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69.封缄
    if  you  want  to  make  a  bond,  you  are  to  take  the  risk  of  tearing.

    人要制造羁绊,就要承担落泪的风险。

    ——《小王子》

    天蒙蒙亮,江夏就起来了。

    昨晚她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和江浔相拥而眠。

    她没有锁门,带着一种不破不立的豪迈心态,想着如果爸爸回来想要找她或者他说话,又碰巧拧开了谁房间的门把,就让他发现吧。这种行为带着点报复的恶意,她甚至脑补了一场大戏,爸爸怒不可遏叱骂他们不知廉耻,然后她再反驳他,“反正你都已经不想管弟弟了,就别肖想还能抱孙子,跟你的小女人过二人世界去吧”。

    是不是听起来他们还占据了道德高地?想想就很带感。

    可惜,预想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爸爸没有在家过夜。

    玄关的花瓶下压着叁百来块钱,昨天回来时还没有的,今天她早起一看,红艳艳的钞票出现得那么突兀。

    江夏想象不到他会去哪里,也不知道这叁百块意味着什么,是作为一个慈爱父亲最后给予的物质关怀,还是作为一个失责父亲最后给予的徒劳弥补,这都不重要了,因为……

    她要走了。

    厕所里,江夏对着镜子举起手中的小药瓶,微微眯起眼——那是一个棕色的塑料瓶,里面放着十几枚药片,上面贴着一个标签,手写了叁个字“利培酮”。

    早上她蹑手蹑脚起来时,房间昏暗,一不小心踢倒了江浔房里的垃圾桶,好在里面没什么垃圾,只是这个小瓶子,从丢了几张废纸的垃圾袋底部顺着惯性滚了出来。她不知道是什么,但心里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甚至不知为何,大脑已经自动有了自己的猜测。

    于是她躲进厕所里,掏出手机一查,果不其然。

    “利培酮片用于治疗精神方面疾病,如患者的精神状况异常,针对病情可采用利培酮片进行治疗,比如抑郁症、躁狂症、焦虑症、精神分裂症等,可有效缓解患者的病情,减轻患者抑郁、负罪感以及焦虑症状,稳定患者情绪”。

    ——减轻患者抑郁、负罪感以及焦虑症状。

    江夏攥紧了手中的小瓶子,看着镜中的自己,深呼吸了一个来回,把它塞进口袋里。

    她开始收拾衣服,这次回家本来带的也不多,但是此刻收拾的却不少,拿出一个纸箱挑拣重要的东西塞进去,打包,封箱,一大早起来就在忙活,像是迫不及待要走。

    翻箱倒柜间,在书桌最隐匿的位置看到一个巴掌大的小首饰盒,首饰盒上了锁,摇了摇,里面确实放了东西,江夏却记不得哪年哪月放在这里的了,虽然也不是蛮力打不开的地步,但如果可能的话,她宁愿去回想一下钥匙在哪里。

    正侧耳倾听猜想盒子里的物件,她感觉到身后有人在看他。

    “……姐姐,在做什么?”

    江夏转过头,江浔正扶着门框。

    “收拾东西。”她把首饰盒匆匆放进抽屉,随即“滋啦”一声胶带声响终止在小刀一划之下,她拍了拍胶带表面把它压实,起身翻出了带回来的行李箱。

    “你要走了?”

    “嗯,今天就走。”江夏回答得很随意,衣柜里掏出几件保暖的外套,仔细翻折好。

    江浔的声音一点点往下落:“你没说过你这么早回去……”

    江夏觑了他一眼:“这里已经不是家了。”

    短暂的安静。

    “哈。”江浔突然撇开眼,笑得轻蔑,“又是这样。”

    “什么?”

    “说走就走。”

    江夏把衣服放下,径自走出房间,与他擦身而过,“我看看还漏了什么。”

    她走进他的房间。

    江浔站在两间屋子中间的隔墙旁,背着她垂首,盯着地板像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还愣着干什么?”江夏望向房门口他的背影,“你的行李箱放哪了?”

    江浔蓦地直起身,将信将疑地转过脸,看向房间中央的她。

    江夏面色淡然如水,看不出有任何玩笑的成分,下一秒凝视他的眸光却笑得轻盈:“干嘛,我说过我是自己走吗?”

    面前的江浔久久没有回过神,只是杵在原地,一双眼睛暗了又亮,反复拉扯了好几次,喉结才轻轻一滚,试探地问她:“你是要我的行李箱?”

