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长得好看也是个麻烦
    “你你你,你怎么能在小姐面前说这些污言秽语!”莲歌哪里听过这样的腌臜话,小脸涨的通红,又羞又恼的瞪着明夜。

    “这就怕了?你们陈国人干的坏事多着呢,还有将那奴儿脱光了衣服放在马背上,下面塞了东西,让马载着狂奔……”

    柳书意手腕搭在坐榻扶手上,若有所思的看着明夜,禹荒奴隶的遭遇她前世就有所耳闻,如今从明夜口中听来,不由让人深想,哪些是他亲自遭遇,哪些又是他亲眼所见,他身上的那些伤痕,是否也是来源于此?

    明夜说着说着,见柳书意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只是目光沉静的看着自己,顿时觉得有些无趣,声音渐渐小了下来。

    见他住了口,柳书意才开口道:“你过去的事我不多问,你在我这里一日,我便护你一日,”顿了一顿,又说,“我用你,是因为有些见不得光的事需要人去做,也许会很危险,你可以先考虑清楚。”

    明夜沉默片刻,冷笑道:“是你护我还是我护你?真是不自量力。既要用我,为何又叁日不来,真以为我会等着你不成。”

    柳书意心中暗叹,看来真是十分在意,明明都跟着回来了,还非要在这事上找别扭。

    “是我的不对,只因家中有事一时走脱不开,不是故意要失约的,”柳书意斟酌着用词,缓缓说道,“我带你去吃些好的,再买几套新衣裳,就当是向你赔罪,可好?”

    明夜冷哼一声:“马马虎虎。”

    现在这小子倒是比长大后的他好哄,柳书意勾起唇角,转了话题,“你身上的伤可大好了?”

    “昨日你不是见识过了吗?”说起这个明夜也有些羞恼,要不是受伤太重内力暂失,他何至于沦落到在流民巷里藏身。

    “到底是伤了身子,还是需要好好补一补,”柳书意说着站起身来,“走吧,今天你想吃什么吃什么,都随你高兴。”

    明夜面上不屑,身体倒是十分诚实的跟了上去。

    ……

    叁人一起出了客栈,此时离午膳时间尚早,便决定一起去街市上逛逛。明夜和莲歌二人平时都没有上街的机会,柳书意又喜静不喜动,对人多的地方避之不及,叁人走在热闹的街市上,都有些新鲜好奇。

    京城是繁华之地,东市大街又是京中最热闹的几处之一,两边商铺林立,来往行人络绎不绝,比起前朝而言,陈国对礼教的束缚不算严苛,路上来来往往有不少女子,偶尔也能看到大户人家的小姐带着丫鬟在商铺中进出。

    柳书意沿着街角慢慢的走着,多少年来,繁华太平的故国只在她梦里出现,如今能够再次得见,让她心中渐暖,压抑了一整晚的郁气也散去大半,脸上渐渐带上了轻松的笑意。

    忽然看到街边一处小摊,柳书意眼睛一亮,转头笑眯眯的对明夜说:“你想吃那个吗?我买给你。”说罢也不等明夜回答,径直走了过去,莲歌东看看西看看,一回头见自家小姐走远了,赶紧快步跟上。

    那是个卖糖画的小摊儿,画糖的老手艺人接了莲歌递过去的铜板,按着柳书意的要求画了两支糖画,一支是个翘着屁股的小狗,一支是朵盛开的莲花,柳书意将莲花塞给莲歌,又拿着小狗走回明夜面前,递到他眼前:“给,拿去吃。”

    明夜瞪大了眼睛,怒道:“我才不吃这种小孩的……”

    柳书意直接将小狗塞进了明夜嘴里,用帕子掩住嘴闷笑着转身走了,她跟他处过四年,对他不说十分了解,一些喜好还是知道的。

    明夜嘴里咬着糖画,眼神复杂的看着柳书意的背影。之前他只是觉得她古怪,一个普通的官宦之女,竟然敢几次叁番前去流民巷,还非要找自己做护卫,怎么想都图谋不轨。后来她不去了,他又老想着,既然有所图谋为何又不来了,她会不会真的就再也不来了?

    所以当他站在巷口发现了柳书意的马车时,立刻便决定要让那几个混混吓吓她,一是报复她的失约,二是显摆一下自己的本领,让她不要小看了自己,他没有什么善恶是非观,只知道柳书意让他不快了,他也要让她不快。

    如今跟着柳书意出了流民巷,他给自己的理由是,一定要搞清楚她在图谋什么,绝不是因为旁的原因,至于这个旁的原因是什么,他一点都不愿意去想。

    明夜咬碎了糖画,一口一口细细的吃着,柳书意在前面边走边逛,慢慢的就感觉有些不对,周围总有些若有似无的视线往她这边看,让她十分不自在。

    她回头一看,明夜吃完了糖画,正在抿那根竹签子,红色的糖浆将他的双唇染的嫣红,配上那张精致白皙的脸蛋和顾盼生辉的双眸,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长这么好看做什么,简直是红颜祸水!柳书意有些着恼,拉着明夜一个转身拐去了一家首饰铺子。

    “你做什么?”明夜莫名其妙,甩开柳书意的手。

    柳书意环顾一下店中,架上摆着有精美华贵的头面,也有雅致独特的发簪,墙上挂着几种不同样式颜色的帷帽,柳书意走过去取了个最严实的,捧着走回明夜面前:“低头。”

    明夜扭头:“你到底要干嘛。”

    柳书意干脆踮起脚,将帷帽扣在了明夜头上:“你要是不想被人发现你的身份,就老老实实带好了。”

    明夜看着纤瘦,其实身高已和柳书意差不多高,那么大一个帷帽想要带上去,明夜又不肯低头,柳书意只好站近了一些,她身上微冷的墨香让明夜的鼻子动了动,垂下了眼眸。

    红色的丝带绕过耳后,在颈部打了个结,理顺了垂下的纱帘,柳书意退后两步上下审视:“这样就好了。”

    莲歌去给店主付钱,明夜捏着那根糖画棍儿木然的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柳书意自己走开去四处看看,琳琅满目的簪子十分好看,她虽不重首饰,却也觉得赏心悦目。

    目光落在一支发簪上,柳书意心中一动,走过去拈起来细看。

    那是一支简洁的铜铸单簪,簪头上做成了树枝的模样,缀着几朵珍珠拼成的梨花。

    像极了前世里明夜送她的那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