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十章狗崽子
    柳书意嘴里说着麻烦,心里却把两只小家伙喜欢上了,叫莲歌拿了上好的骨头投喂,又带着在院子里遛弯。

    两只小狗崽圆乎乎毛茸茸的,走在路上直打跌,撞到一起便翻了肚子,逗的围在一旁的丫鬟们直笑。

    柳霁风下学回来见了,也是喜欢的不行,直说等长大了要带着去狩猎,连柳居寒都笑眯眯的逗着玩了好一会儿。只有柳霁然不太高兴,阴沉着脸瞪着两只窝在柳书意怀里的毛球。

    柳书意靠在院中的矮榻上,拿着一本诗词书细细的翻,给小狗想名字。春光正好,莹白的梨花花瓣落在柳书意烟青色的长裙上,轻薄的布料勾勒出两条纤细的长腿,腿缝中间两只棕黄色的毛球团在一起,睡的正香。

    柳霁然呆呆的看了一会儿,突然冷了脸道:“阿姐,这是哪里来的小畜生。”

    柳书意翻书的手顿了一下,说是裴落青送的是不是有点打脸……?她垂下眼睫,既然不愿接受别人的求亲,又为何要收别人的礼物,到底是自己太过贪心了。

    柳书意合上手中书册,揉了揉小狗毛茸茸的脑袋,淡淡开口道:“别人临时寄放的,明日便送回去了。”

    莲歌在旁边纠结的“啊”了一声:“小姐,不能留下么。”

    “若是留下,有些事就牵扯不清了。”

    柳霁然背着手,严肃的点了点头:“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早点还了为好。”

    ……

    季辰看着送回来的两只小狗崽,大气也不敢出,昨儿送去的时候明明见着柳小姐眼睛都亮了,那跟着她的小丫鬟也喜的跟什么似的,谁料今天就冷冰冰的送了回来,还附赠了一封薄信,季辰都不敢想里面得写了多绝情的话。

    裴落青大马金刀的坐在榻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两只狗崽屁股一拱一拱,爬到了他的膝头。他手里捏着那封随狗送回的信,沉默很久才敢打开。

    端庄大气的字迹,应是柳书意亲笔所写,信纸上带着一点幽静的冷香,裴落青粗人一个,闻不出是什么花。信中所写有二,一是谢过裴将军好意,只是无功不受禄,二是提到大燕虎视眈眈,来年必有动作,裴将军若是回守崇关城,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柳小姐这是在关心自己?裴落青翻来覆去看了半天,认真的得出了这个结论。

    裴家的军队和势力都在边关,父亲死后,裴落青便是孑然一身了无牵挂,皇上用他,却也防他。去年报了父仇,边关得到短暂的宁静,皇上就迫不及待的将他召回了京城,名为休假,实为卸权,还几次暗示他趁着现在在京中选一位贵女,赶紧把亲给结了,到时候妻儿都在皇上手里攥着,还怕他不听话么?

    裴落青垂眸嗤笑了一声,季辰背后一寒,但见自家将军似乎没有生气的样子,只是将手里的信纸小心迭好,放回信封,又收入衣襟之中。

    选择柳书意做妻子,裴落青是经过了多方考虑的。首先自己的父亲与柳伯父是挚友,当年就有过结亲的意向,父亲还与柳伯父特意安排了一次偶遇,就为了让他们二人相看,说是父命其实算不得假话。其次,柳伯父身为翰林编修,看似清贵,却无实权,与柳家结亲皇上必定乐见其成。最后,这门亲事,也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

    他还记得当初惊鸿一面,那是个身着青绿色薄裙的少女,捧着本书坐在青石上,表情专注而认真,背后是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阳光透过树枝斑驳的落在她的裙裾上,抖落了一地流光细碎。

    裴落青自知个性孤僻冷戾,别说那些娇滴滴的贵女,就是想爬床的丫鬟见了他都瑟瑟发抖绕着走。他对女色没有兴趣,也乐得清静,只是那天心里突然就想,成个亲也不错。

    但他若是娶妻,绝不会把妻子留在京城任皇上拿捏,一定会将她带在身边,护她一世周全。

    只是后来边疆告急,父亲战死,也就无心再想此事,如今既然连皇上都催了,他求亲应当是顺水推舟了吧……

    两只狗崽子已经开始啃他的爱刀了,裴落青皱了皱眉头,一手拎一个站了起来,扔给季辰:“好好照顾着,以后有用。”

    ……

    那一头,柳书意晾了明夜叁日,终于决定去看看他。

    季辰说了,驯狗就要饿几天才给一顿吃的,她上赶着对他好,他一点都不领情,倒不如放几日看看效果。

    留下家丁施粥,自己带着莲歌去了陋屋,屋中却空无一人,明夜不知去了哪里。

    “小姐,这野小子跑了!”莲歌惊道。

    “许是有事出去了,我们等等。”柳书意不是很担心,前世里明夜在流民巷一直待到夏末秋初才被楚花楹捡回来,此时他肯定没有走远。

    她环视四周,打量着这处陋屋,屋顶塌了小半边,墙上全是裂缝,幸好现在正值春日,若是到了秋雨绵绵的时节,根本挡不住风雨侵蚀,也难怪前世明夜会病成高烧。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响动,柳书意和莲歌转头看去,却是四个脏兮兮的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