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将军大人要相亲
    季辰和莲歌连忙转身,柳书意从内室里走了出来。

    明夜恰好也走出房门,跟在她身后一起进了大堂,因裁缝要给他量尺寸,他将帷帽摘下来拿在了手里,此时见门口有人,便在堂中阴暗处停下了脚步。

    外面天光正盛,显得室内有些昏暗,季辰扫了一眼角落里的明夜,只以为是店里的小厮,没放在心上,他向柳书意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下官见过柳小姐。”

    柳书意淡笑着向季辰回了个礼:“季大人别来无恙。”

    季辰不敢生受,半侧过身子笑道:“柳小姐今日出来逛街?”

    “出来添置些东西,已经置办的差不多了,正准备去用午膳。”柳书意向莲歌招了招手,莲歌连忙站了过去。

    “柳小姐打算去哪里用膳?若是顺路,下官可送小姐一程,免得有不长眼的小人冲撞了小姐,将军大人定会怪罪于下官。”季辰有心帮自家将军在柳书意面前刷刷存在感。

    柳书意笑了笑没有接话:“难得出门一次,就去醉仙楼吧。”既然答应带明夜吃好的,免不了要破费一些。

    季辰一僵,顿觉大事不妙,连忙道:“那家、那家不太行,菜品贵,味道也普通,不如另选一家云来阁……”

    柳书意微微吃惊的看着他:“醉仙楼百年老店,口碑极好,上次家父宴请裴将军也是选在那里,难道将军觉得家父有所怠慢?”

    季辰只觉得自己冷汗都下来了:“下官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今天……”

    “啰嗦死了,就去那家。”明夜走上前来,面前这个男人和柳书意絮絮叨叨半天已让他十分不耐烦,现在还想拦着他去吃美食,简直讨厌。

    他看也不看季辰,皱着眉头对柳书意道:“什么时候能走,我肚子饿了。”

    季辰这才看清楚明夜的模样,心中不由暗暗吃惊,这个少年长得也太过出色了一些,从军之人观察力敏锐,他立时就发现眼前这位少年是个禹荒族奴隶,禹荒人大多生的精致美貌,极容易得到主人家的宠爱,看他对柳家小姐说话如此随意无礼,柳书意却一点不恼,难道……季辰立刻警觉了起来。

    柳书意本就打算哄明夜开心,见他发了话也就不再多说,对季辰道:“若是季大人不方便,我们自己去就好。”

    季辰忙道:“方便的方便的,柳小姐请。”焦头烂额的跟着出了布庄,季辰只觉得嘴里发苦,要出事儿了。

    醉仙楼是东市大街最好的酒楼,离柳府也近,裴老将军每次回京都会和柳大人约在那里宴饮,后来老将军过世,裴落青也留下了这个习惯,他总是订下老将军常去的那间雅室,一个人在里面独酌,仿佛这样父亲就还在自己身边。

    这次裴落青回京述职,知情者都知他是回来娶妻成亲的,齐王陈云轲向裴落青递了几次请帖都被他用借口推了,但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终于还是决定见上一面,就约在今日今时的醉仙楼。

    若只有齐王殿下倒也罢了,但他一定会带上自己的胞妹明宣郡主,这要是柳小姐和明宣郡主打了个照面……季辰一抖,不敢再想下去。

    柳书意若无其事的走在前面,心中却在想季辰的话,那些话她自然是一个字都不信的,这么费力的想要阻止自己去醉仙楼,只能说明裴落青今日约了人在那里见面,还是个不能让她碰见的人。她其实不介意回避一二,但既然明夜想去,那自己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明夜又戴上了帷帽,隔着纱帘用眼角冷冷的打量季辰,只觉得这个人怎么看怎么碍眼。

    几人各怀心事的到了醉仙楼,掌柜一见季辰,立刻热情的迎了上来:“季大人,贵客已经在临海间等着了。”

    季辰向掌柜点点头,又看向柳书意,“柳小姐,您……”

