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玄幻小说 > 南梁风月(禁+乱) > 章节目录 яоцsèωо.cом第四十二章(h)
    夜凉如水,云绕着月。清辉洒向人间,微风吹过桃树枝,沙沙响,转了一圈晃动院中花草,戏弄檐下风铃——“叮铃”又“叮铃”,轻快无比,却盖不住屋中压抑的抽泣和令人遐想的呻吟。

    男女交媾,天经地义若非上演春情的是一对血缘兄妹,话一句良辰美景也算得当。

    微光中,少女白雪般的肌肤泛着粉,面色潮红,眼中有泪,她趴着,腿被迫分开,一双丰满的奶子被撞得有节奏起伏,一看就知道手感很好;她死死咬住唇,屈辱令她不允许自己叫出声,可来自身后的进攻毫不含糊——男人肌肉分明的修长手臂揽过她的腰,后背相抵,两条粗壮的大腿横亘在她股间,撑住她不住下滑的身体,而汁水飞溅的某处,“噗呲噗呲噗呲”的淫靡声就像一把剑凌迟着少女的心

    她恨自己敏感的身体,男人的那处明明粗大得不行,明明刚插进去时那么疼,可随着对方每一次撞击,肉棒顶端都狠狠刮过花径某处酸软的地方,次次都让她浑身发麻,就像一个丢盔弃甲的叛徒,不肖几下,便汁水淋漓,畅行无阻,越撞越深

    而另一头,祁玥却异常亢奋——这梦也太真实了!他的肉棒好像陷入了一团绵软贴合的云团里,又紧又湿又滑,无死角的亲吻按摩着他的分身,爽得他只能发了疯似的抬臀向前狂顶,两颗紫红黝黑的卵蛋也蓄势待发,从背后看,男人精壮的腰如同交配的公狗般保持着高频的耸动,嘴里还时不时发出呻吟,唉,只苦了他身下的少女,无奈承受着这场狂热的蹂躏。しiàoyцxs.Ⅽom(liaoyuxs)

    心里隐隐觉得不太对劲,但祁玥没法思考,直起腰,一滴汗从他挺立的鼻梁滚下,越过薄唇,划过修长的脖子,从宽阔的胸膛一路抚过紧实的腹肌,最终无形于下体一片葱郁的毛发中。

    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老汉推车的姿势虽然入得深,嘴却空着,男人很不满意,顶住秀绾,捧起她蜜桃般的小屁股一转,绝对力量下,轻轻松松就把人翻了过来——

    “唔嗯!”刺激太大,少女捂住嘴才没叫出来;此刻,两人面对面,或许是嫌刚才的动作将下体的距离拉开了些,祁玥微一皱眉,身体自觉嵌进秀绾怀中,肉棒又一记深顶,再趁机夺一个舌吻,誓要将梦中人里里外外染上自己的味道。

    秀绾又气又羞!九哥哥真的醉了吗?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强势极了,只要觉察她有一丝反抗身体就立马压制——哪有这种醉法的?才躲一下就被按着头亲,舌头霸道地在她嘴里舔舐吮吸,恨不得将自己揉碎了

    身体的快感令她无所适从,内心的痛苦就更加汹涌。

    仔细看去,男人长相优越,即便不着一物,气质依旧如出鞘的剑锋冷冽——身上虽然有许多疤,但这些疤痕并不妨碍他的魅力,反而增添了一种野性之美。

    秀绾承认,九哥哥是耀眼的,太子哥哥、小妖皆是

    灵与肉仿佛被劈成了两半,秀绾狠狠咬住唇——她不明白,她不明白几人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若素不相识,长街偶遇,她应当会同旁人一道由衷的赞叹几句,惊鸿一面,便是点缀了茶余饭后。

    或许,也会生出些小女儿的倾慕,只盼未来夫婿也能这般兰芝玉树,便将话本子里的才子佳人变幻了模样,偷偷藏着。

    又或许,某次庙会,亦是佳节,月下相逢,人海阔阔,却偏偏一眼万年

    她摇摇头,或许或许有很多,可哪有什么或许?

    本就是错了!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秀绾说服不了自己,她的哥哥弟弟们都是天之骄子,鲜花着锦的人生,不该为了她,踏上一条万劫不复的路。

    若是清醒着,祁玥岂会不懂?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执念可以压抑却不会消失,这个夜晚到底是孽缘还是成全,又有谁能辨得分明?

