不想给人看见的一面,她喜欢自己体面的模样。

    竹语也没留下的理由,道了声:“我知晓了,林大人要我拾掇出你院子里对面的厢房,这些日子我会在这儿照应言姑娘,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找我。”

    “感谢。”药效开始发作,如果竹语子端详着她,就会发现她的手正不自然的抖着。

    求个珠珠、收藏、留言

    关于爹爹的追妻,他追妻是一定得爬着追的,追不追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喂)

    太子自然会追到人,他就是嘴贱了些,他现在还在相信女主心机深沉,所以为人很差了。等叁个月将近之时,他就会在地上打滚求关爱了(不是

    绍情:嗯哼,芝兰玉树的太子爷OO挺大的,不说话的时候还不错~~~(什么危险发言)

    太子:嘤嘤嘤,我不只OO很大,我本人也很可爱的!(什么愚蠢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