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02.开战
    正是除夕的时候,老家来了亲戚一起过年。

    “来把这些菜给择了。”王雪兰把菜篓子往料理台边一搁,在围裙上抹抹手又抄起锅铲,忙得不可开交。“你爸呢?叫他去买东西怎么去那么久,不会又去找你余叔打牌了吧?大过年的也不消停……”嘴上念念叨叨,可手上颠颠炒炒却一点也没含糊,火苗随着一泼白酒从锅里窜出头,看得江夏一边择菜一边啧啧称叹,“妈你这手艺只给我们做菜也太委屈了。”

    “去去去,拍马屁你最行。”王雪兰一锅辣椒小炒肉做好,挥手把江夏推开,又到水龙头前忙活起来,客厅里人声不断,王雪兰探了探头,扬声道:“阳阳,去看下你爸怎么回事,去楼下小卖铺去了半个小时——”

    客厅电视机的声音喧宾夺主,王雪兰这一声并没有得到回应。

    王雪兰皱眉摇了摇头,继续手头上的活儿:“妹儿你去,叫你弟不要一直在沙发上玩游戏,这么大了也不知道帮忙。”

    江夏甩了甩手上的水滴,“好。”

    因为厨房太小,客厅里,叁姑妈和小姑正坐在桌前帮忙剥鸡蛋,叁姑爹和小姑爹看电视聊得正欢,表姐在阳台打电话,江夏的目光巡睃了一遍,最后停在沙发角落的那一“滩”人体上。

    少年塞着嫩白色的耳机,穿着一身黄白相间的半袖假两件连帽衫,原本高瘦的身材因为窝在沙发里就软成一团,家里的“山大王”兜兜显然看上了这块风水宝地,在他绵软的卫衣上攒成一个球,仰头看少年用手机打游戏,尾巴跟着一摇一晃。

    直到江夏走到扶手边上停驻,兜兜朝她喵了一声,少年才抬眼,目光从一片长睫的阴影下扫过来,少年的明眸澄澈发亮,发出无声的询问。

    江夏抬手指指耳朵。

    江浔愣了片刻,摘下耳机:“有事?”

    “去找你爸。”江夏说。

    “你这说的。”江浔忍笑,瞟了边上的亲戚们一眼,还好没人注意,他故意反问:“不是你爸啊?”

    江夏才没搭理他:“大过年的别一直玩游戏,你都快十六了,好歹陪姑妈她们聊聊天。”

    “她们聊拼多多怎么拉人。”江浔手上的动作没停,一波“triple  Kill”后继续追杀残血,还不忘抬头对江夏展开“友善”的笑意:“你要我把你拉进去吗?”

    江夏偏头抿起嘴角,压低音量:“叁分钟之内把游戏结束了,不然我就把你拉到‘相亲相爱一家人’的群里。”

    “我在了。”

    “那是小号。”

    “你——”江浔瞅她,江夏只是从容不迫地撩了个头发,于是江浔把怨怼都发泄到游戏中的敌人身上,一波Ace直推高地:“……你说的都对。”

    江夏满意地呼噜了一把他的头发走了,惹得江浔差点炸毛。

    好不容易搞定,江浔从沙发上腾起身拍了拍肚子上的猫毛,把手机塞进裤袋里准备出门,结果江范成回来了,手上拎了一瓶酱油。

    “唷,爸,打酱油回来啦?”江浔说。

    江范成顿了顿,佯装扬眉怒目:“小兔崽子怎么说话呢!”

    厨房里适时地传出王雪兰的声音:“阳阳说错了吗,你去哪里打酱油了?”

    “诶呦,这大过年的小卖铺又没开,我跑到附近超市才买到了好吧。”江范成赶紧凑进厨房把酱油献宝一样递出去,见台上的酥炸年糕忍不住伸手,结果被王雪兰飞快打到一边:“这么大个人了,有点样子。”

    江夏浅笑了一声,目光正好对上尴尬发笑的江范成,又撇开了头。

    开饭前一家人坐在客厅闲拉家常,叁姑妈拍着江夏的手直夸:“哎,夏夏这么漂亮又聪明,这次高中还考上了市重点,平时还那么懂事能给家里帮忙,我真羡慕哥好福气,生了两个好孩子,阳阳也……”叁姑妈夸着夸着朝沙发上又开始和手机“掰头”的江浔看过去,结果话卡在喉咙口,轻咳了声才继续,“也还挺乖哈。”

