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馅小甜饼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4
    声音在门外响起,“爹爹,娘亲,给宝儿开一下门。”

    月容推了下秦晟,看了眼门的方向,“快走开。”

    “啧,这丫头。”

    秦晟挫败的挠头,磨了下牙齿,带着她的手往下探,搭在了他下面,y邦邦的。

    月容抿着嘴笑。

    秦晟看她笑得眉眼弯弯,瞪了下她,再狠狠捏了把软桃儿才翻身下床。

    月容被捏得疼了,低声骂他,“你这混蛋。”

    秦晟混不吝的挑眉,一脸坏笑,“媳f别生气,等晚上再给你收拾,一辈子都是你的。”

    第二十章黑se的发,雪白的肤,侧卧着露出一角饱满的ruh

    这成婚的礼俗繁重,月容怀有身y已经尽量简单了,但一天下来还是累,月容的腰快伸不直了。

    终于送走了宾客能休息,秦晟还未回来,n娘让她等一下,等秦晟回了再把头饰给解开。

    一会儿,秦晟快步走了回来,知她应是累极了。

    坐到她旁边,仔细给她拆了头上精致的发饰,大掌帮她揉捏脖子和腰。

    月容呶着嘴说,“可重死我了。”

    秦晟亲了口她的脸,“辛苦我媳f了。”

    月容推了推他,n娘还在呢。

    n娘看他们俩这么亲腻,笑眯眯的退下了。

    红烛红被红嫁衣,这么好的人给他娶回了家。

    秦晟在外面被兄弟们捉着心甘情愿的灌了j口酒,大家伙都替他开心,谁不知他喜欢城西粮油铺家的闺nv。

    每天装作人模狗样的路过,还总是惹那小娘子生气,早就已经想到他们会走在一起。

    水房早已备好了水,秦晟抱着她去洗漱,桶子就这么大,他还偏偏挤进来,水瞬间溢出水面,哗的洒了地上一圈。

    月容娇着脸骂他,“秦晟你太讨厌了。”

    秦晟拉着她的手,转而扣住,两人十指j缠。

    男人眼里深情炽热,“媳f我好高兴,连打了胜仗都没有这么高兴。”

    月容笑,“有这么高兴吗”

    当然有,他为什么这么想去参军其实全是为了她。

    马车里的那一瞥就已刻在心里,至此深情不改。

    秦晟咧着嘴笑,模样有点傻,但又很认真,“老子高兴极了”

    捧着她洁白的小脸轻吻,虔诚又热烈的。

    含住她丰润的唇瓣,起初力度温柔,到后来月容回应他,就变得激烈起来,两人互相缠着舌头,互咽津y,吻得呼吸变得急促,感觉连桶里的水都热了j分。

    秦晟捧着她的下颌,将头抵着她的,嘴角一直往上咧着。

    月容忍不住骂他傻,但又禁不住被他感染笑了起来。

    两人在木桶里好是纠缠了一阵,水凉了秦晟才抱她起来,将她抱回床上,新床铺着红se的鸳鸯被,月容一身雪白的肌肤在一团红se里亮得扎眼。

    更兼之怀y之后养得好,身子更显丰腴柔美,黑se的发,雪白的肤,侧卧着露出一角饱满的ru,身上还有未擦g净的水珠滚落红被,端的是一副活se生香引人遐想。

    秦晟躺下去摸了下她微凸的肚子,“今天有没有不舒f”

    月容将手搭在他手上,心里明白他问的是什么。

    自她怀y了这j个月他都没要过她,有时候馋得狠了,也只是拿她的手做疏解。

    “没有,宝宝很好。”

    月容翻了个身,面对着他,握着他的手搭在她的x上,凸起的ru尖贴着他的手心。

    一双水眸亮晶晶的,羞涩的看着他。

    秦晟就着揉了j下,“看来卿卿也是想要的是不是”

    他是不知道他多讨厌,每次疏解时都挨着她蹭来蹭去,把她蹭得膝骨发软,下面更是羞耻的酸痒。

    他倒是好了,自己舒爽了后只顾抱着她亲,也不理会一下她。

    月容面子薄,总不好说。

    月容将一边腿搭在他小腿,上下滑蹭,用脚尖轻轻勾他。

    秦晟呼吸一滞,用力抓了下她的nru。

    大掌扣着她的腰,使两人身子紧贴,他紧绷的小腹贴着她柔软的肚,下面扬起的那根棍子则cha进了她的腿心。

    滚烫的r头恶狠狠的碾了j下娇滴滴的花x,不一会儿就感受到一g花y洒在他的r头上。

    月容心颤,身子发软,自知怀y之后更加敏感,羞得把脸埋在他x膛里。

    羞恼的捶了他一下,“你不许笑”

    秦晟吻了口她的肩,“我怎么敢笑话你,卿卿别羞,让老子好好伺候你。”

    秦晟跪伏在她腿间,脸埋在她散发着水汽的花心,温柔t着两r瓣,两手扣着她滑腻的腿根,月容扯了被子来把自己整张脸都遮起来。

    秦晟t了下嘴角的蜜露,笑得邪气,“卿卿,别闷着自己,快放开。”

    听到他这样说才露出半张脸,眸子水汪汪的,泛着艳丽勾人的红晕,x脯不住起伏,两只ru儿也摇起了波l。

    下面一直传来哧溜哧溜的声音,而且她能清楚感受到他炽热的鼻息喷洒在她腿心,羞得两r瓣发痒,忍不住扭了扭身子。

    “啊秦晟”

    太痒了呀,那条舌头也越来越刁钻,专往那羞人处钻,坏得很。

    萝卜啰嗦:这算番外吧,嘻嘻

    第二十一章秦晟俯身将双颊绯红,软声嚷着脏,要他抱的nv人紧紧搂住hhh

    可是那条作恶的舌头也给她带来了快乐,在她x儿内一阵搅动,像条滑不溜秋的小鱼,时进时出的choucha,那水声唧唧响,不用看也知道月容流了多少水,平白给这个夜添了j分旖旎。

    秦晟的脸也被她的蜜汁溅到,这娇人儿水做的一样,他先前将她堵在桥底下揉n子,一只手就能按住她不断扑腾的身子。

    将她揉得气喘吁吁脸颊晕红,一双亮若含露的眼眸冒着火的瞪他,粉嘟嘟的嘴唇被他吃得泛红s亮。

    秦晟探手往她底下一摸,s哒哒的。

    见她似再也藏不住秘密那样,眸子里忽的就涌起了水光,咬着嘴唇拧着头不给他看。

    秦晟不敢放肆了,搂着她给她捶了好j下才消气。

    秦晟狠狠深啄一口水汪汪的nx,抬起头,看火红烛光下迷蒙着眼的她。

    “媳f,你说你那时候是不是就已经喜欢我了。”

    月容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时候,大概是喜欢的吧,虽然这人坏的很,总是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的碍眼。

    但是,看着他坏笑,她虽然讨厌,但那颗心啊,就不由自主的噗通跳个不停,只能装作恼怒的瞪他,手帕一甩就要走。

    他便急急忙忙的追上来,不敢再造次,只跟在她旁边。

    少男少nv之间缠绕的那些情愫,眉目之间,举手投足间,满得藏不住。

    月容瞪了眼他,声音娇嗔,“谁会喜欢你这个坏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