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受了内伤
    这段时日以来,柳书意每日都会尽职尽责的抽出些时间去看看明夜,送些点心或是用得上的物品。

    明夜将东西毫不客气的照单全收,脸上却总是一副不耐与嫌弃。

    柳书意心知肚明他这是别扭病又犯了,将衣服送来后,就直言第二日有事,让他自己玩去——绳子牵的紧了,还是要适当松一松的。

    明夜心说总算能清静一日,到了晚上,却莫名的有些睡不着。

    翻来覆去大半夜,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他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选了那套黑色的劲装穿上,将自己打扮一新,然后就坐在榻上发了呆。

    正是天光微明的时候,窗外鸟啼清脆婉转,客栈背后的民巷里依稀传来几声犬吠,陆陆续续又响起人说话和泼水的声音。

    客房中一片安静,明夜翘着二郎腿躺在榻上,双手枕在脑后。

    他总嫌弃柳书意跟他娘一样烦人,但其实自娘走后,再没有人这么关心过他。听她说今日不来,他其实,还是有一点点失望的,就一点点。

    明夜心里一拧。

    她来不来关我什么事,我忙着呢没时间应付她。

    他一个翻身坐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支鎏金雕凤短管,放在指尖转动把玩。

    这就是他冒着生命危险从安国公府里带出来的东西。

    为了找这东西,那位主子和他爹不知折了多少人手进去,最后才查到不在皇宫就是在安国公府。

    原以为凭他的身手,是个再简单不过的任务,却不知安国公从哪里请回来的护卫,武功高的惊人,那一剑看着轻飘飘的,劈下来时却让他躲闪不及。

    如今东西到手,他却不想交出去了。

    自己舍了半条命才拿到的,凭什么给他们?

    明夜微眯起双眼,手指按住短管两端的机关,从管身上缓缓抽出一条半透明的卷轴,对着光细看。

    卷轴不知是用什么做成,半透微黄的质地,薄如蝉翼却极为坚韧,上面用禹荒文写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明夜直到十岁才开始接触禹荒文,那是一种十分繁复如同花纹一般的文字,所有人都觉得他不可能学会,才敢放心让他来盗书。

    一群蠢货。明夜嗤笑一声,指腹摩挲着卷轴上的文字,缓缓往下移动。

    巫祝密书。

    禹荒一族传女不传男的至高密书,如今却任由他这个卑贱的奴仆之子随意翻阅,还有什么比这更加畅快解气。

    卷轴很厚,内容极多,从安国公府逃出来后,没有第一时间联系主子,而是选择躲进流民巷,就是为了能有时间细细研读。

    只是柳书意的出现打断了他的计划,她仿佛一盏出现在雨夜里忽明忽灭的灯火,不停的吸引着他的视线。

    这种念头让明夜分外暴躁和不耐,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不想被这种奇怪的心绪牵着鼻子走。压下心头郁气,强迫自己认真看书,几段之后,他停住了目光:

    “同心蛊

    母天父土,禹荒诸神,

    情之所起,一往而深,

    誓我以血,盟我以魂,

    永为同心,缔结叁生。”

    同心,谁与谁同心?

    明夜无端的想起了柳书意,又立刻暗自啐了一口,关她什么事!

    只是书怎么也看不进去了。

    他想去看看柳书意,看看她在干什么,就看一眼。毕竟他是她的护卫,要保护她的安危的,明夜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柳书意防着他,明夜心里很清楚,她一直不让他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

    但他不是喜欢让事态处在自己掌控之外的人,早在第一天,他就偷偷跟着柳书意找到了她的家,甚至将她家里的布局都摸的一清二楚,柳书意家中没有学武之人,他的身法又是得了父亲真传,将柳府逛了个遍,竟无一人察觉。

    明夜将卷轴收起,贴身放好,紧了紧腰带,轻车熟路的向柳府掠去。

    几个轻巧的起落,翻墙过瓦到了柳府,找了好几处院子都没瞧见柳书意,还以为她出了门。正要离去的时候,瞧见了莲歌那个臭丫头。

    莲歌在,柳书意就肯定在。

    明夜绕到那处院子背后,一个纵身上了树,扒在枝缝间往屋里看去。

    然后就看到柳书意和她那个弟弟,身子贴着身子,手扶着手,动作暧昧的贴在一起。

    而且,而且,还穿着本该送给他的衣服!