    江浔上一秒还在玩手机,下一秒被老爸拍了下脑袋,抬眼,注意到亲戚们都在看他,于是强行点头:“啊对,没错。”又低下头去。

    大概他这毛病众人也习惯了,大过年的也不好说什么,亲戚们把重点重新放到江夏身上,展开了万年不变的“妹儿拿去拿去”“哎呀使不得使不得”的压岁钱习俗大战,江浔则简单粗暴很多,把红包往兜里一塞一句“谢谢姑妈”就完事儿,逼得王雪兰直瞪眼。

    江浔一直是这样,好端端长着一张明朗干净的少年脸,个性却懒散,好像对什么事都不上心,读书虽然不到吊车尾吧,但也就在及格边缘徘徊。所以江夏在江家备受宠爱是传统,也是有道理的。两个相差一岁的姐弟,姐姐乐于独占荣宠,觉得让人喜欢很简单,只要抓住了所有父母的关注的重点——会读书,平时多听话,基本上想要的都会有。而有姐姐的光环在前,弟弟习惯了被忽视,又不屑于那种逢迎讨好似的做派,干脆就破罐子破摔了。这就是江家的姐弟关系,说糟不糟,说好也算不上太好,跟万千非独家庭里诞生的儿女一样,从小针锋相对,关键时又能相互照应。

    毕竟血缘这回事,刻在骨头里,牢不可破。

    年夜饭一直吃到了深夜,小姑二人先回去了,住在乡下的叁姑妈一家本来在附近订了酒店,可姑妈姑爹太高兴,一不小心喝多了酒,此刻跟江范成一起烂醉如泥。表姐林西慧和江夏把叁姑妈江丽蓉扶到江夏房间的床上,无奈地对望了一眼,王雪兰走过来,在床头柜旁放了一杯醒酒茶。

    “也没办法了,晚上让你姑妈和表姐睡这吧。家里沙发还能躺一个人,你姑爹估计也走不了。”王雪兰转而嘱咐林西慧:“慧慧你照顾下你妈妈,她晚上难受可能要起夜的。”

    林西慧点点头应下了。

    江夏和妈妈走出房间,小声问:“那我睡哪儿啊?”

    客厅摊开的大饭桌上,江范成和姑爹林震已经喝得满面红光,还在称兄道弟吹牛皮,王雪兰无奈:“去你弟弟房间睡。”

    “啊?那他睡哪?”

    “跟你一起睡啊,你们正好培养下姐弟感情。”

    江夏睁大眼:“妈……”

    “傻瓜,妈跟你开玩笑的,叫你弟弟睡地铺去。”

    话是这么说,其实江夏也还是有点不情愿的,这个年纪的少女,往往自带洁癖属性,让她睡在一个男生的床上,就算是亲弟弟也一样嫌弃,不过眼下没有别的选择,江夏只能同意。

    洗完澡,江夏出来时,两个男人的酒局较量已经到了尾声,时钟走到十一点半。

    江夏一边用毛巾擦着发梢一边随手敲了敲江浔的房门,走进去随手关上了——毕竟今天大过年,好孩子江夏也喝了些小酒,洗完澡被那热水暖呼呼地一蒸,非但没清醒,反倒把醉意熏了回来,客厅两男人外加春晚的喧闹声同台竞技,江夏那脑袋就嗡嗡得难受,房门一关,音量小了许多,世界回归清静。

    她发现一早就进房间的江浔根本没睡,打横靠着床边的墙壁在玩手机,还没反应过来房间里多了一个人,于是想着偷摸摸过去好好收拾他一番。

    一步、两步、叁步四步……望着——他的手机屏幕。

    江夏呆住了。

    如果江夏有经验,用网上通用的话来说,手机屏幕里的画面就是“熟悉的Av画质”,内容也八九不离十,她目光定格在手机里女性角色袒露的酥胸上,而一只属于男人的手满满地包裹住它。江夏算是长辈口中的好女孩,但那也不代表她对性一无所知,那些言情和耽美小说漫画是她最大的性知识来源,还有就是以前看电影动漫中偶尔有一些若有似无的桥段,而这直击心灵的镜头,却是她平生除了动物世界以外的第一次。

    她的弟弟在看小黄片。

    这个认知在她心里建立起来之前,江浔已经在余光里察觉到了不对劲,偏过头——

    于是有了世纪对望的一幕。

    耳机里的日语还在回响,江浔肩膀一跳,白净的脸上蓦地窜上一层潮红,想开口还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反手遮了半边脸,只露出一双微醺的眼,抬眸盯着她紧张道:“你、你进门不会敲门吗!”

