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30章
    地捏他的后颈,“如果你管着我出门,天天黏着我该有多好。”

    兰小川痴痴地笑,掐着常久的手臂嘀咕:“真管,你就嫌我烦了。”

    “得了,我做梦都盼着你管我。”常久把自己的手臂伸过去给兰小川枕,“小川,你发脾气的时候特勾人。”

    “我生气的时候你心里就想这个”兰小川又羞又恼,腾地坐起来借着月光瞪常久。

    然而常久的目光太温柔,兰小川一下子就溺了进去,板着脸趴在ax口抠他的颈窝,抠着抠着自己先笑起来了:“久哥,你脾气真好。”

    “你好不容易和我闹一回。”常久揉了揉他的头发,感慨地叹息,“说出来有没有舒f一点”

    兰小川咬着唇思索了一会儿,别别扭扭地点了头。

    “记得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儿都得告诉我。”常久捏着他的腮帮子不放心地叮嘱,“可别藏着掖着。”

    “久哥”兰小川笑得眉眼弯弯,脑袋靠在常久x口眷恋地磨蹭。

    “困了”常久翻身把人搂住,摸索着拽被子。

    兰小川睡意朦胧地咬住常久的喉结,迷迷糊糊地轻哼:“困死了。”

    常久既无奈又好笑,捏着oga的后颈把人轻轻拉开了一点:“困也不能咬着我睡。”

    睡梦中的兰小川似乎有些不满,哼哼唧唧地抱紧了a的腰。兰小川睡得安稳,常久却没有睡意,他摸着oga在月光下略微有些苍白的脸颊,眼底升腾着近乎疯狂的占有yu。

    兰小川的人生里没有光,那他就想方设法让oga变成扑火的飞蛾,一步一步撞进自己的怀抱,浑身碎骨也离不开。这是常久所期待的,也是他正在引诱的,他想要兰小川心里只有自己,也想要兰小川把自己当成生命里唯一的光。

    常久望着兰小川的睡颜觉得自己的ai自s到卑鄙,可对于兰小川这种自卑到骨子里的oga,常久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把他牢牢栓在身边。

    b迫也好,引诱也罢,只要能在一起,常久觉得自己还能更自s些。

    兰小川第二天醒的时候抱着膝盖生闷气,常久装作没醒的模样悄悄看他想g什么。oga安静地坐了j分钟,继而磨磨蹭蹭钻进常久的怀抱,微凉的小手试探地摸了摸a半b的yu根。

    “怎么y效还没过”兰小川哭丧着脸嘀咕,敞开双腿害怕地靠近a的x器,往下挪一点就上好久,最后用手指撑开自己的x道踌躇着含住了常久yu根的顶端。

    a忍到了极限,猛地翻身按住兰小川的双腿挺腰撞进了紧致的x道。

    “久久哥”兰小川吓得浑身僵住,好久才委委屈屈地捏住常久的衣角,“疼呢。”

    “以后想要直接告诉我。”常久滚烫的吻从oga的嘴唇跌落到颈窝。

    “我想要”兰小川趴在常久耳边嗫嚅,两条纤细的腿缠住了a的腰。

    常久低低地“嗯”了一声,揽着兰小川的腰狠狠地冲撞,一直顶弄到oga哭着喊“饱了”才停下。

    “真不要了”常久坐在床边拍被子里的“球”。

    兰小川藏在被褥里不吭声,赌气似的往床边滚了一点。

    “不要我了”常久暗自好笑,轻手轻脚站起来,兰小川立刻从被子里钻出来抱住了a的腰。

    “久哥。”兰小川气恼地捏常久的手指。

    “不逗你了。”常久的手顺着oga柔软的腰线往下滑,“真的不舒f了”

    兰小川摇了摇头,靠在常久x口轻喘:“有些累。”

    “能不累吗”常久抱着oga往浴室走,“这j天就没消停过,下面肿都肿了好j次了。”

    “久哥舍不得就别再欺负我,”兰小川不满地抱怨,“反正到了床上你还是一个样。”

    “说想要的可是你自己。”常久捏着兰小川的后颈假意和他争辩。

    nba果然当了真,气鼓鼓地解释:“我是被下了y。”

    “不下y就不想要了”常久眯起了眼睛。

    “想。”兰小川别扭地低下头,“可久哥你总是不记得轻些,我怕疼呢。”

    “忘不了。”常久亲了亲他的脸颊,“我就是怕轻些喂不饱你。”

    “饱了,早就饱了”兰小川憋闷地揉自己的小腹。

    常久再也忍不住,边笑边把人带进浴室洗g净了。兰小川的心结看上去解开了大半,粘着常久腻腻歪歪地亲,恨不能长在a怀里似的。常久瞧他这样心里开心,便更加纵容兰小川胡闹,洗完澡还背着oga下楼,兰小川晃着两条光溜溜的腿望窗外的花园,看了j眼就从常久背上蹦下来:“久哥,我去浇花。”

    “小心点。”常久把外套披在兰小川肩头有些担忧。

    兰小川踮起脚尖主动亲了亲a的唇,然后红着脸跑开了。常久无奈地摇头,摸着嘴角意犹未尽地坐在沙发上看报,过了刻常衡回来了,一进来就咋咋呼呼地叫起来:“久哥,我要结婚了”

    常久瞥了他一眼不甚在意地点了点头。

    常衡兴致bb地说了半天也有些不好意思,坐在沙发上瞄常久的脖子:“哟,嫂子终于肯咬你了”

    常久闻言把报纸砸在了常衡脸上,笑骂道:“美得你早结婚早搬出去,别在我面前碍眼。”

    “久哥,我还等着喝你和嫂子的喜酒呢。”常衡笑着躲,“嫂子呢”

    常久拿手指了指窗户:“跑出去浇花了。”

    兰小川似有所感,抬头羞涩地笑了笑,眼睛黏在常久身上,怎么都移不开,捏着水壶的手微微发起抖,花没浇到,倒把自己的衣f浇s了。

    “真是的”常久忍不住无奈地摇头,兰小川顿时羞得拿水壶遮着脸蹲到窗台下面去了。

    “让你成天吓嫂子。”常衡幸灾乐祸地拍起手,“这下可好,嫂子都不乐意给你看了。”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常久好笑地瞪了他一眼。

    常衡闹了会儿正经起来:“久哥,家里有问题。”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常久揉着眉心靠在沙发上叹了口气,“一个个儿都说把你嫂子赶走是为了我好,那些报纸上的东西还指不定是谁透露出去的呢”

    “我回国时就觉得奇怪”常衡也蹙眉沉思,“那些人想在船上把我解决掉,可我乘哪条船的消息到底是怎么透露出去的”

    常久闭着眼睛半晌没说话,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冷了j分:“家里不太g净。”

    “从谁开始修理”常衡听了这话一下子兴奋起来。

    常久哭笑不得地把他按坐回去:“就你这样,还有oga喜欢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