    江夏一怔,随即无语地笑了:“我要你的行李箱干嘛啊,傻瓜。”

    “装……东西?”他还真敢答。

    江夏朝他勾了勾手。

    他乖乖地踱了过来,在她面前站定,因为个子高,两人站得太近的时候,他得微微垂眸才能看着她的眼睛。

    江夏一瞟旁边的衣柜:“拿吧。”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江浔的行李箱在哪。

    江浔默默打开柜子,抬手准备抽出上方的行李箱,从面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但是神情多少有那么一丝迷茫,很不安,又带着点期许,看起来整个人都乱了。

    一双手,从身后环住了他的腰。

    抬起的双臂一僵,连脊背的力量也跟着绷紧。

    江夏靠上他的后背,心跳加速的时候,即使从背后,也能听见坚定有力的声音。

    稍微有些快,意外和她的频率同调。

    “——那也得把你装进去。”

    说完这样羞耻的话,她的心更跳快了,他的,也是。

    江浔收回手捂住下半张脸,只露出鼻梁和一双眼睛,那双眼睛眨了又眨,良久良久都没说话。

    “阿浔。”她说,“我们一起逃走吧。”

    “嘀嘀嘀”几声,密码锁应声而开,江夏把行李箱推进了门里。

    脱鞋换鞋一气呵成,江夏栽进舒服的白色皮沙发,像是跳出水面垂死的鱼瘫在岸上,“好热——”

    她这个样子江浔已经见怪不怪,顺手按下桌上的空调遥控器,坐进单人沙发,有些局促地环顾四周:“真的可以吗?”

    “没关系,我和小姨说了。”江夏转了个身侧躺,头枕着手背靠在扶手上,目光睨着他,“反正她这一趟去美国又要半年,这间屋子借我们两个月住一下也不是问题,就当帮忙她看家。”

    “可是爸爸肯定会找过来。”江浔说。

    “你别想那么多了,天塌下来有姐姐顶着。”她目光灼灼地描摹眼前人,给了他一个安心的承诺。

    江浔偏开头:“明明你从来都是罪魁祸首。”

    江夏确实找不到反驳的着力点,只能悻悻地朝他伸出手:“阿浔……”

    示弱。

    江浔瞄了她一眼,她半趴在沙发上朝他招了招爪子,慵懒地像一只猫。

    明明喜欢又总是若即若离,太近了就疏远,想你时就讨好,心里渴望被疼爱,但自己永远是第一位,遇到形势不妙就逃走,猫这种动物,简直就是江夏的翻版。

    江浔叹了口气,无奈坐过来,握住她的“爪子”,“我们这叫什么?私奔?”

    “换个词更好。”江夏笑了,好像离开那个阴云密布的晦暗老屋,心情也跟着明快起来,“不如叫……金屋藏娇。”

    江浔拨开她落下的刘海,扬唇笑她,“也不娇啊。”

    “怎么会呢?”江夏拉过和他交握的那只手,搁在唇沿轻轻一吻,“藏的是你。”

    江浔本就生得白,这些日子又总在室内不怎么出门,肤色更是显得不太健康的白,单薄的表皮下,可以见到若隐若现的青色血管,从脖颈衍生——这一刻在皙白的底色下,耳根又倏地红了,鲜艳得仿佛能滴血,一如既往只要被姐姐逗弄就会不知所措的体质,和他的身型不怎么相称。

    挺娇的,比她可爱得多。

    “好、好热。”江浔赶忙与她的眼神错开,看了眼空调并没有开启。

    江夏坐起来,两脚踩进拖鞋里,“对哦,得先把水电充上。”

    她正要走到门口去拿刚才放在玄关的水电缴费单,身后江浔忽然叫了她一声,“姐。”

    江夏回头。

    “以后,就这样吗?”

    就哪样?

    “说是弟弟,却可以拥抱接吻,分了手,又藕断丝连的关系。”

    这样听起来,他就像是她饲养的禁脔,实在委屈,就连“金屋藏娇”这四个字都少了几分甜腻。

    江夏收住了去玄关的步子,走了回来,在他身边坐下。

    “阿浔你十九了吧?”

