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43章
    被子里呼呼大睡。

    “a小时候都是这样吗”兰小川好奇地转身问常久,“好乖。”

    常久崩溃地叹息:“哪里乖”

    “他都不怎么哭。”兰小川小声辩驳,“以前教我唱戏的先生说我小时候天天哭,差点就把嗓子哭坏了。”

    “你现在也没少哭,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常久捏了捏他的鼻子,把兰小川抱回床上腻歪,双手揽着他纤细的腰,掌心沿着梨花的纹路来回抚摸。

    兰得是实话,羞恼地咬着下唇不吱声,倒是常久想起来先前说的结婚的事儿,问兰小川想怎么办。

    “还办吗”兰小川纳闷地仰起头,“我都快忘了这事儿了。”

    “结婚还能忘”常久恨铁不成钢地掐他的腰。

    兰小川笑嘻嘻地躲:“孩子都生下来了,办不办都一样。”

    “总要和你热热闹闹地办一场。”常久却固执地说,“先前常衡办的是西式婚礼,你喜欢吗”

    兰小川趴在床上晃着两条细细的腿,眼里闪起了期盼的光:“好看呢。”

    “那咱们也去教堂。”常久闻言揉了揉他的脑袋。

    “久哥,其实不用的。”兰小川歪头对着常久腼腆地笑,“我那时说要办,是因为咱们没登记我不安心现在你是我的,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婚礼就没必要办了。”

    常久听了这话没回答,兰小川以为a同意了就把脑袋靠在了常久的x口,却听常久忽然道:“小川,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要带你去教堂。”

    “久哥”兰小川猛地坐直了身子。

    “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想去的对吗”常久摸着他微红的脸颊笑着摇头,“我要重新和你求婚,带你去教堂宣誓,再给你戴戒指,凡是别人婚礼上有的,咱们一样都不能少。”

    兰小川听得眼眶发热,黏糊糊地唤了声:“久哥。”

    “小川,你值得我用最好的一切娶进门。”常久把他抱进怀里轻声叹息,“就算你不要,我也要给。”

    兰小川闷声闷气地应了,继而拽着常久的衣领悄声道:“那只有我们两个人好不好”

    常久微微一愣,勉强同意以后商量着问:“咱们的证婚人让常衡当怎么样他虽然整日没个正行,念证词倒不会出错,又是家人,在场合情合理。”

    兰小川自然不会拒绝,搂着常久的脖子和a亲作一团,眼看衣f都要脱光了,摇篮里的孩子却忽然哭喊起来。

    “呀”兰小川慌慌张张披着衣f爬下床,“一定是饿了。”

    常久靠在床边无可奈何地叹息,再笑着摇头,兰小川抱着小a对常久歉意地眨眼,喂完n以后回到床上,坐在常久腿间笑个不休。

    “怎么了”常久没好气地摸他被吮肿的ru尖。

    “久哥,你吃孩子的醋”兰边笑,“真有意思。”

    “孩子不照样吃我的醋”常久轻轻吻他的ru粒,“你瞧瞧,他还没长牙就吸得这么用力,不就是因为闻到我的信息素了吗”

    “都都怪久哥。”兰小川羞怯地拉下了衣f遮住自己肿胀的x脯。

    “这也怪我”常久好笑地抱着他亲。

    兰小川点了点头,信誓旦旦道:“随爹。”

    常久闻言把兰小川举起又放下:“这话我ai听,随我。”

    兰小川听罢觉得有些羞人,抓着常久的手拿指尖挠a的掌心:“久哥,我今天看了好些书还是取不出来名字,我是不是很笨”

    “为什么取不出来”常久凑过去亲他的鼻尖。

    “我我觉得叫什么都好,又都不好。”兰小川费力地解释,“我想给他最好的。”

    “小川,我也想给他最好的。”常久暗自叹息,抱着oga柔声哄,“咱们不着急,常衡不是已经给他取了个名字了吗先叫着,我们慢慢选。”

    兰小川蹙眉思索了一会儿忙不迭地点头:“我再去看看书。”

    常久又好气又好笑地把人拉回来:“陪陪我。”

    “取名字呢”兰小川挣开a的手,煞有介事地捧着书回到床上,把常久的腰当书桌,趴在他腿间慢吞吞地看。

    “久哥,你别晃腿”兰小川轻声嘀咕,“我看不清了。”

    常久忍着笑道:“我觉得叫常思川挺好的。”

    兰小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揉着眼睛把书翻得哗啦啦直响,等常久笑出声他才明白过来,红着脸拍书,结果拍了两下就觉得书底下有东西y了。

    “名字这么重要的事儿”兰小川红着脸把书往下按,“久哥就别开玩笑了。”

    “我认真的。”常久瞄着oga,瞧他隔着书试图把肿胀的yu根压回去忍俊不禁,“思川思川,多好听”

    “孩子长大该生气的。”兰小川压了会儿,觉得隔着书都仿佛感受到了yu根的热度,臊得浑身发软,转身抱着膝盖不吭声了。

    “他气什么”a坐起身把兰小川反抱在怀里,“我想着你,惦记着你,巴不得孩子知道我有多ai你呢。”

    “可可是”兰小川还是不同意,下巴搁在膝盖上嘀咕个不休,“久哥的孩子该取个更好的名字。”

    “思川不好”常久挑眉反问。

    “好呢。”兰小川悄声应了,继而又道,“可这样我的名字就得伴随他一辈子,久哥的人生已经被我糟蹋了,现在连孩子都要”

    “兰小川”常久不等他说完就拎着oga的衣领把人提溜到了身前,“你胡说什么呢”

    兰小川红着眼眶不吭声,就埋头使劲儿扒自己的手指头。

    “别扒了。”常久捏着他的指尖无奈地摇头,“你都敢登报登照,还不敢相信咱们的未来”

    “我信”兰小川猛地抬头,“可是”两字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半晌化为一声叹息,整个人倒进常久怀里悄悄说了声“对不起”。

    “没事儿。”常久纵容地揉了揉他的后颈。

    “久哥,我老是转不过来这个弯儿,太容易钻牛角尖了。”兰小川抱着a的脖子怯怯地道歉,“下次我不会这么说了,我信你的。”

    “下次再说怎么办”常久轻哼了j声,手掌滑落到兰小川的上揉捏,“还说糟蹋,可真是伤我的心。”

    兰小川羞红了脸,主动蹭掉k子坐在了a腰间:“久哥别气,我给你cha。”

    “还敢不敢说了”常久解开腰带挺身冲撞,oga未经前戏的x道紧得厉害,yu根cha进去的时候xr拼命绞紧,继而温热的汁水汩汩而下,顺着x道淌在了他们腿根边。

    “不不敢了”兰小川眼里闪着情动的泪光,含糊道,“久哥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