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馅小甜饼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5
    。

    月容沿着原路回去,谁知在转角处又遇到了那男子。

    秦晟早就看见她了,穿一抹淡粉缎绣花小褂,x脯撑得满满的,那一束腰却极细,步子迈得小,小胯一摇一摇的,裙摆也晃起波l。

    月容只愣了一下,便目不斜视的走过。

    秦晟玩味的顶了顶腮帮。

    不用j步就跟上了她,“怎地还要你出来送货”

    月容心里气恼他上次的不礼貌,加快了脚步不想搭理他。

    她都差不多小跑起来了,秦晟j大步就能追上。

    笑着说,“你仔细别摔了。”

    月容停下,有点喘气,x脯一起一伏的,侧头问道,“你这人跟着我g嘛”

    秦晟见她终于肯搭理他了,不着痕迹的瞅了眼她盈满的衣襟。

    “我也是走这条路。”

    这人可真是讨厌。

    月容气呼呼的瞪他。

    她发现他长的好高,她才到他肩头,仰着头瞪他也累,帕子一甩往前走。

    啧啧,又不理人了。

    “你是南方来的吗”

    可不是嘛,那肤粉白剔透,一掐就能出水,还有那声音温软娇糯。

    拐角有一辆马车驶出来,大概有急事,车夫扬鞭c马跑得急,月容低着头没留意。

    秦晟猛地伸手拉住她,“小心”

    马车从面前跑过,只离她j尺远,月容一惊,手腕被他攥住,后背撞进他清宽的x膛里。

    回过神后连忙从他怀里出来,月容心慌脚软,一边觉着被他轻薄了,一边又觉着要感谢他。

    秦晟看她脸se发白,眸子睁得圆溜溜,似乎是给吓着了。

    “吓到了”

    月容垂下眼睑,摇头,“没。”

    他一路跟着她,待走至铺子,月容跨步进去,咬了咬唇,还是回过头,跟他说了声,“谢谢。”

    秦晟扬起笑,心情好极,吹着口哨走了。

    第七章吾胯下之马喜欢此地,可吾胯下之昂藏不喜欢

    月容从内院走到铺子里,阿爹在南方进货还没回来。

    问在铺子里帮忙的小九,“今天有信送来吗”

    小九在擦拭灰尘,茫然抬起头,“小姐,没收到过什么信。”

    n娘从外面进来听到了,笑yy的说,“我倒是收到了一封信。”

    月容看着n娘脸上揶揄的笑,不自在的转过脸。

    “我才不是在等他的信呢。”

    n娘从袖子里拿出浅hse的信封。

    “老婆子我不识字,小姐帮我看一下是给谁的信。”

    月容扭扭捏捏的从n娘手上接过信,瞥了眼,上面写着卿卿亲启。

    月容暗自呸了声,不要脸的臭流氓。

    臊着一张脸,“是我的。”

    转身回了内室,一会拨弄一下花盆里的花,一会看一下话本子,半天也没见翻一页,就是不看那封信。

    过了会,仿佛终于记起那信一样,把话本子扔到桌上,将那信拿出来拆开。

    “卿卿,吾已至边关,此地的风比北垠县的吹得猛,此地的酒烈,此地的夜黑得早,此地还有无边的c原,和那蓝湛湛的天幕。

    吾胯下之马喜欢此地,可吾胯下之昂藏不喜欢。

    此地没有卿卿。

    别后月余,甚念卿卿,望卿入梦,一解思疾。”

    月容脸烧得火红,连忙把信扔掉,这se胚臭流氓混蛋,脑子整天想着些什么。

    n娘在门外,“小姐,你要回信吗驿站的人在铺子里等着呢。”

    月容气呼呼的说,“不回,让他走吧。”

    转瞬一想,连忙喊住n娘,“让他等一下,我要回信。”

    月容展开白se的信纸,落笔在上面写了j个字,叠好放进信封里。

    巡完营回来的秦晟热出一身的汗,把头盔递给守在帐边的小兵,跨步进营帐。

    脱掉身上的盔甲,看到台上有一封信,左下娟秀的字迹,“秦晟亲启”,面上一喜,那小sf给他回信了。

    信封比较鼓,秦晟捏了捏,辨别不出什么。

    打开来,从信封里掉出一块水红se的布,丝绸面料的,秦晟展开一看,赧然是一件肚兜兜,上面绣着初春的桃花,将开未开含b待放。

    “老子个熊,这婆娘欠入了。”

    秦晟捏在手心里揉捻,布料顺滑,放在鼻端深嗅了下,香喷喷的全是她的味道,下面马上起了反应。

    信封还掉出一张纸,上面只写了j个字。

    “一方红布解相思。”

    秦晟狠狠捶了下桌子。“c他娘的”

    这j个字燥得他身上的汗直流,手上这薄薄的肚兜兜过那两团雪凝的nru,细细的带子挂在她纤美的脖颈上,通白柔美的背还有那不堪一掐的小腰。

    粉颈雪团,活se生香,通透白皙的肤,艳丽y靡的红兜。

    秦晟眼睛赤红,老二绷得涨疼。

    一把扯开k子,那棍儿已顶得老高涨得梆y,揉着手里那块小兜,深深闻了j口,扑鼻的馨香。

    随后搭在紫红狰狞的y具上,那活儿激动得抖了个激灵,秦晟直喘粗气,包着上下撸动,脑海里回想着cg小sf的香艳画面。

    更是难受,得不到疏解。

    那婆娘就是故意的

    秦晟赤着一双眼睛,喉咙上下滚咽,快速撸了j百下后才有s意,r物抖着s了出来,肚兜兜了满满一泡,上面绣着的粉se桃花被精y糊白了。

    秦晟喘着气,黑眸微眯,心里在谋划着什么,脸上忽而露出一个笑。

    突然得知秦晟排兵演习中受伤的消息,月容嘴里念着他那糙人怎会有事,又想到上次回来他身上还有未愈合的旧伤,才过不久又添了新伤,心里却越来越急,惶惶不安,拿帕子的手都是颤抖的。

    恰逢阿爹回来,再也耐不住,跟阿爹说了望他,即便现在是两国休战期间,老张头也不放心月容去那地方。

    虽说那秦晟早已和他商议好要娶月容,可从小娇养着的nv孩儿哪舍得她受一丁点苦。

    月容坚持,而且身边还有秦晟留下来的护卫,是自那日书生在她院子外面y诗,秦晟特地留了护卫。

    老张头摇头,他这倔闺nv呀,平时嘴里说着讨厌不喜欢,现在一听他出事了就着急得不行。

    本来让n娘跟着她去好照顾着她些,但月容说n娘年事已高,哪经得起车居劳顿,便独自一人上了路。

    从北垠县去边关要十八天路程,月容心急如焚,c促赶车的护卫,想快点到边关,除了停车在驿站休息吃饭,其余时间都在马车上度过。

    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十五天就到了,守门的士兵拦住了他们,月容下得马车来,士兵早已得了告示,看是她连忙放行。

    一小兵将她带至秦晟的营帐,“将军此时还在外面c练士兵,请夫人在此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