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失贞(np) > 章节目录 122天真『po1⒏mobi』
    恨吗?

    伊芙缓缓抬头,涣散的瞳孔映着温莱的面容。

    那些不曾体验的人生,与糟烂的现实搅在一起,真真假假,无法分辨。她好像失去了很多,又好像生活本应如此。

    伊芙反问:“你呢,你恨我吗?”

    这问话来得莫名其妙。如果温莱没有预先知晓原着剧情,恐怕只会觉得茫然可笑。

    但温莱什么都知道。

    什么都……感受过了。

    她答道:“我不恨你。”

    我只是,一直无法喜欢你。

    没有伊芙,兰因切特也会收割卡特家族的权势与财富。早在幼年时期,阴谋的种子就被埋下。

    没有伊芙,斯特莱尔也会对温莱施暴,以此羞辱整个西捷。

    恋爱的故事并不会在现实中占据多少分量。伊芙之于温莱,之于卡特家族,只是覆灭的催化剂罢了。

    可是温莱无法忘记暴雨夜葬身峡谷的兄长。无法忘记举起剑刃奔赴死亡的玛姬。无法忘记……服下毒药的自己。

    “你骗人。”

    伊芙突然激动起来,“你骗人!如果不恨我,为什么抢走利奥?为什么不让我吸食迷情藤花粉?为什么让人跟踪我,每时每刻!你就是恨我,恨不得抢走我的一切,然后杀了我!”

    旁听的魔鬼发出奇怪的笑声。

    温莱没有计较伊芙的措辞。伊芙现在分不清剧情和现实,她也无意撇清关系。

    “我不恨你。”

    她再次重复。

    “骗人,骗人……”

    伊芙呜咽着,“你明明知道我在克里斯这里,明明派了人盯着我,却从未想过救我出去……”

    温莱抿唇。漂亮的蓝眼睛满是阴霾。

    “我不知道你和克里斯在一起。今天之前,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伊芙扯嘴角笑,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你明明一直盯着我。”

    “一直一直……”

    从入学到现在。

    从参加下午茶聚会的那一天起。

    完美无缺的温莱小姐,在格尔塔学院拥有尊贵地位的温莱小姐,总是噙着淡淡的笑容,用一种淡漠而又奇怪的眼神审视着这个后辈。

    很多时候,伊芙都感觉自己像一块摆在解剖台上的肉。纹理,血管,全都被剖析开来,仔细察验。

    ……

    温莱生出淡淡的惊讶感。

    她以前没留意过伊芙的心理活动,因为伊芙总是表现得过于笨拙。可是,这个漂泊多年的少女,其实对旁人的视线很敏感。

    “嗯。”

    温莱声音有点疲倦。

    “明明一直盯着你,却没有及时了解你举止异样的原因,是我的错。”

    柔和的音色,掺着沙哑的涩。

    这么说话,很容易让人产生被呵护的错觉。

    伊芙沉默一瞬,突然再次激动起来,胡乱挥舞着手里的冰锥:“骗子!你恨我害死了你,所以才来报复我!把我逼到这种境地,现在装什么假惺惺的好人啊?就好像你是我的朋友一样——”

    噗嗤。

    尖锐的冰锥扎进了温莱的左手心。鲜血滴滴答答,淌过腕骨缠绕的黑雾,流至白皙肘弯。

    费查斯特斯正看热闹,不防沾到了温莱的血,身体倏然后撤。

    它剧烈喘息着,捂住扭曲的面庞,巨蟒般的身躯重重敲打地毯。

    「该死的,这是什么?巴托伊修德果然对你的身体做了手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条阴险的疯狗!」

    它退后一段距离,愤怒地破坏屋内的家具,然而却不敢再接近温莱半分。

    失去了束缚,温莱跪倒在地。

    她不知道巴托伊修德做过什么。那个分身的“进食”,使她的身体更柔韧,也更容易获得快感。除此之外,也许它在她的血液里加了点儿什么特殊成分?

    平心而论,这种不知情的秘密,并不会让温莱高兴。

    但她也知道,魔鬼都是狡诈的,甚至满口谎话的。

    比如费查斯特斯,即便拉着温莱体验伊芙的记忆,也要刻意隐瞒一些过往的讯息。

    明明拥有人类无可匹敌的力量,却不直接杀死温莱,而是选择怂恿和辱骂的方式,逼迫她去死。

    ——它根本不能杀她。

    它的嚣张,它的狂妄,都只是虚假的伪装。

    自然,它也不清楚“原着”的存在。虽然表现得仿佛无所不知,可它的言辞始终是模糊的,更像是从伊芙口中听来了只言片语,自顾自地拼凑成歪歪扭扭的猜想。

    它甚至没有翻检伊芙记忆的能力。

    仔细想来,那些恰到好处的报幕声,并不需要准确的时间节点。费查斯特斯只需要将温莱拖进伊芙的记忆,然后反反复复中断连接,说些滑稽的结语,就能让人以为它掌控了一切。

    如果它真的知道这世界是一本书,它会如此镇定吗?

    不。

    怎么可能。

    费查斯特斯想要杀死温莱。

    费查斯特斯无法亲自杀死温莱。

    这才是事实。

    至于为什么要折腾着谋害温莱的性命,大概……和巴托伊修德有关吧?