    他这副大事不好的模样反倒给了江夏几分底气。

    江夏举手环胸,好整以暇:“这是做了坏事的人该有的质问姐姐的语气吗?”

    江浔把手机屏幕往床榻一扣,“是你进了我的房间。”

    “妈让我来的哦。”

    少年脸上的红还没退,但是强作镇定:“来干嘛?”

    “来睡觉。”

    “???”

    “让你滚到地铺上去睡。”

    “我不要。”

    “可以。”江夏很好说话,把手放下作势就要转身:“那我去跟妈说。”

    “欸等等等——”江浔心虚地一把上前拉住她,见她还没打算停下,软着声示弱:“……姐姐。”

    江夏这才回身,其实她只是打算出门跟妈说弟弟不想和她一起睡,让江浔睡客厅地板去的,可一贯和她冤家路窄的江浔此刻乖巧得不成样,让她又不由得多了分大仇得报的快意,索性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诶,刚才叫我什么?”

    江浔还捉着她睡衣的袖子,半跪在床尾,原本挡在脸上的手慢慢放下来,一双眼睛大概也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眼尾蕴着湿漉漉的微红,自下而上地看她,抿着唇向她告饶,好半晌又吐不出一个字,直到江夏又准备动身,他才低下头,嘴上却是不甘不愿:“……姐姐。”

    “叫谁姐姐呢?”江夏还不放过他。

    他下意识握了握拳,豁出去似地猛仰起脸,下一秒少年惯常懒散的声线却像是无处可逃的小鹿,忙着在陷阱中徒劳挣扎,可怜且委屈:“姐姐……求你了。”

    江夏不知道怎么着,就想起了红楼梦里贾宝玉那一口一个的“好姐姐”,那时她只隐隐觉得黏腻,可是现在一听,忽然觉得撒娇这件事,其实不分男女——甚至有一瞬间,她心跳还落了一拍,江浔那张本就透着少年气的脸……居然有点好看。

    讲道理这种事情被她发现,她都不知道怎么跟爸妈交代,本来就没想去打小报告,然而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也很奇怪,她试着理性引导:“你什么时候开始看这种东西的?”她示意他往床中间挪过去些,跟着在床尾坐下。

    江浔舒了一口气,耳机刚才摘了一半,另一半还在继续播放小电影,现在当着江夏的面拿起来也不太妥当,加上刚才颜面全失,只能试图故作轻松:“有什么好奇怪,我身边的人都在看,都这个年纪了,只有你这么落伍还没看过。”

    江夏不得不佩服江浔的胆子,真是给他阳光他就灿烂。

    “谁告诉你我没看过?”

    江浔果然好了伤疤忘了疼,轻眄了身旁的姐姐一眼,往墙上懒洋洋一靠,笑得开怀,“你床头柜底下那些男人们搞在一起的不算。”江夏的藏品确实很多,但男人跟男人,和男人跟女人,怎么能一样?他就是这才想起来,自己明明有江夏的把柄,把柄一抛,他们两个也算扯平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他刚才为什么要认输?

    江夏面上一僵,猝不及防被他摆了一道。

    心里一瞬间犯嘀咕,可表面恢复了波澜不惊,听到他耳机里尚有细微的声响,想起甫先他惊慌失措的模样,干脆同样往墙上一靠,说:“哦,听起来你挺有经验啊,有本事继续看?”

    十多岁的少年最忌讳被人激将,江浔和她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看见了彼此眼中的挑衅意味。

    “好。”这声“好”轻飘飘又战意凛然,潜台词就是“看谁先受不了”。

    那年的大年叁十,拥有相似的面孔姐弟二人,以相似的姿势,相似的面无表情,打开了日本爱情动作片。

    开战。

    ——————————————————————

    别奇怪,我说过写这篇会用一些和《悖论》相似的桥段,只是想看看我能写出什么花样。

    但是鉴于这篇的基调,我尽量不玛丽苏。

    这篇文的时间线是打乱的哦,辛苦各位。

    求收藏求评论,珠珠不要都行~这些都是动力。

    微博:流苏有点懒  会第一时间做更新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