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10章
    腰掉眼泪。

    常久闻言哭笑不得地捏他的后颈:“头一回知道你还乐意我强迫你”常久说完板起脸去脱兰小川的旗袍,“不许哭了,我要欺负你了。”

    兰小川乖乖地抬起胳膊,被常久剥得全身就剩腿根还绑着黑se的线圈。

    常久还是装作凶巴巴的模样去摸兰小川的腿根,摸了满手黏糊糊的ty以后再用指尖去戳s软的x口。

    “久哥”兰小川搂着常久的脖子往地上滑。

    常久难得没扶他,就拿手指来回捣弄,愣是把兰小川捣s了才罢休,搂着他躺回去逗弄:“你喜欢这样啊”

    兰小川迷迷糊糊地t常久的颈窝,腰腹后的梨花纹路沾了薄薄的汗,看着像清晨滴着露水般诱人。

    “得了,没到f情期我就标记你,你还不疼死”常久拍了拍兰小川的,“你哭起来太招我疼。”

    兰小川听罢y生生挤出j滴泪:“久哥别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常久替他擦泪,自然点头应允:“不生你的气。”

    兰小川趴在常久身上抿唇想了会儿,觉得这话还是不能信,就起身去拽自己被常久脱下的旗袍:“久哥,今晚我要回去住。”

    “别瞎说,你哪儿离得开我。”常久攥着他的tr揉捏。

    “久哥,你让我回去呗”兰小川吻着常久的嘴唇撒娇,“把你外套给我,一晚上能熬过去的。”

    常久抬手拽住兰小川旗袍的另一段,挑眉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兰小川松开手,耷拉着脑袋没反驳,就是落了一滴泪在常久手背上。常久顿时舍不得再欺负他,把人搂在身前答应了:“成,我把衣f给你,晚上难受了就抱着。”

    兰小川破涕为笑,穿上旗袍以后解开了常久的腰带,握着a狰狞的x器喘x,继而拎着裙摆小心翼翼地拿x口蹭滚烫的柱身。

    他们身下的美人榻随着兰小川的动作轻声呻y,连带着榻上挂着的j条薄纱也随风摇晃,兰小川的脸微微泛红,腰摆动的幅度很小,可x口溢出的汁水很多,他眯起眼睛抓着常久的手往x口按,继而哑着嗓子笑起来:“就差一点儿了,久哥你来吧。”

    常久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暗红se的旗袍勾勒出兰小川纤细的腰身,惹得a都不敢用力去摸,生怕伤着oga,于是常久小心翼翼地伸手揉捏兰小川的x口,看着兰小川的眼睛被泪水打s,然后仰起白皙的脖子发抖,空气里的梨花香便越来越浓。

    “久哥”最后兰小川的腰猛地一弹,继而瘫软在了美人榻上,眼角红的分外勾人。

    “这可怎么办”常久chou了沾满ty的手搂着他打趣,“每次都是你舒f,我可忍得难受得厉害。”

    兰不出话,靠在常久x口听a微微加速的心跳,颤抖着拿手指尖戳常久的心口。

    “嗯”常久低头吻他的额头。

    “久哥”兰小川喃喃自语,“你怎么就看上我了”

    “喜欢你。”常久回答得痛快,用自己的外套把兰小川裹起来,“这样舒f点没有”

    兰小川的手臂从衣f里滑出来搂常久的脖子,轻声嘀咕:“你就在我旁边,要衣f做什么”

    “怕你晚上难受。”

    兰小川不答话,目光追随着地上飘摇的光斑晃来晃去,许久以后他忽然意识到那是窗边的树时不时落下的枯h叶,搅碎了满窗的安宁光景。

    兰小川忽然自暴自弃地想,g脆勾着常久的yu望让他把自己标记了算了。毕竟长痛不如短痛,然而纵使身t如此,感情可就难说了。

    兰小川知道常久一直忍着的原因,就是怕没到f情期的成结弄伤自己,可是兰小川并不在意疼与不疼,说白了只要常久肯标记他,哪怕是强迫,兰小川也心甘情愿,奈何常久偏偏顺着他的心意,纵容他一次又一次拒绝。

    兰小川把常久的衣f掀开,吻a滚烫的x膛,动作带着点绝望,反正抑制剂的效果早已微乎其微,只要常久愿意,兰小川今晚就逃不掉被标记的命。

    可常久对兰小川的耐心是永远用不完的,a由着他胡乱亲吻,只当兰小川情绪不稳定,温柔地揉捏他沾着斑斑点点血迹的后颈,时不时轻笑j声。

    “小川,今儿的日子有些特别。”常久忽然坐起身抱兰小川软绵绵的身子,“被你闹得差点忘了。”

    兰小川捏着旗袍的下摆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有喜事恭喜久哥。”

    常久哭笑不得地抱着他亲:“不是我。”

    兰小川闻言怔住了,手指抵着a的掌心滑动:“那是谁”

    常久却偏不说,吊他胃口似的把人搂出戏楼,只感慨:“本来想带你开心开心,没想到倒把你惹哭了。”

    兰小川抱着常久的脖子一声不吭,直到被放进车里才低声道:“久哥,晚上晚上要送我回去。”

    常久撑着车门不甚高兴地应了,带着兰小川回了家,却不往客厅走,反而拉着他去花园里的y伞下坐着歇息。伞下有两张躺椅和一张小餐桌,餐桌上摆着个被罩住的圆盘,常久不说兰小川就不敢碰,乖乖地趴在ax口晒太y。

    常久左等右等不见兰小川开口,终于忍不住把罩子一掀:“生日快乐。”

    兰小川猛地惊住,捂着嘴“啊”地叫起来。

    “我知道你从不过生日,”常久搂着兰小川的腰温温柔柔地t他的嘴角,“所以就去问了当初卖你的阿妈,赶巧了竟然是今天。”

    兰小川盯着桌上的n油蛋糕鼻子发酸,闷声闷气地抱怨:“阿妈说的话你也信,她那是逗你呢”

    “不是今天”常久看上去并不意外,“那就当我给你补过去年的生日。”

    兰小川眼角发红,含泪嗔怪道:“哪有这种补过的道理。”

    “怎么没有”常久拿鼻尖蹭他眼尾的泪。

    兰小川心知常久是哄自己开心,心酸得跟什么似的,拿指甲抠常久的手腕又扑过去亲a的嘴唇,他的内k在戏楼里就脱了,现在光溜溜地贴在常久胯间,隔着层布料两人都情动得呼吸急促。

    “不许个愿”常久含着兰小川的喉结吮吸。

    “久久哥”兰小川的脚尖不断滑过地上枯h的c叶,“你知道我许了什么愿吗”

    常久闻言抬头吻住他的唇:“别说,说了就不灵了。”

    可兰小川固执地推开常久,解开领口最上头的纽扣喘x:“没事儿,反正也不会成真,说给久哥听听也好。”他歪头盯着蛋糕勾起嘴角,“我啊想下辈子当只猫,趴在久哥膝头晒晒太y。”

    常久乍一听这话心里头只是一紧,继而心脏仿佛被针狠狠地戳穿,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