    无论如何,温莱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操心。

    她五指合拢,忍耐着钻心的疼痛,握紧尖锥。

    “我的确不是你的朋友。”

    她望着情绪混乱的伊芙,从眼睛到嘴角。“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是朋友。”

    这句话异常平静。平静,而又残酷。

    鲜红的液体,悄无声息融入地毯。

    伊芙手抖个不停。想抽回伤人的利器,但这玩意儿死死嵌在温莱掌心里,扯都扯不动。

    “哈,我就知道……”

    伊芙似哭似笑,泪水滑进嘴唇。

    温莱问:“你希望我做你的朋友吗?”

    话音入耳,伊芙的胸口剧烈起伏几下。

    “我不……”

    “我从未用对等的眼光看待你。”温莱打断伊芙。她的情绪很平静,像苍凉冰冷的海。过往的画面携着白浪汹涌而至,又缓缓退却,只在心底留下浅淡的湿痕。

    “我防备你,观察你,又试图控制你。”温莱说,“在你看来,我应当是个很傲慢的人,而且时时刻刻对你产生威胁。可是我没有想过伤害你。”

    卡特兄妹有着同样冷淡又柔软的性格。

    是春日的冰,夏夜的风,深冬落在水仙花瓣上的雪。

    在原着中,这种性格导致了他们的死亡。

    而现实里,他们还是习惯性地寻求温和的方式,试图用最小的代价改写命运。

    这习惯……

    其实是很天真的。

    只是现在的温莱,还没有切实领悟这个道理。

    她陪着伊芙的记忆走过漫长的春夏秋冬,无意挑剔彼此的缺点与不足。

    伊芙已经快要碎掉了。

    碎得七零八落。

    而她还好好的。

    所以,她问:“从今天起,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婚约已经解除了。兰因切特囿于咒语,不会伤害卡特家族。犯下罪行的斯特莱尔,迟早会付出血的代价。

    玛姬好好活着。哥哥也很安全。书里的悲剧消失了,未来的路还需要一步一步走。

    “来试试另一种活法吧。”温莱声音轻浅,“丢掉虚假的爱情魔力,真真正正的活下去。”

    “——你已经不是流浪的孩子了。”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温莱并不知道,伊芙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她隐隐约约感知到了伊芙真正的渴望,可是,她不明白这种渴望的深浅。

    伊芙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像是害了热病。丢掉冰锥,捂住脸,张着嘴巴嚎啕大哭。

    仿佛一个迷路多年的孩童,终于找到了归家的路途。

    曾经,在冰冷的月夜里,伊芙召唤了魔鬼。

    它问她,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想得到很多很多的爱。

    魔鬼擅自施加了魅惑的法术,但这并不是伊芙真正想要的东西。

    当她坐在洁白的餐桌前,与诸位骑士团少女聊天喝茶;当她行走在佩罗家族的庄园,遥望着温莱和玛姬肩并肩的背影。

    她想要……

    得到更正常、更真实的爱。

    亲情,友情,爱情。

    什么都好。

    温莱知晓了伊芙的一切秘密。

    温莱想要和伊芙做朋友。

    真好啊。

    真好……

    伊芙的哭泣声渐渐低落下去。

    她抓住破碎的裙子,往身上套,边套边说话:“温莱,我……”

    “我”什么,后面的话,再也听不到了。

    一只扭曲丑陋的胳膊伸过来,在伊芙的胸口抓了一下。晕红的光团自体内牵引而出,落进了费查斯特斯裂开的肚腹。

    咔嚓咔嚓,咕嘟咕嘟。

    这只魔鬼吃得心满意足,尾巴都扭成快乐的弧度。

    而伊芙,睁着空洞的眼眸,猝然摔倒。

    她扑进了温莱的怀里。沾着湿意的褐色长发像冰冷的海藻,缠住温莱的身躯。

    “……伊芙?”

    温莱摸不出伊芙的体温。

    身后的魔鬼叽叽咕咕地笑起来,笑得格外舒畅:「那只是具空壳——契约结束,她已经死啦,灵魂都被我吃掉了,你感觉不出来吗?啊啊,真是美味,力气总算恢复了一点儿……」

    温莱想起来,费查斯特斯曾对伊芙说过,“当你的欲望得到满足,我将取走你的灵魂”。

    伊芙许的愿望,是得到很多很多的爱。

    可她真实的欲望,浅薄得可怕。

    只是听见温莱所说的话,就感到了满足。

    就只是……

    这么一点点的,欲望罢了。

    温莱抱着没有呼吸的少女。

    她陷入短暂的迷茫,这迷茫使得她感官迟钝,无法思考。有什么东西从破碎的衣裙间滚落下来,闪烁暗黄光芒,然后被魔鬼捡走。

    「虽然你没有死亡,但你催化了我的食粮。」费查斯特斯餍足地舔舔唇角,眯起恶意的眼睛。「再会,圣女小姐。我为你准备了一份回礼,你可得好、好、接受——」

    嘭——!

    巨蟒身躯撞碎墙壁,楼下挣扎的仆从惊惧抬头。

    许多人看见,长着犄角的蛇身怪物从红房子里飞了出来,大笑着化作雾气,消散在空中。而卡特家的千金坐在墙壁破洞后,怀里抱着面容模糊的少女。

    “魔鬼……”

    不知是谁惊恐出声。

    “是魔鬼!魔鬼出现了!”

    公爵府内,卡特夫人捏着剪刀,修剪她心爱的香根鸢尾。也不知怎么回事,心头莫名掠过一阵阴寒的恐惧。

    咔嚓。

    不听使唤的手,剪落了开得最好的花串。

    与此同时,有东西自虚空落下,碾过淡紫色的花瓣,骨碌碌滚到她脚边。

    卡特夫人低头。

    一枚黄色的晶石躺在泥地里,流动着浑浊暗沉的光。

    小说+影视在线:『mo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