    汗水淋漓,祁玥全身的肌肉都在紧绷,看得出他很享受。这种没什么技巧的做爱完全释放着他的本性——撞击,不停的撞击,深一点,再深一点!就像要把自己彻底融进对方身体,马眼不停擦过子宫口,引来阵阵战栗,但他觉得还不够,怎么会够呢?耳边隐隐约约的呜鸣撩拨着神经,脑海中全是绾绾娇艳欲滴的脸,与往日不同,绾绾看向自己的眼神不再是妹妹般无邪,而是一个女人看向爱人的深情,莞尔一笑,欲语还休,还带着几丝俏皮

    ——情之,情之,你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么?

    绾绾祁玥心潮澎湃,脸上竟不自觉扬起了笑意,秀绾不解九哥哥怎么突然笑起来,但她忍得很辛苦实在无暇他顾,腿被折起来压着,这个角度门户大开,肉棒在身体里的进出更加横行无忌,灵与欲的较量,秀绾几近崩溃。

    可怜啊,她不知道叶明做的手脚,满室酒气掩盖了催情香,只当自己忍不了快感却不甘屈服于身体的愉悦;她很矛盾,她多希望此刻有谁能来救救自己,可这般情形,转念又怕真的有人来救自己

    煎熬啊,今晚该怎么过,明天又将如何面对一切?

    而在她注意不到的地方,本该紧闭的房门此刻却正被悄无声息的推开——夜色中,一个黑影潜了进来,电光火石之间,压在秀绾身上的男人突然中断了动作,“嘭”倒向了一边,紧接着,天旋地转,她被什么兜头兜面的裹住了然后抱了起来,谁?是谁?!意识到有人来了,秀绾吓了一跳,下体分开的瞬间发出“啵”的声音,寂静中显得格外响,她难堪的蜷起了腿,没有勇气去看到底是谁救了自己。

    其实也不用猜,夜色浓,耳边刮过呼呼的风,这样的轻功还能有谁呢?秀绾木然的躲在一块毯子里没有说话,不知过了多久,或许也就短短几分钟,直到自己听见四周的水声,被人轻轻放下秀绾知道救自己的人要走了

    不!意识到什么,她坐起来,几乎是凶猛的、毫不犹豫的在对方要离开的瞬间,狠狠地掀开了盖在头上的布——

    “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南梁了吗?”声音在颤抖,毯子从肩头滑落,露出了后背星星点点欢爱的淤痕;秀绾不敢回头,她知道人就在身后看着自己,她强撑着说下去,却不自觉哽咽,“你都看到了对不对?”

    何须解释,“东方逸,求你帮帮我”

    帮帮我吧!秀绾在心底呐喊,她太无助了仿佛抽干了最后一丝力气,环住自己,眼泪一颗一颗逐渐连绵成滂沱大雨,她不是傻瓜,不是不懂自己在做什么,堂堂一国公主,何尝想这样毫无尊严的撕开伤口以难堪作证乞求别人的怜悯?

    只是放眼这世间,她竟无人可找无人可求

    水声哗哗,无言以对。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男人神情肃穆,不震惊是假的,他无论如何也猜不到内情竟是如此——兄妹乱伦呵,这叫什么事?

    震怒过后是心疼,窥见这样的秘密,饶是他再风轻云淡也绷不住了;他感受得到眼前少女彻骨的悲伤,也了然她为什么急于见自己,甚至刚才那般堪称壮烈的挽留——明明她在哭,明明脆弱得好似一碰就碎,明明自己留了余地刻意不见

    就像院中的一株海棠,夏季的暴雨纵使吹得它花瓣四散,淋得花蕊摇摇欲坠,却依旧用尽力气顽强对抗,迎接日出的到来。

    她虽然柔弱,却并不软弱啊。

    突然间,东方逸莫名松了口气,或许这就是命吧,想了想,“公主,其实在下从一开始就尾随着”嗯?不知道男人要说什么,秀绾转过头,心里一慌,难道他不愿帮助自己?

    两只湿漉漉的眼睛写满不安,分外我见犹怜,东方逸愣了一下,心跳加快,略一失神,想讲的话却说不出口;告诉她又有什么用呢?王府戒备森严,自己被暗卫察觉追了一路,要不是发现书房有猫腻仗着轻功好又折了回来,怕也撞不破今晚之事,即便如此,俨然还是迟了。

    王府尚且如此,皇宫呢?少女将自己视作救命稻草,东方逸不忍心打破她的希望,他知道对方是走投无路了,皱皱眉又笑了笑,哎,人生苦短,要不就干票大的?

    (首发:rouwe喀亘.xyz(rouwenwu.xyz)rourouщu.xyz(rourouwu.xyz))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