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二者活一,侯爷选谁?(修)
    闲云抬手往身上拂了一拂,那一身黄汤泥水便如潮水般瞬间退了下去,僧衣立时又素白如新。

    即便是这般狼狈境地,他仍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侯爷,贫僧有腿可以自己走。”

    明夜对他那套奇淫巧术早已见怪不怪,掂了掂手里的乌金狼牙弯刀,调转锋刃指着他道:“少废话,你且帮本侯看看清楚,夫人的魂可在此处?”

    闲云绕着喜堂缓步走了一圈,僧鞋踏在那一地青的白的碎瓷片上,面不改色,如履平地。

    明夜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修长有力的手指倒提着刀,刀尖刮在幽冷的青砖上,发出轻微却刺耳的划声,在这风雨交加的暗夜里显得格外惊心动魄。

    路过柳书意和陌生青年站的那处红纱灯下时,闲云脚步轻轻一顿。

    柳书意几乎以为他要发现自己,却见他视若无睹的越过去,连个眼神都没往她这边瞟一眼。

    一圈绕罢,闲云双手合十对明夜道:“侯爷,这里没有夫人的魂魄。”

    “这不可能!”明夜提高声音,抓住他的衣襟一把扯到刚才那檐柱前,“方才她就是站在这里,我看的分明,怎会没有?”

    “夫人的魂若是回来了,应会直接还于躯壳,现在夫人未醒,想必是并未返魂。”

    明夜心头升起一股难耐的焦躁,将刀狠狠插在倾倒的檀木香案上:“你不懂……她也许,她也许故意不想还魂。”

    闲云念了一声佛号,平静道:“侯爷多虑,此处确无夫人魂魄。”

    明夜暴躁的来回踱了几步,侧头盯住闲云,恶狠狠道:“那你倒是说说,夫人的躯壳既已复活,魂魄却迟迟没有归来,到底是因为什么?”

    “许是时候未到,侯爷可再等等。”

    “如今已过了头七,你还要本侯再等?!”

    “还魂之术太过玄妙,个中差池非人力所能控制。”

    “巫祝密书上的阵法不会有错,本侯思索良久,问题只可能是出在祭品上,”明夜用眼尾睨着闲云,“死秃驴,你莫不是哄骗了本侯?”

    闲云道:“侯爷要寻叁个天命之人,陈云轲、裴落青、沉墨书叁人,已是贫僧能算出最合适的命格。除此叁人之外,则是前朝贤章太子,当今圣上与锦王殿下了,前者的尸骨已深埋皇陵之中,后二人,侯爷难道下的了手?”

    还魂、阵法、天命之人,这种种词汇听在柳书意耳中,令她惊诧无比。她是个爱看书的,许多江湖杂书都曾看过,对一些仙术修道的奇事也有所耳闻,原只当是民间传说,却不想在此处成了真。

    明夜心知闲云说的是事实,胸口堵了一团怒火,无法宣泄,愈发烦躁的想要将眼前一切尽数毁掉。

    闲云却又火上浇油似的继续说:“其实,也不是没有另一个人选,侯爷的义姐锦王妃娘娘,气运在身,乃天命之女,有她一人以命换命,足以将夫人唤回。”

    明夜周身的气场猛然一凛,眼神如刀,看向闲云:“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闲云弯起他那双妖孽般的狭长眼眸,向明夜轻描淡写一笑:“若此二女只有一人可活,侯爷会作何选择?”

    明夜冷冷盯着他,杀意几乎就要破身而出,闲云双手合十,平静回视。

    片刻之后,他似乎有些狼狈的败下阵来:“既然你说夫人只是尚未魂归,那本侯再给你叁天时间,若叁天后夫人魂魄再不归来……”

    “贫僧愿以命相偿。”

    “以命相偿,”明夜重复了一遍这四个字,忽然露出个阴沉沉的笑容,“好。”

    ……

    与此同时,另一方天地里。雨势渐缓,落红成阵。

    少年模样的明夜一身黑衣,脚步轻巧的踏过花街水洼,于青楼暗巷的风灯中,也露出了一个森然笑意。

    “继续跑啊,”他歪着脑袋,指尖把玩着一支梨花发簪,“怎么不跑了?”

