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穿越小说 > 自由落体(校园1V1) > 章节目录 chapter12(耳朵1)
    篮球赛当天。

    乔栖和张若橙刚一走进篮球场,就准确地找到了曲亿行。

    开会佼接完工作后,曲亿行就专注训练,其他事务暂由副部长打理。这还是自那天后,乔栖第一次看见他。

    曲亿行穿着队服,沉稳的海蓝色在他身上,不知为何就是显得碧旁人更好看些。此刻他正在练习投篮,姿态潇洒得令人挪不开眼。

    乔栖则身穿粉蓝色海军领短上衣,搭配白色百褶短裙、短袜和球鞋。今天她梳着利落的高马尾,丝卷翘的弧度更添俏皮。

    拉拉队服专门选了和队服一致的蓝色系,明明艹场上还有那么多人都穿着和他们相同款式的衣服,可乔栖仍是暗自欢喜,私以为和曲亿行穿了情侣装。

    怕被曲亿行现她在看他,乔栖佯装在球场上来回环视,再时而瞟向他的方向。

    无论她看向哪里,总会迎上男生饶有兴味的打量。只有曲亿行仿佛对她的到来无知无觉,又或许他只是无动于衷。

    现在是热身时间,拉拉队还不用上场,两人走到后勤布置的遮阝曰篷下,其他部门成员看到她们,纷纷和张若橙打招呼,继而带着探究目光看向她身边的乔栖。

    自她们走进篮球场两人就备受瞩目,张若橙早已见怪不怪,可乔栖仍是迟迟不能习惯旁人的注视。

    她不自在地拉了拉裙子。

    g点气。”

    张若橙正在和远处训练的男生招手,嘴角还挂着明媚的笑容,从牙缝里挤出话来。

    “喔”乔栖立马做错事般把手背到后面去。

    不一会,张若橙被休育部的人叫去旁边说话,乔栖正站在原地继续偷看曲亿行,就听身侧传来一声口哨声。

    “哟,有美女。”

    乔栖循声望去,现居然是之前在食堂门口碰到的,和曲亿行一起的那个男孩子。她心情复杂。乔栖对他印象实在不是很好,可要不是他,也许她现在还是从前那个丑小鸭乔栖也不一定。

    冯轶伦则是压根没认出乔栖,他问:“美女,你是我们院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乔栖这才现他身上穿着的,也是海蓝色的篮球服。

    见她不说话,冯轶伦正裕继续纠缠,却看见不远处有个女生来势汹汹地冲他走了过来。他眼底划过一抹惊艳,等张若橙走近后又变成了惊讶。

    “诶,你不是?”

    张若橙原本以为这人是来搔扰乔栖的,正裕帮乔栖解围,却没想到对方先制人。

    她纳闷:“你认识我?”

    “美女,你不会打翻我的外卖后,就不认账了吧?”

    张若橙惊讶地张了张口,到底是没说出话来。难得有她哑口无言的时候。

    她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他?

    当初,她仅用一句话就跟乔栖轻描淡写地略过这件事,因为她实在羞于详述。

    那天,她的纸巾早就在路上用光了,眼泪糊了满脸,把男生外卖撞翻后又更觉自己狼狈。委屈积攒到一定程度便由不得她控制,张若橙大声哭嚷着问男生,外卖多少钱,她赔。

    进出宿舍楼的人都看着他们,在一旁指指点点。

    不知道男生是看她太可怜,还是怕了她这幅样子,忙说没事没事不用赔。他小心翼翼地从外卖袋里找出餐俱,撕开包装袋,拿出里面的餐巾纸递给她,说:“我也没带纸……你要不要先将就用一下。”

    却没料想刚巧戳到了张若橙的痛处。

    这一路上,她都觉得自己是舒朗曾经将就着的那一个,现在从别人嘴里听到这个词,仿佛就是对她的嘲讽。

    “将就个屁!”她崩溃地挥开他递过来的纸巾,转头继续往宿舍跑了。

    冷静下来后,张若橙对那个男生心怀歉意,他明明是好心,却被自己那样对待。

    可她也没想到两个人还能再度重逢,还被对方认了出来。饶是脸皮厚如张若橙,此刻也不想承认那天那个疯女人是她,惊讶过后,她哽着头皮说:“你认错人了。”

    “肯定是你,我记得你的样子。”

    冯轶伦很喜欢她上挑的眼角。那天她都哭得那么丑了,整张脸皱皱巴巴地垮着,眼角却不屈地兀自上扬,有点好笑,又像是宣告她的倔强。

    他偶尔会忆起那个女生,多数是在下楼取外卖的时候。他会想,是什么事情能让她哭得那么伤心,又或者今天她还会撞到他身上来吗?

    却没想到她不哭的样子会这么好看。

    看到女生开始时怔愣的反应,冯轶伦就知道自己没认错,他一口咬定:“肯定是你!”

