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暗潮涌动
    那一头裴落青对明夜的愤怒全然不知,还在对柳书意说:“……若有需要,裴某可以相陪。”

    明夜甩开柳书意的手往前走了一步,嗤笑一声:“难道你的身手很好不成。”

    裴落青看他一眼:“尚可。”

    “那我们比划比划。”明夜挽袖子。

    柳书意头疼的去拉他:“你别闹了。”

    裴落青看着柳书意握在明夜手腕上的白皙纤长的手指,吐出一个字:“好。”

    一行人拉拉扯扯浩浩荡荡的下了楼,往醉仙楼的内堂天井走。

    柳书意是拦不住,陈诗离和季辰是不敢拦,陈云轲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十分乐意看他的裴大哥教训这个出言不逊的小子,醉仙楼掌柜诧异的迎过来,被陈云轲一摆手挥开:“你这内堂本王征用了。”

    醉仙楼位于东市大街中段与一条小巷交汇的岔路口,整座楼有四层高,呈回字结构,中央是个宽敞亮堂的天井,一侧摆设着假山盆栽,一侧摆着几张茶几矮榻,陈云轲让小二将碍事的东西都搬走,腾出个空地让给裴落青和明夜。

    裴落青和明夜一人站了一头,裴落青左手负于身后,右手向明夜示意了一个请:“你年纪还小,为示公平,我只用单手。”

    明夜气的血气上涌,身形一动就向裴落青攻了过去,他的武功以速度见长,讲究的是一个快准狠,极少有人能接得住他的攻势,一旦占了先机,往往都是一击必杀。

    裴落青看似随意,其实浑身肌肉都戒备的绷紧,明夜一动,他便立刻做出了反应,二人转瞬之间就过了二叁十招,裴落青竟然单手将明夜的攻击全都接了下来。

    陈云轲高兴的击掌:“裴大哥太厉害了!”陈诗离也有些兴奋,她是学过武功的,自然能看得出来裴落青和明夜都是高手。

    柳书意藏在袖中的双手死死握紧,恍惚之间仿佛回到了前世的那个月夜,眼前是漫天的刀光剑影,兵器碰撞的铿锵声震的她目眩耳鸣。

    “下盘不稳,力道不足,空门太大。”裴落青一边接下明夜的杀招,一边一字一句道。

    他只守不攻,神情游刃有余,让明夜更为恼怒,动作上便露了破绽,裴落青突然一个扫腿,踹在他的胸口,将他踢倒在地。

    明夜心中一惊,翻身想要跃起,却已经迟了一步,裴落青的拳头裹挟着一阵劲风扑面而来,快如闪电,带着雷霆万钧之势。

    莲歌“啊”的一声捂住了眼睛。

    那一瞬间,浓烈的杀意让明夜无法动弹,他瞳孔放大,眼看着拳头在鼻梁一寸之处堪堪停下,才发觉自己背后已出了一身冷汗。

    裴落青静默了片刻,缓缓松开手指,撤回了拳头。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明夜:“最大的弱点,暴躁易怒,易中激将之法。”

    ……

    叁楼之上,一处微微打开的雕花窗扇之后,萧无白正饶有兴致的看着楼下的动静。

    他穿着一身大红镶金暗纹的锦袍,斜斜的靠在坐榻上,双腿交迭翘起,露出脚上一双云锦祥纹的厚底锦靴,手里拈着一把镶金嵌玉的扇子,正一下一下敲在窗棂上,发出“咄咄”的声响。

    旁边立着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身着牙白绣青色竹纹长袍,眉目俊朗温和,目光沉静,腰间挂着把长剑,手指闲闲的搁在剑柄之上。

    室内一片静谧幽暗,屋角的铜制瑞兽香炉缓缓飘着一缕青烟。

    萧无白突然笑了一声:“小卫啊,跟裴落青相比,你有几成胜算?”

    卫长秦手指轻轻敲了一下剑柄:“裴落青略胜微臣一筹。”

    “连你都赢不了么,”萧无白有些遗憾的摸了摸下巴,他五官生的俊美,但别人看他,最先注意到的一定是那双风流婉转的眼睛,“加上屠六屠七呢?”

    卫长秦思考片刻,道:“可以一战,但裴落青身边那个季辰也是高手,若要动手,必定会惊动南陈朝廷,到时候王爷可能会有危险。”

    “哎……”萧无白拖长了尾音,用扇子敲敲手心,转了话题,“屠八屠九那边如何了?”

    “今日寅时裴落青突然封营抓人,屠八屠九只来得及送出消息,人没能逃出来。”凌晨时分是人最容易松懈的时候,最适合用来打探消息,谁料裴落青突然选在这个时间点发难。

    “可惜了,”萧无白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没有一丝动容,“裴落青这个人可真是……一根让人不痛快的肉中刺眼中钉。”

    卫长秦轻轻一笑:“不过得知了陈国太子的行踪也是值得的,陈云洲和沉墨书已经轻车简行离开了南巡的车驾,会在十五日后到达牧州府,届时裴落青会暗中前往护驾。”牧州府是陈国京城周边的一个陪县,也是陈云洲的管辖之地。

    萧无白笑道:“出了奸细的事,裴落青肯定会联系沉墨书改道绕路,可惜,陈云洲撑不住。”

    卫长秦道:“是,屠五那边传回来的消息,陈云洲这次病的凶险,沉墨书寻了不少大夫才堪堪稳住病情。”

    “陈云洲的身体无法支持南巡,又不能抗旨回京,只能暗中返回牧州府养病,”萧无白勾起唇角,“陈国那老不死的皇帝也真是心狠,知道自己儿子身体不好还总派他出去巡视,也不怕死在外面。”

    “死了也许还正和他意,据说他一直看不顺眼先皇后,连带着厌弃太子,但朝臣又不服二皇子陈云沆。”

    “那我们就帮他一把,”萧无白弯起眉眼一笑,“你把这个消息放给那个草包陈云沆,自有人帮他打算,我们就不要出面了。”

    “是。”卫长秦垂首行了个礼。

    萧无白趴在窗台上,用扇子指了指楼下:“小卫啊,你说这姑娘如何,可配的上做本王的王妃?”

    卫长秦往楼下看了一眼:“气质清冷,仪态端庄,不错。”

    萧无白:“……我说的是那个红衣服的,漂亮的。”

    卫长秦又看了一眼:“太小了。”

    “你什么眼光……可惜齐王府的郡主现在还动不得,等以后灭了陈国再跟皇兄把她要过来好了,”萧无白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拍拍卫长秦的肩,“本王去找点乐子,小卫子你好好干活啊。”

    卫长秦唇角带笑:“希望王爷的乐子不是花光了嫖资被人扣在妓院里洗盘子。”

    萧无白笑脸一僵:“意外,那次只是个意外。”

    ===============================

    把四号男主拉出来遛一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