    面前的叁个男人浑身抖似筛糠,跪在雨中拼命磕头:“小少爷饶命!小少爷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

    明夜冷冷瞧着地上叁个狼狈不堪的男人。

    那日他一决定要将辱过柳书意的人尽数灭口,就立刻动身去了流民巷,原打算当日来回便没有留下口信,却没想那几人失了踪迹,连寻了两日,才让他找到落脚之处。

    本以为那领头之人当时就死了,没料到竟给他活了下来,还带着两个喽啰做了花楼的护院。若是流民死了也就死了,这护院要是死的莫名其妙,却很可能惊动官府。

    明夜本是不想在乎这些的,但他怕给柳书意惹麻烦,便故意引着他们逃到花街河边,到时候人杀了,往河里一扔,这几日雨水不断,河水暴涨,尸体顺着河道流出城去,等被人发现时,人也泡的烂了,任谁也猜不到他头上。

    “晚了,谁叫你们碰了不该碰的人,”他全然忘了自己也算半个始作俑者,朝着地上叁人咧开殷红的双唇,舌尖缓缓舔过惨白牙面,“留个全尸,也算是小爷对你们仁慈了。”

    叁人只觉得雨幕里透过来浓重杀气,知道是活不了了,垂死挣扎的就想跑,明夜上前一脚踢上中间那人的胸口,只听喀嚓一声脆响,那人仰面倒地,紫黑的丑脸露在灯火下,竟是瞎了一只眼的。

    旁边两人哭嚎一声:“老大!”

    明夜五指成爪,钳住一人的脖颈,只一个用力,那人便脑袋一歪,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剩下个子最小那个,吓的涕泪横流,坐在水坑里倒退着往后爬:“不、不要过来……魔鬼……你这个魔鬼……”

    明夜将发簪一转,插回自己发间,闲庭信步般向着那人踱去,却忽然被人抱住了脚,地上那老大口冒鲜血,死死抱住明夜的腿,哑着嗓子朝那小子喊:“快跑,快……跑!”

    那人连滚带爬的往河边跑,明夜眉头一皱,踢起一块石头,飞向他的后脑。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那人后脑挨了一砸,翻身滚入了河中。

    竟被人坏了好事,明夜心中暗恼,俯下身干脆利落的捏碎了老大的脖颈,正想去河边补刀时,却听见身后隐隐传来了人声。

    那声音清灵动听,不男不女,他熟悉无比,却又打心底里厌恶至极,猛的踢开老大的手,一个鹞子翻身,上了墙头。

    巷口的黑暗里悠悠转进来两个人,一个高大沉稳,一个娇小纤细。

    二人走至花楼的灯火下,却是一个叁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和一个秀美的少年。

    中年男人眉眼冷峻,满头花发,面目虽已带上了岁月的沧桑,却仍是个极英俊之人,蜂腰猿臂,肌肉鼓胀,一看就知是个武林高手。少年则生的唇红齿白,眉眼灵动,若说明夜是美貌却不阴柔,那这少年就是真正的雌雄莫辨。

    他手中撑了把朱红洒金的油纸伞,轻巧的踏在地面那两具尸体上,歪头对身边的中年男人道:“刑伯伯,我怎么觉着刚才那声音像是明夜呢。”

    姓刑的男人冷冷瞥了他一眼:“你听错了。”

    “哦——”少年点了点唇,“你说这小子跑哪儿去了?该不会是死在外面了罢。”

    “若是死在外面,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

    少年转了转眼珠子:“若真死了还好些,万一落在外面没有主子的解药吃,那才真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哩。”

    中年男子懒得理他,一手提起一具尸体,走到河边松手扔了下去。

    少年在后面踢踢踏踏的跟着,不满的撅了噘嘴:“怎么还帮着陌生人善后呢,要不是我了解您,还以为您什么时候转了性子做大善人了呢。”

    中年男子顿了顿,沉下声音道:“流冰,若你再多废话,我就将你送回主子身边。”

    “哎,那可不行,主子让我出来找明夜的,跟着刑伯伯总是要容易一些么……”

    二人说着话渐渐远去了,待他们彻底离开,明夜才从墙后翻了回来。

    他冷眼盯着两人离去的方向,片刻后又走到河边往下看——黑漆漆的河水翻滚着,已经彻底没了那叁具尸体的踪影。

    ========================

    角色越来越多啦,会不会很不容易记住?

    新出场的是女配那边的势力,流冰的名字来源于“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总的来说故事里有叁波人,书意和太子他们一波,女配禹荒族一波,燕国敌军一波,并不复杂,但担心我写的太乱让大家搞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