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35章
    “他是搁这儿遇上你的,肯定还会来。”阿妈笃定道,“我不在意你俩之间发生了什么,我收留你不求别的,只求常久来的时候你出来见一面。”

    “他不会来的”兰小川小声反驳。

    “他来不来不是你该考虑的事儿。”阿妈把剪刀收在小盒子里,挑剔地摆弄着双手,“天冷了,你一个oga无处可去熬不过冬天无非落个冻死街头的局面,我也不要你接客,能帮我留住常久就成。”

    兰得有理,便咬牙点头:“只要久哥来只要他说要见我我就出来,可若他来这儿不是找我的,阿妈千万别告诉别人我在这儿。”

    阿妈无所谓地笑了起来:“他来找你最好,不来找你,进咱们的戏楼我也不亏。”

    兰小川的指甲一下子抠进了掌心,想着常久来戏楼和别的oga在一块儿的画面想得肝肠寸断,应付了阿妈j句话就埋头冲回阁楼倒在了床上。

    窗外飘了j滴雨,很快雨就被雪替代,纷纷扬扬的雪花把阁楼的窗户糊住了,兰小川哭完抬头的时候一时间分不清是自己眼花,还是玻璃外的雪太厚。

    冬天到底还是来了。

    兰小川在戏楼住下,深居简出,偶尔听起别人谈论起常家,都说常家留洋归来的小少爷搬出去住了,倒没什么人提常久。oga不知道自己是想听别人提起常久,还是不愿听,却每日睡前都点着油灯痴痴地坐在桌边看自己手上的伤疤,一直看到腿冻得失去知觉才盖着被子囫囵睡去,如此这般还没过j天膝盖就冻伤了,走起路来都不利索。

    戏楼的阿妈待他不错,每日都吩咐人给兰小川的火盆加碳,碳也是好碳,没什么烟,oga心里感激着,自然也不好意思白住,便等戏楼打烊后打扫满屋的狼藉。

    这儿的空气里总弥漫着a的气息,兰小川拿着抹布擦沾着油污的桌角,擦着擦着就落了泪,他明白这世间除了常久,再也没有别的a能让他感受到温暖了。

    兰小川想常久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往窗户外看,看那茫茫白雪里是不是有熟悉的身影,又怕a真的出现在戏楼前。

    若常久是来找他的,兰小川虽高兴却不愿回去,他怕真的看见常久和常衡兄弟阋墙的模样。可若常久不是来找他的,兰小川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如何活下去,如何带着这份无法割舍的ai把曾经属于自己的a推给别人。

    兰小川在纠结中度日如年,有时觉得和常久在一起是j天前的事儿,有时又觉得恍如隔世,直到有一天,他正坐在床边烤火,阿妈慌慌张张地敲他的门,说常久来了。

    兰小川一下子愣住了,像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冷水再放在火上灼烧。

    “喝多了,谁都不要就要你。”阿妈急得冲上来牵他的手,“你可别忘了当初答应过我什么。”

    兰小川恍恍惚惚地跟着阿妈往楼下走,耳边时而有声音,时而静默无比,最后稀里糊涂行至一间卧房门口时他猛地惊醒,手扶在门框上听屋里常久醉醺醺地喊他的名字,眼泪夺眶而出。

    阿妈把人送到就走了,兰小川一个人捂着嘴慢慢跪在门前无声地chou泣。

    “小川”常久的声音带着醉酒的沙哑,“小川是你吗”

    兰小川扶着门框跌跌撞撞地起身,撞开门的瞬间跌进了a滚烫的怀抱。

    “小川,原来你躲在这儿呢”常久身上的信息素里夹杂着浓浓的酒气,不太清醒地搂着兰小川笑,“我找到你了。”

    “久哥”兰小川哇的一声哭了,被a的信息素烫得浑身发抖,久违的暖意唤醒了他所有的思念,“久哥我好想你,久哥久哥你抱抱我”

    常久把人打横抱起往床上走,边走边感慨:“我的小川ai穿旗袍,穿红se最好看。”

    兰小川自打从常久身边逃开以后就不穿旗袍了,听了这话手忙脚乱地擦了泪,y是从a怀里跳下来:“久哥你等着,我去换。”

    常久本能地扣住了他的手腕:“我等你。”

    兰小川眼眶一热差点又落了泪,咬牙挣开常久的手跑出门和阿妈要了件旗袍。数九隆冬的天,他哆哆嗦嗦地套着件薄薄的红se旗袍,这裙子极其艳丽,是当年常久送的,兰小川一直舍不得穿,现如今终于拿了出来,只是天寒地冻,兰小川冷得嘴唇都紫了,跑回卧房时却依旧怯怯地站在门口问:“久哥,我好看吗”

    常久靠在床边温柔地笑:“我的小川最好看了。”

    兰小川这才捏着裙摆往常久怀里钻。

    “冻着了吧”常久醉得神志不清却还是最顾及兰小川的身子,“净知道胡闹,快进来暖和暖和。”

    兰小川跟着常久钻进被子,趴在a温暖的x口慢慢坐直了身子。

    常久的手还在他腰间眷恋地徘徊,兰小川已经不觉得冷了,似乎是冻得失去了知觉,他伸手捏住裙摆慢慢地掀开,像是曾经和常久在一起时那样羞涩地说:“久哥,我给你摸。”

    常久的手烫得像是带着火星,刚碰到兰小川粉n的x口,就把oga激得四肢发软。

    “久哥,你摸完cha进来也行。”兰小川把裙摆掀得更高,露出自己平摊的小腹,“我是你的我早就是你的了。”

    常久一言不发地扣住他的腰,先是拿手不轻不重地按压了许久,继而换了手指捣弄,兰小川盯着常久的脸痴痴地望,全然忘了害羞和疼痛,被cha得x口流水也没喊停,就这么y是吃进去了a的整根滚烫x器。

    喝醉的常久没有平时温柔,t温却高过以往,兰小川抱着常久的脖子起伏,脑袋搁在常久的颈窝里看他脖子上的吊坠。

    常久如他保证过的那样,没有摘这条项链。

    “久哥我的久哥”兰小川哭着泄精,情c被a点燃,全身每一寸肌肤都在渴望常久的触碰。

    不重逢,兰小川都没想到自己有这么想念常久。

    “小川小川你别藏了。”常久翻身把人压在身下,捏着oga的脚踝挺身choucha,“我连你的家乡都去找过了,你回来好不好”常久越顶越深,最后终于cha进了兰小川细软的生殖腔,“小川,我想你了。”

    兰完话的刹那迎来激烈的高c,x道喷出温热粘稠的汁水,而x器也吐出了白浊。

    “久哥,我也想你”兰小川抱着常久的头喃喃自语,“没你我真的快活不下去了。”

    “小川”常久边顶弄,边像疯了似的重复这句话,“我好想你,你回来好不好别躲了,我好怕这辈子再也找不到你。”

    兰小川听得心如刀绞,他的久哥,他的al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