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禁忌沉沦 > 章节目录 撑大后方便哥哥肏 (woo1⒏ υip)
    小白抬起前腿,趴在门上,恨不得撞破这玻璃,进去找它得小主人。

    喵~

    而此时的浴室里,柳南泽轻轻的把妹妹放在洗手池的台面上,扶着她的柳腰,慢慢的把自己的肉棍抽出来。

    就这么一个抽离的动作,让两人轻喘起来,肉棍摩擦到娇嫩的肉壁,带着慢条斯理的折磨,肉壁紧箍着肉棍,带着紧致要命的快慰。

    终于龟头脱离了肉穴,发出啵的声音,紧接着里面的液体疯涌而出,滴落在地板上,发出淅淅沥沥、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堵在私处的棍子终于被拔走,柳绪绪舒坦了不少,可她还没来得及彻底放松,就察觉肚子里的东西并没有排干净,虽然没有刚才胀得那样难受,但也让她有些不舒服。

    “哥哥……”

    柳南泽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刚才流出来的液体是因为肉棍的拓宽,才能从那紧致的花穴里出来,当他离开后小穴自动合上,那些东西自然是流不出来了。

    果然妹妹的小穴就是那些人说的名器,虽然没有九曲回廊,但弹性和愈合度非常的好。

    骨节分明的手指剥开两瓣有些红肿的阴唇,露出那刚吃了肉棍,此时还羞答答含着精液的小穴。

    柳南泽嘴角一勾,“绪绪真贪吃。”

    柳绪绪低头看着哥哥玩弄着自己的私处,特别是那张俊脸离得不足二十厘米,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私处,就好像她那处是可口的食物,让他随时准备上前咬一口。

    哥哥有些灼热的气息洒在大腿上,柳绪绪的穴口不受控制的张合,恰好把抵在穴口的指尖吃进穴里。

    “嗯……哥哥……”

    看着那小小的穴口,贪婪的吃着自己的手指,柳南泽眼神暗了暗,抬头看向满脸红晕的妹妹,“果然绪绪很贪吃呢,牢牢的吃着哥哥的手指,是不是想哥哥进去?”

    这样说着,柳南泽的手指往里面探进去。

    柳绪绪想夹腿,却被哥哥另一只手拦住,只能收紧小穴,“哥哥,不是的,我没有。”

    “没有什么?”柳南泽的食指全部被吃进去,在里面动了动,好似在告诉她,你看,你的小穴就是这么贪吃。

    “我没有贪吃……呜呜……”柳绪绪有些不懂这是柳南泽在和她调情,以为哥哥是因为她不听话的小穴生气了,急的又开始哭。

    柳南泽看着哭的梨花带雨,小穴又吃着他手指的妹妹,无奈的叹口气,妹妹身体成熟了,可是思想还没有。

    起身吻了吻妹妹脸上的泪,哄道:“哥哥没有怪绪绪,哥哥很喜欢妹妹这样,你再贪吃一点都没有关系,哥哥会更喜欢的。”

    “真的吗?”柳绪绪抽泣的问。

    “嗯,真的。”说着柳南泽的手开始在小穴里扣弄,时不时抽插几下。

    柳绪绪感受着哥哥的手指在体内抽插,虽然没有那根肉棍大,但是这恰好的粗细,更让她受的住,穴内开始泛起阵阵酥麻和酸软。

    “嗯……好舒服,哥哥……”

    柳南泽看着妹妹眼睑半磕着,脸上布满了情绪,一种肿胀感填满心里,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没多久就把妹妹再次弄泄了身子。

    “啊~”柳绪绪攀上高峰,瘫软的靠在哥哥怀里,身体还随着高潮抽搐了几下。

    柳南泽摸着妹妹的背,陪着她回味了这场高潮,等她稳定下来,手指开始在穴里扩张,把堵在肚子的精液和淫水导了出来。

    看着自己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的速度瘪下去,柳绪绪终于舒服了。

    “哥哥,我想洗澡。”她身上出了好多汗。

    看着使唤自己的妹妹,柳南泽在心里暗骂一声“小没良心的”,也听话的给她放了一缸水,随后两人坐在浴缸里,肌肤贴着肌肤,洗着澡。

    等洗好之后,柳南泽用浴巾抱着妹妹,仔细的替她擦拭水渍,擦完之后,有把手伸进那条干净的小缝里,用手简单的蹂躏了几下  正值敏感的身体,不一会就流了些水出来。

    “哥哥,你怎么……”还要啊,她觉得自己好累啊。

    “哥哥之前说什么了,要把肉棒放在你的小穴里,把小穴撑大一些,这样才方便哥哥肏。”

    柳绪绪瘪瘪嘴,哥哥刚才是说了。让她把肚子里的东西排出来,已经很好了,就由他吧,反正之前她也夹着他的肉棍睡过觉。

    把腿张了张,任由哥哥触摸着自己的私处。

    柳南泽看着妹妹的配合,加快了手中的动作,终于在穴口足够湿润的时候,扶着自己发烫的肉棍捅了进去。

    再一次结合,两人纷纷发出一身喟叹,柳绪绪虽然被撑得有些难受,不过还能忍受,见哥哥不再进去了,双腿夹着哥哥的腰,“哥哥,我们睡觉吧,好困啊!”

    柳南泽看着如此乖巧的妹妹,爱怜的亲亲她的小脸,手手捧着妹妹的屁股,防止她把剩下的肉棒抖吃进去,抬脚就往外面走去。

    守在门口的小白见两人终于出来了,连忙上前蹭着柳南泽的腿,希望他能放小主人下来,它要睡小主人的小肚子呢!

    蹭了蹭,一抬头,刚好看到两人连接的那处,那根长在大主人身上的玩具怎么这么短了?好像是塞进小主人的身体里,把小主人的小穴撑的可怜兮兮的。

    就在小白好奇的时候,两人结合处滴下一滴液体在它鼻尖上,它停下来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味道怪怪的,不过有点好吃。

    小白又舔了几下,等到把鼻子上的味道舔淡了,这才想起找小主人,可是门又被关上了。

    蹲在门口,小白吧唧嘴,喵?

    ——

    小白: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小白:你竟然用逗猫棒捅了小主人!

    首-发:yanqinggang (wo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