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20章
    ”

    兰小川眼角滑下j行泪,把相按在x口又小心翼翼地吻了一下:“左边是你,右边是我,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他说完哭得近乎崩溃,热c逐渐蚕食他的神智,兰小川开始疯狂地渴求常久的信息素,恨不能一头扎进a滚烫的怀抱。

    这时货箱忽然被人重重砸在地上,继而盖子打开了,刺眼的y光照得兰小川眼前满是晃动的光斑,有人拎着他的衣领将他粗暴地拖到地上,再不轻不重地踹了一脚。

    “被标记过的oga,卖不出什么好价钱。”

    “这可是常久的oga。”

    “呵,常久标记了个瘦马”

    “多给些钱我就把他卖给你。”

    兰小川缩成一小团,神经质地握着吊坠自言自语:“久哥在这儿呢,久哥不会不要我的。”

    “y下重了”

    兰小川的小腹被人狠狠踹了一脚,他疼得满头冷汗,攥着吊坠的手却不肯松。

    “什么玩意儿”人贩子蹲在兰小川身旁眼冒精光,“嘿,还是金链子栓着的宝贝”

    “我的我的久哥”兰小川吓得立刻把藏着吊坠的手背到身后。

    可人贩子又踹了他一脚,继而踩着兰小川的手腕用力碾。兰小川痛得眼前飘起白se的雪子,他手上有尚未痊愈的划伤,此刻伤疤迸裂,鲜血顺着指尖淌了满地,把吊坠都染红了。

    “我还就不信了。”人贩子踩了半晌,忽而飞起一脚踢在兰小川的手背上。

    “久哥”兰小川惨叫着松了手,吊坠滴溜溜滚出去老远,磕在一块石头上裂成了两半,里面的合照飘飘悠悠落在血泊里,还不等兰小川去捡,人贩子就踩了上去。

    “我当是什么宝贝”

    “久哥”兰小川疯了似的扑过去,扒着人贩子的k腿哭喊,“我求求你,把我的久哥还给我”

    人贩子闻言拎着他的衣领冷笑:“常久过了今日你就算跪在常久面前,他也嫌你脏。”

    兰小川疯疯癫癫地摇头,拼了命地伸手去拽人贩子的k腿,最后还是被踢倒在血泊里浑身发抖。

    常家人给他灌下的yy效极强,兰小川s得一塌糊涂,也没力气挣扎,只咬牙往吊坠的方向爬,人贩子知道他逃不掉也不拦着,当笑话看一般坐在货箱上chou烟。

    兰小川爬得艰难,膝盖磨破了在地上拖出两道血痕,可他还是拼命地往前挪动,看着浸血的吊坠哭得伤心yu绝,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要碰着项链时,人贩子踱过来当着兰小川的面把吊坠踩碎了。

    金属碎裂的清脆声响让兰小川的心彻底碎了,他跪在地上捂着脑袋绝望地哭嚎:“久哥我的久哥”

    “我都说了,过了今晚”人贩子的话伴随着沉闷的枪声戛然而止,滚烫的鲜血溅在兰小川的面颊上,可他满心满眼只剩碎成j瓣的吊坠。

    “久哥”兰小川崩溃地爬过去,用鲜血淋漓的手指捧起吊坠的残骸嚎啕大哭,继而执拗地拼锋利的碎,再把被血糊得不成样子的相塞进去,这才茫然地笑起来,“咱们还是在一起。”

    常久终于冲到兰小川身旁,扔了手枪把人贩子踹到一边,颤抖着搂住伤痕累累的兰小川:“小川小川别怕,我来了。”

    “久哥”兰小川傻傻地仰起头,献宝似的给a看自己拼好的吊坠,“你看,我没把它弄坏,还是好好的呢。”

    “小川”常久心疼得不知说什么才好,把人打横抱起又见了他血r模糊的膝盖,顿时难过得连气都喘不上来,“是我不好小川,都是我的错,我该陪着你的。”

    兰小川靠在常久怀里怔怔地笑:“久哥你胡说什么呢我这种人哪里配得上你。”

    “兰小川”常久心里猛地一惊,低头胡乱吻他沾满鲜血的唇,“你别吓我,咱们这就回家好不好”

    “别,久哥你送我回去吧。”兰小川含泪的眸子里一点神采也没有,“我配不上你,你让我喝点抑制剂,咱们断了吧。”

    常久听罢又气又急,恨不能对着人贩子的尸t再开上j枪,可兰小川的情绪不对,身上又满是伤实在耽误不得,只得急匆匆地抱着他上车。

    开车的常衡吓了一跳,放在方向盘上的手都抖了一下:“久哥,嫂子这是怎么了”

    “去医院,快去医院”常久少见的慌乱,“先送你嫂子去医院。”

    常衡二话不说就踩下了油门,风驰电掣地往医院赶。

    兰小川反而安静下来,想通了似的攥着吊坠的碎发呆,鲜血顺着他的指腹滴滴答答流在常久的衣摆上。

    车窗外残y如血,仿佛预示着即将到来的血雨腥风。

    兰小川不仅身上的伤很重,f情期也因为y物轰轰烈烈席卷而来。

    常久蹙眉抱着他撕咬后颈的腺t,兰小川一声不吭地忍着,连泪都未曾落。

    “小川,你理理我。”常久抱着他近乎绝望地恳求,“和我说说话好不好”

    “久哥”兰小川的目光依旧空洞,“你说我没了腺t是不是就能离开你了”

    “小川,小川你看着我。”常久把他放在腿上,心急如焚地哄,“你是我的oga,我不会离开你的。”

    兰小川平淡地“哦”了一声,看常久的目光格外陌生。

    常久忍不住沉声唤道:“兰小川”

    兰小川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冷水清醒了,望着常久的眼睛逐渐氤氲起雾气,大滴大滴的泪落下,然后哭着扑进常久的怀抱:“久哥吊坠坏了”

    “坏了不要紧,以后咱们再去拍。”常久搂着兰小川嗓音沙哑,“只要你没事儿就好。”

    “久哥,”兰小川哭着摇头,“我是不是错了我不该和你在一起,我配不上你”

    “胡说是我喜欢你,是我b着你和我在一起的,你要怪就怪我。”常久揉着他血迹斑斑的后颈低语,“小川,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是我没保护好你。”

    兰小川闻言哭哭啼啼地凑过去吻常久,刚一接触还带着短暂分别的眷恋,继而飞快地被情yu点燃,他捧着常久的脸吻得嘴角不断漏出粘稠的呻y,f情期的热c仿佛在这一瞬间炸裂了,甜腻的信息素弥漫着狭窄的车厢里。

    常衡苦笑着回头扫了一眼:“久哥,你快想想法子,要不然我回家得挨训呢。”

    常久急得满头大汗,按着兰小川的后颈用力咬下去,试图平息兰小川身t里滚烫的yu望。

    “久哥”兰小川趴在常久膝头默默垂泪,“我是不是很没用,老是给你添麻烦。”

    “被下y这哪能怪你”常久t走他腺t边腥甜的血y,焦急地问,“好些没”

    兰小川腿根濡s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