    柳书意立刻道:“多些季大人相送。掌柜的,麻烦给我们开一间临街的雅室。”

    掌柜见季辰对柳书意这么恭敬,还以为也是一同前来的贵客,但见柳书意这么说又不确定了,不过开门做生意,贵人们的事他没资格过问。

    亲自引着季辰等人上了二楼,临海间是醉仙楼最豪华的雅室,掌柜琢磨着柳书意和季辰明显认识,便刻意将他们安排在临海间隔壁小一些的踏云间。

    一行人行至临海间的门前,季辰还未开口,那扇雕花漆金的房门便突然被人一把拉开。

    门里站着个高傲贵气面如冠玉的少年,一身暗紫绣金的精致长袍,头顶戴着个嵌了翠玉的金冠,腰间一块古意白玉,下端垂着两条长长的金色流苏,通身说不出的气派。

    明夜不屑的打量一番,心道:骚包。

    那少年见到季辰,眼睛便是一亮,大声道:“季大哥,怎么就你一个人,裴大哥呢?”

    季辰笑道:“营中临时有事,将军大人叫我先前来照应着。”

    少年拉住季辰的手:“走,咱们先进去喝一杯。”他小时候没少跟在裴落青屁股后面跑,与季辰这个副将也十分熟稔,在他面前从不拿架子。

    季辰为难的看了柳书意一眼,柳书意心下了然,难怪季辰要死命拦她,原来裴落青今日在这里宴请齐王和明宣郡主,这两兄妹与裴落青可以说是青梅竹马,有传言齐王一直想让自己妹妹嫁给裴落青,她还真不在意这个,既然不接受对方的求亲,那他娶谁就与自己没有丝毫关系。

    柳书意对季辰颔首道:“季大人请自便,小女子先告辞了。”

    陈云轲这才注意到旁边的一行人,他神情倨傲的扫了柳书意一眼,见是个普通的官家女子,便不在意的将季辰拉进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陈云轲行为如此霸道无礼,门外气氛便有些尴尬,掌柜的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小姐这边请?”

    柳书意还不至于为了这种事生气,向掌柜轻轻一笑:“有劳掌柜了。”

    踏云间与临海间并排位于醉仙楼二楼的临街一侧,从窗边往外看,视野十分开阔,整条繁华的东市大街尽收眼底,极目远眺,依稀还能看见远处的山峦与佛塔。

    室内陈设精美,木制地板光可鉴人,中间铺着一条红色丝绒地毯。与专门设宴用的临海间不同,踏云间的屋中摆的是一个大圆桌并几个圆凳,临窗放着个黑檀木卧榻,榻上用绸缎的垫子和靠枕铺了厚厚一层,榻边是一株枝繁叶茂的盆栽,角落里的铜制香炉正燃着淡淡熏香。

    明夜一口气点了七八道菜,不是甜的就是肉,什么桃花鹅脯、蜜汁火腿、松鼠鳜鱼、燕窝糖糕……看的莲歌一个劲儿的心疼,这些可都是从小姐的私房里出的呀!虽然夫人去世给小姐留了不少嫁妆,也禁不起这家伙这么吃啊!

    她拿过点菜的木牌划掉几个贵的,又换上几个便宜的,明夜气狠狠的瞪着莲歌,莲歌毫不客气的瞪回去:白吃就别挑嘴!