    明夜性子易怒,却不代表他蠢笨,那日在布庄,他记得清清楚楚,自己选了两色布料,柳书意又帮他选了一色,昨日送来的衣服却只有两套,他原以为是布庄来不及做,如今看来,是被人拿去借花献佛了。

    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在客栈孤枕难眠,她倒好,温香软玉在怀,一室旖旎。

    明夜咬着后槽牙,将手里的树枝捏的喀嚓作响。

    屋里少年不知说了什么,惹的柳书意发出一声轻笑,又俯身按住他的手腕。

    看着二人时而窃窃私语,时而手指相接,明夜只觉得无名火烧了叁丈高,他左右看看,反手从背后的院墙上抠了一小块墙砖,扣在手中,屈指一弹,劲射而出。

    墙砖穿过半开的窗户,正正砸中了二人背后博古架上的瓷马。

    那瓷马姿态雄壮,又重又沉,搁在木制的座架上,被明夜用劲力一砸,摇晃几下,往下倒去。

    柳书意余光之中看到似乎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来不及细想,本能的将柳霁然一把护在了怀里。

    瓷马沉沉的砸在柳书意的背上,发出一声闷响,尖锐的马头戳着她肩窝,又滚落下去,在地上摔成碎片。

    柳书意痛呼一声,身形一晃,捂住肩头蹲了下去。

    “阿姐!”

    柳霁然吓的脸色发白,惊慌失措的扶住柳书意,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

    明夜也吓的脸色发白,他只是想让瓷马摔在地上吓吓他们,没想让柳书意受伤的!

    手指猛的收紧,将树枝捏成了碎屑,正准备跳下去,却看见莲歌带着几个丫头冲了进来,屋里顿时一片混乱,只得又默默藏了回去。

    柳书意眉头紧蹙,额上出了一层细密的虚汗,肩背上钝痛难忍,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小姐你没事吧!”莲歌急的眼泪汪汪,蹲身去扶柳书意,“快回房让奴婢给您看看!”

    柳霁然隔开莲歌的手,将柳书意圈在怀里,搀着她慢慢站起,柳书意无力的靠在柳霁然胸口,缓缓吐出一口气,轻轻摇了摇头:“没事。”

    视线扫过地上那一堆碎瓷,突然凝神,看回中间一物。

    一小块带着青苔的墙砖。

    柳书意从柳霁然怀中挣扎而出,步履蹒跚的扑到窗口,一把推开了窗扇。

    明夜心中悚然一惊,在窗扇打开的瞬间一个旋身跃出了院墙。

    原地只余下一棵不停摇晃的树。

    柳书意心中惊疑不定,又觉是不是自己想得太多。莲歌不知她看到了什么,劝着她回了自己屋中。

    早有人去通知了康姨娘,康氏带着个老大夫匆匆来了柳书意的屋子。老大夫隔着帘子给柳书意把了脉,只说受了内伤,需要静养,开了药方,又留下瓶专治跌打损伤的药酒,随着丫鬟领诊金去了。

    柳霁然见老大夫走了,不管不顾的就要往屋里闯。

    康氏拉住他不放,气的直拍他的手臂:“我的少爷诶!大小姐上药,你进去算个什么事儿!”

    柳书意睁开眼睛,声音虚弱道:“子清,你先回吧。”

    “我不!”柳霁然摇着头,大声哀求。

    柳书意闭上眼无力再搭理他。

    晚夏挡在门口求道:“叁少爷您真的不能进去!”

    柳霁然在院中站了半天,见屋中人影晃动,无人理他,才不得不被自己娘扯着回了松鹤院。

    只要一想到柳书意躺在床上虚弱无力的样子,柳霁然的一颗心就揪的生疼,幸而只是砸的背,如果是砸的头……他不敢再想下去。

    恐惧之外,却又浮起一丝隐秘的暗喜,阿姐舍了自己也要护住他,她那样纤弱的身子,去挡那样沉重的一个瓷马……

    柳霁然一手撑在桌上,一手缓缓的抓紧了自己衣襟。

    他绝不会负了阿姐,不会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