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楼下那个疯批小老弟 > 章节目录 @变化
    回家后,费了好大劲,搜查手机记录和叫人验证,我可以肯定,尚朔风没有和其他人做过。

    从头到尾他是干干净净的。

    我放松下来,连饭都可以多吃几碗了。

    尚朔风问起了李军晖,不过他倒不知道这些嫖娼约炮的后续,并且,听他的意思是有些好奇,我为什么要拒绝他。

    我为什么不能拒绝他?我反问。

    他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吗?他没回答,继续问我。

    说谎成性?他只说了没交女朋友,没许诺不约炮和嫖娼。

    不靠谱。我说。而且,比较自以为是,听不进别人说的话,我很讨厌这样。

    噢。他点点头。

    饭后我说想和他翻云覆雨,尚朔风二话不说就跟着我去了卧室。

    这次也太乖了点,甚至都没说什么先把碗洗了的话。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做的有点多的缘故,感觉高潮来临得越来越缓慢,就像它的阈值越来越难以达到了。

    对比起来,尚朔风他好像也射得越来越早了。

    难道是被我榨干了?

    要不,等他恢复几天吧

    于是我狠下心来,禁欲了好几天,同时也满心期待着之后会有令人满意的猛烈性爱的到来。

    但等它来的时候,却感觉还是很没劲怎么回事

    难道是我的问题?

    不对啊,憋了这么几天,我简直如狼似虎了好吗

    苦思冥想不得其解,我的注意力飘回当下,尚朔风还在慢慢抽插着。

    我突然发现是哪里不对劲了。

    他的动作柔和得像摇篮一样。

    怎么回事,为什么动作变得轻柔了这么多?

    这不是做爱,这是在催眠吧?

    你可以用力一点我有点难为情,主动求欢就算了,表现出欲求不满实在是太尴尬了。

    但是……

    真的好慢……

    尚朔风却还是不疾不徐的做着:力气太大,又把避孕套弄破了怎么办?

    是上次发生过的事情,唉,可是

    可是你现在用的这力气,纸糊的避孕套都做不烂吧。

    我咬着嘴唇,面露不甘。

    “算了,不做了吧。”我推推他,翻过身去。

    大力地插进来啊!

    不行不行,太骚浪了。

    我还是想象不出来自己说这话的样子。

    于是此后的几次,他还是那老样子,甚至有变本加厉的趋势,而我闷着一口气,越发不满。

    最夸张的一次,他甚至在舔胸的时候,因为我一句无意识的那里不要!

    他就停了!

    怎么了?我睁开眼睛,迷茫地看着他。

    你不是不要吗?

    额女生说不要的时候就是要!大家都知道吧!

    不是,我看过一种说法。他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女生说不要就是不要的意思。她疼了她累了,

    需要休息。

    喂?

    这是哪来的贤惠贴心的男人,谁要快把他领走吧。

    哦,等等,鸡巴留下。

    ——————————————

    小说+:『sańjiμshμwμ(sanjiushuw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