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18章
    nba胆子太小。”

    “久哥,在外面别这么叫我,”兰小川忽而一惊,“他们该笑话你的。”

    照相馆的人却毫不吃惊地应了,“嫂子”叫得一个比一个顺口。

    “久哥,你和嫂子拍j张稍微正式点的呗”

    “好。”常久笑着点头,继而吩咐道,“你们先出去等着,我和你们嫂子说j句话。”

    兰小川不知为何发起抖,等人走光以后竟吓得窜起来躲到了墙角。常久脸上的笑意消散了,走过去沉声说:“你是我的oga,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一定是。”

    兰小川听得满面通红,又恐惧又感动,后背贴在墙上,整个人都想往地上滑。

    “所以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oga。”常久捏着兰小川的下巴b他与自己对视,“兰小川,你明白了吗”

    “久哥”兰小川嗫嚅着低下头。

    “小川,出身这事儿改变不了你我都明白。”常久放软了声音哄他,“就跟我ai你这件事改变不了一样。”

    兰小川默默垂了j滴泪,主动握住常久的手十指相扣。常久便知道兰小川这是鼓起勇气的意思,虽舍不得他难过,但更不希望兰小川一辈子都被瘦马这个身份折磨,于是常久牵着他走出房间,去拍正式的相。

    说是正式,也不过是常久坐在椅子上,兰小川站在他身后扶着a的肩膀而已。

    “久哥,我在报纸上见过。”兰小川趁着相机还没调整好之前与常久说悄悄话,“上次有人结婚,就拍的这个登报。”

    “我们也登报好不好”常久回头拉着兰小川的手指头轻笑。

    兰小川自然是不愿意的,说来说去至多同意登带姓名的字。常久也不b他,温温柔柔地笑着,握住兰小川放在自己肩头的手,转头去看照相机。

    他们拍拍停停耗了大半个早晨,最后兰小川都拍倦了,鼓着腮帮子和常久撒娇:“久哥,我站不动了。”

    “不拍了不拍了”常久闻言立刻抱着兰小川下楼。

    兰小川趴在常久怀里偷笑。他拍了这么些张照好不容易胆子大了些,东张西望地打量楼梯两侧洗出来的相,大部分拍的是时下里最卖座的影星,还有一部分是舞厅里妖娆的舞nv。

    兰小川的目光最终却黏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久哥,那是什么”

    常久停下脚步,顺着兰小川的视线望去,继而了然地勾起嘴角:“想要吗”

    “想我想把久哥戴在身上。”兰小川搂着常久的脖子喃喃自语,“那样久哥就再也不会离开我了。”

    兰小川看中的不过是个制作粗糙的相吊坠,指甲盖大小的心形盒子被细细的金项链穿着,看着好看,实际上也只有年轻人图新鲜ai戴着玩。

    兰小川年纪小,顿时移不开视线,眼巴巴地攥着吊坠舍不得走。

    常久搂着他的腰开玩笑:“我人在这里你不看,反而去看连照都没放的吊坠”

    兰小川这才转身吻常久的唇:“久哥也戴我的照好不好”

    这本是年轻人感兴趣的玩意,常久戴实在可笑,可只要兰小川开心,常久什么都愿意,便笑着应允了,继而拉着人欢欢喜喜地去门口等照。

    先前聚在一起的年轻人已经走了,照相馆的人说那是附近学校的学生,今年夏天就毕了业,刚刚是临别前来拍照留念。

    兰小川听了不免羡慕,好在他有了常久,心里便只惦记着吊坠,时不时踮起脚尖往暗室里瞄。

    常久看着他的小动作暗自好笑,故意揽着兰小川的腰动手动脚,还解开了他领口的盘扣摸白n的脖颈:“戴这儿”

    兰小川高高兴兴地“嗯”了一声,眼里似乎都冒了光:“我可以天天看见久哥了。”

    “看那玩意儿g什么”常久抱着兰小川含笑道,“我天天陪着你。”

    兰小川听得面红耳赤,使劲儿往暗室里瞄,盼着相能快些洗出来。

    “小川,咱们洗张大的照挂在卧室里好不好”常久喜欢兰小川害羞的模样,变着法逗他。

    “羞死了”兰小川自然不答应。

    常久憋着笑又道:“那就挂客厅,一进门就能看见。”

    “别”兰小川吓坏了,“常衡还住在家里呢,看了叫人笑话。”

    常久吻着兰小川的耳根辩驳:“他巴不得早些吃我们的喜酒。”

    兰小川觉得常久的话越说越让人臊得慌,便气鼓鼓地抬腿去踩a的脚尖,踩着了忍不住胆怯地问:“疼吗”

    常久把人打横抱起转了个圈:“就你那点力气,怎么可能会疼”

    兰小川搂着常久的脖子松了口气,继而慌慌张张地捶a的肩:“放我下来。”

    常久恋恋不舍地把人放在地上,刚巧暗室的门打开了,照相馆的小厮累得满头大汗,夹着j张刚洗出来的相往外跑:“久哥,您和嫂子选选,哪张放吊坠里”

    兰小川眼睛一下子亮了,若不是顾及常久,他怕是会扑过去。

    “去吧。”常久看在眼里,拍了拍兰小川的肩,“你帮我挑。”

    “久哥”兰小川害怕地缩回步子,拉着常久的衣袖委屈地退回来,“你不陪我”

    常久连忙反握住他的手:“陪,咱们一起挑。”

    兰小川这才满意,和常久一起看刚洗出来的照。从一开始不自然的微笑到后来亲密的拥抱,每一张兰小川都看得仔细万分,常久瞧了j眼,注意力就转移到了oga身上,揽着兰小川的肩注视着他含笑的侧脸。

    兰小川用指腹蹭蹭相上常久的笑脸,又拿指尖戳自己含泪的眼角,选来选去也拿不定主意,张张都喜欢,张张都想随身带着。

    “喜欢就都做成吊坠。”常久凑过去咬他的耳朵。

    兰小川闷闷地笑:“全戴脖子上得重死我。”他说完终于下定决心,指着那张他与常久额头相抵的相道,“久哥,我喜欢这张。”

    “成,那客厅里也挂这张。”常久招手唤来小厮,吩咐人去做项链,然后被兰小川气恼地咬住了下唇。

    “都说了别挂”兰小川捂着通红的耳朵撒娇,“久哥就想着怎么欺负我。”

    “不挂这张挂哪张”常久被他咬得满心柔软,“小川,你和我闹脾气的时候特别有意思。”

    “久哥,你真是”兰小川绞尽脑汁最后还是悄声嘀咕,“变了。”

    “不是变了,是标记你以后我胆子更大了。”常久俯身用脸颊蹭兰小川的颈窝,“以前怕把你吓跑,忍着不欺负你,现在你是我的了,我还怕什么”

    “你久哥还是像以前那样待我吧,那时候你可温柔了。”兰小川抱着常久的脖子轻哼,“哪像现在啊,成天变着法子欺负我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