    “嗯。”

    她知道的,她只是想听到他亲口的认知。

    “虽然我也知道,十七和十八岁之间,不可能一夜成熟,但是你有没有成年意味着,你能不能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那时候他还未成年,还是正要迈进高叁的关键年头。

    她替他,替他们两个人,做了一个残忍的决定。现在想起来,她也不能说那时候的自己错了,如果把时光倒流一次,她还是会做一样的选择。

    人的一生面临很多选择,你在做的时候永远不知道后果,你只能审时度势,凭借自己有限的认知和所掌握的条件,去理解,去揣摩,然后交由一去不回的时间来验证。大多数时候,我们都会做“大多数”的抉择,即使概率也有小的那部分,我们却坚信自己会是“众多”的那个,而“多”的,便是“好”的,至少再不济的结果,也是大多数人的选择预见的结果。

    那时候她只知道,长痛不如短痛。

    母亲的去世不管是报应还是警钟,负疚如她,清醒意识到未成年的江浔还没有办法为自己想要的人生负责,她如果不能加以正确的引导,至少不能让这个家继续扭曲破碎——自己已经深陷其中,拖得越久,就越难割舍,他也一样。

    即使现在她看到了结果,当初不分手就会变好吗?谁说得准呢?

    凡事只要你预感它可能出错,那它就一定会出错,墨菲定律。

    区别只是,糟糕,还是更糟糕。

    但事到如今,除了彼此,他们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所以……”她抬起头一笑,“我们试一试吧?”

    斜阳夕照,远处大楼的玻璃幕墙反射出点点辉光笼在江夏的侧颜上,朦朦胧胧的金色,把绑着马尾的发根也染得根根分明,面对外人从来清清淡淡的一张脸,此时此刻不知是源于盛夏的热,还是赧然的羞涩,脸颊的颜色深了一层,因为镀了一层光晕,倒分辨不出有多红了,不过凭这一分淡笑,抿起的眼角眉梢,就充满让人拒绝不了的美好。

    江浔怔怔地望着她,侧脸同样被夕照抹亮。

    ……好歹,说点什么啊。

    这样,怪尴尬的。

    江夏伸指拨了拨发热的脸颊,顺带把腮边的碎发撩到耳后,想到什么,又赶紧补上:“我不是说不认真随便试一试的意思!我说的试一试,就是从今天开始,假定以后我们两个人会一起生活,就……会一直在一起的那种。当然我们是姐弟没办法结婚,但也只是一个户口本的差别而已,我们本来就在一个户口本上,然后,然后……嗯,孩子这种事你还太小了,讨论也没意义,不过实在不行可以去抱养,虽然我更倾向丁克,我对小孩子就很没辙,有爱他们的时间,我还是比较喜欢和你两个人在一起,还有……”

    可能是,害怕被拒绝。

    心跳快到窒息。

    罗里吧嗦一大堆,她把想说的都说了,甚至没话也在找话说,就怕这诡异的沉默得来不好的结果,可是就算真的如此她也认了,因为当初选择分手的是她,如果真的他不想和她重新开始,哪怕他只是为了报复她,她也都认了,这一切,都是她自食其果。

    “对——还有就是,你一定要想好,我们是姐弟,想要用另一种身份一起生活一定不会那么容易,而且我很糟糕,非常糟糕——自卑敏感事情总是会想太多,任性的时候说来就来,又不像别的女生会懂得撒娇哄人,虽然是你姐姐,但是很少会让着你,总之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地方,但是我就是想请你继续喜欢我,我会努力为了你变得更好,我不会再逃了,江浔,我不会再逃了。”

    她看见他讷讷地侧过脸,注视窗外,沉默无言。

    她屏住了呼吸。

    ……

    少年的肩膀开始一点点打颤。

    终于,他控制不住耷下嘴角,眼眶红了。

    她的心一紧。

    “你怎么哭了……”江夏凑近他,抹掉他眼角溢出来的液体,“没关系的阿浔,如果你真的恨我,或者你真的讨厌我这样想什么是什么,你可以对我横一点,你甩了我也可以,不是一定要答应我,怎么高兴怎么好,你不要觉得为难,不要顾虑我,我只是一厢情愿想——”

    一瞬间被抱了个满怀。

    “混蛋。”江浔靠在她的肩头,手臂上的力道困得她几乎不能呼吸,“姐姐你真的是个混蛋——”

    起始是你,分离是你,最终也是你。

    我人生的全部都是你。

    “我怎么可能……”

    “拒绝你啊!”

    江夏反手抱住他,两人就这样拥抱了许久,让时间在静默中流逝。

    然后她微微地退开些许,纤细的手指牵起他的,十指交缠,指尖反转,摩挲他的手背,拇指轻轻捏在在他的手心。

    像幼时那样,把他牵在手里。

    他是她的弟弟。

    她爱他。

    她一直都知道。

    江夏低下头,在他手腕间若隐若现的痕迹上,将那个曾经的伤口——

    以吻,封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