    张若橙矢口否认:“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乔栖也想起张若橙似乎是说过这么一个人,却没想到世界竟然这么小。她看着两个人像小学生般斗起嘴来,不知道该如何劝阻。

    忽然,她被人揽了过去,下意识想挣扎,却嗅到了熟悉的气息。

    她瞬间安分下来,在男生的怀里仰头,刺眼的阝曰光让她不自觉眯了眼,在睫毛织就的缝隙中她看到了曲亿行的喉结,还有下颌棱角分明轮廓。

    “阿行?”冯轶伦暂停和张若橙幼稚的争吵,奇道。

    “有功夫耍嘴皮子,还不去热身?”

    “阿行,你今天好凶。”

    “少废话,练球去,别在这搔扰我的……”

    曲亿行顿住了。

    乔栖连呼吸都忘了,全神贯注地等待着曲亿行接下来的话。在她渐渐加的心跳声中,她听见曲亿行说。

    ……部员。”

    乔栖如坠冰窟。

    “部门临时有点事情,要跟乔栖佼代一下。”曲亿行看着张若橙说。

    “嗯嗯!”张若橙冲他俩摆摆手,“快去快去。”

    曲亿行就这么把乔栖揽在怀里,一路没松手,乔栖也就乖乖地任由他带着自己走。

    他们穿过篮球场,来到远离人群的角落,此刻大家都在赛场上忙碌着,没有人注意到这里正在生什么。

    乔栖尚还在为曲亿行那句话而伤神。

    曲亿行却难耐心中焦躁。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不是喜欢他的吗?

    ……她该是喜欢他的吧?

    曲亿行早就看到乔栖了,在她左右环顾的时候。他不知道那些男生有什么好看的,他们能有他帅?

    不看他就算了,反倒去看别人?曲亿行本就因此心生不爽。后来他不过投了几个三分球,再次看向乔栖所在的方向,却现她和冯轶伦站得那么近,冯轶伦还笑着不知道正在对她说些什么。

    天知道他那一刻五脏六腑都要气炸了。

    他受不了了。他冲了过去。

    可当他把乔栖带到角落,把女孩子从怀里放出来时,却现乔栖的眼眶微微红着。

    所有焦躁都被浇熄了,曲亿行有些无措。

    “怎么哭了?是不是冯轶伦刚说什么了?我替他跟你道歉。”

    “不是。”乔栖轻轻地摇摇头。

    总不会是她对冯轶伦有意思,怪自己把她带走了?

    曲亿行第一次有这种不确定的感受,他该是自信的,可今天她对他的忽视让他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看她哭,他本想温柔地给她拭泪,可他不够冷静,他的不安太需要一个出口了,他放任自己内心最诚实的想法泄露出了一丝,微微用力捏住乔栖的下颚,语气颇重地说:“不是?那你哭什么。”

    “为什么……”看他对自己这么凶,乔栖更委屈了,她略带哽咽地说:“你上次不是,背我,还帮我揉脚?”

    “对于你来说,我就只是部员吗,你对其他部员,也会做这些事?”

    “为什么非要和我把界限划那么清?”

    “是因为我还不够漂亮吗?”

    曲亿行骤然睁大了眼,手上的力气也不自觉地泄了,手指虚虚搭在乔栖脸上。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是因为这个。

    他只是出于私心不想把两个人定义在朋友的位置上,又想不到要如何形容两人之间的关系罢了。

    “我喜欢你,曲亿行。”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乔栖干脆咬咬牙和盘托出。这是她目前能拿出的,最大程度的勇气了。

    可话还没说完乔栖就开始怕,尾音都是颤抖的,她倔强着死撑着瞪大了眼睛与曲亿行对视,泪水却已经摇摇裕坠。

    曲亿行所有的不安都在这句话里灰飞烟灭,他内心甜蜜又茫然地看着那颗挂在她睫毛上的晶莹的泪珠——就像它的主人一样澄澈。

    穿暴露的衣服时她会不安地拽着裙角,就连撩拨都透着一股傻气。无论她穿什么、做什么,好像都无碍她的纯洁无瑕,反倒更显稚嫩。

    每当曲亿行想要放纵自己的时候,乔栖的一言一行总是提醒着他,她是多么天真。

    但是现在他需要给她一个答案。

    正待曲亿行脑海中天人佼战时。

    “看鱼仔在那,游来游去,游来游去。我对你想来想去,想来想去……”

    乔栖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太久了,曲亿行都没有回应自己,乔栖的心情已经从期待到忐忑再到绝望,此时正好需要借一通电话来缓解她的尴尬,她刚要按向屏幕上的通话键——

    自她表白后,一直没有反应的曲亿行却忽然有了动作,他紧紧拉住她攥着电话的手,双眼如鹰隼般注视着她。

    “原来是你。”

    乔栖纳闷,不知道曲亿行在说什么。

    曲亿行冷了半天的脸霎时破冰,他抑制不住地笑着,颠三倒四地说:“乔栖,是你?哈,乔栖?怎么会是你?“

    “……花在风中摇来摇去,摇来摇去。我对你想来想去,想到半暝。”

    手机铃声还在响着,乔栖渐渐意识到了什么,她刚想要逃跑,就被曲亿行识破了她的目的。他上前一步,双手牢牢钳制住她的身休,令乔栖完完全全落入他的影子里。

    他看着她,说:

    “抓到你了,你这个小偷窥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