    柳书意一看这些菜就腻的不行,随意用了点香茶酪饮,就靠在榻上歇了,她双手伏在阑干上,往外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与客商,心中若有所思。

    她竟将陈云轲这号人物给忘了。

    前世里她嫁给裴落青后是见过齐王的,但她与裴落青夫妻关系冷漠,齐王又恼她抢了自己妹妹的心上人,是以两方并无太多交集,至于齐王的妹妹明宣郡主,更是久闻其名,却从未相见。

    这位年轻的齐王殿下,虽然封了王,但却并不是当今圣上的弟弟,而是他的侄子。

    当今皇帝原是先皇长子,却非中宫嫡出,才智又偏平庸,先皇皇后所出嫡子病故后便再未生育,无嫡立长,朝中为了到底是立庶长子还是庶次子为太子而争论不休,后来当今皇帝的庶弟站在了大哥那一边,为他的夺嫡之争出了很大的力气。

    皇帝登基后,便将这个宫婢子出身的庶弟封为了齐王,十分宠爱信任,还留他在京城居住,允许他随意出入封地。老齐王英俊神武,文成武德皆十分出色,帮着皇帝打过好几次胜仗,禹荒一国便是灭于他之手。

    八年前老齐王病故,只留下一双儿女:世子陈云轲与明宣郡主陈诗离。皇帝十分痛惜自己这个弟弟,于是破例让陈云轲平等承袭了王位。

    后来柳书意再次听到陈云轲的名字,是在明夜的口里。

    前世大燕攻破京城,陈国皇帝被宫人所杀,二皇子陈云沆领着众臣向大燕皇帝投降,其中沉丞相的长子沉墨书才华横溢能力出众,最得大燕皇帝的赏识。

    谁知两年后,沉墨书就在陈国旧都起兵,发动了一场叛乱,打着的就是拥护齐王陈云轲为帝的旗号。大燕皇帝将平叛一事交给了明夜,明夜很快便带兵平息了叛乱,将陈云轲和沉墨书二人的脑袋带了回来。

    柳书意想,那场叛乱一定也有裴落青的参与,不然光凭着陈云轲和沉墨书二人,很难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聚齐起一支军队。

    那时候裴落青被指控通敌叛国,若真定罪,必将祸及柳家,柳书意用自己的身体同皇帝换取柳家平安,父亲却还未等到她出宫就已病死牢中。而裴落青终究也还是被定了罪,却没有被处死,只判了刺面流放,柳书意后来想明白,自己还没有那么大的价值,真正起作用的想必还是陈沉二人多方的努力,待裴落青到达流放之地,他们便会派人将裴落青偷偷救走。

    原本只是想保留好友一条性命,却没想到埋下了复国的火种,只是火种终究还是没能点燃大燕,两个好友皆被敌人所杀,复国彻底无望,曾经意气风发的镇国将军,徒留一身颓败与沧桑。

    陈云轲与沉墨书虽然失败,却给了如今的柳书意一个新的思路。她原本是一门心思想要救贤章太子陈云洲的。

    当今皇帝荒淫无道,却偏偏子嗣单薄,膝下只有二子一女,分别是已故皇后所出的嫡长子陈云洲,王贵妃所出的二皇子陈云沆与公主陈碧儿。再加上当年夺嫡惨烈,皇室只留下齐王一支,是以到了今日,陈国这一代的皇室血脉竟然单薄的只有五个孩子。

    贤章太子陈云洲与他的父皇不同,是个十分贤德有才干的人,柳书意曾听父亲说起过,太子性情温和但并不优柔寡断,礼贤下士,心系百姓,在朝中与民间都很有声望,哪怕皇帝对他极为不喜,也不敢动他的位置分毫,若贤章太子能顺利登上帝位,陈国定能恢复先皇时期的繁荣昌盛。

    只是人无完人,贤章太子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身体极差。他长年病痛缠身,据说是胎里带出来的体弱,众人皆以为他会早夭,没想到拉拉扯扯竟然也活到了成年。

    柳书意是知道大燕皇帝的强悍的,这样一个体弱多病的太子,真的能够带领陈国抵抗大燕吗?还是换成草包的二皇子,或者干脆把二皇子也弄死,换成朝气蓬勃的齐王陈云轲?

    柳书意的手指轻轻敲在阑干上。

    到底要不要救陈云洲呢?

    ===============================

    柳书意:太子殿下的便当热好了,到底要不要送呢?

    陈云洲:二皇弟,皇兄身体不适,便当还是让给你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