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7章
    颗小虎牙摩挲着a的脖子,连咬下去的力气都没有。

    “小川,我们成结好不好”常久把兰小川放在床上,刚松开手他就扑上来,黏在常久怀里胡乱磨蹭。

    “我要等不及了。”常久捏着他的后颈揉捏,语气里满是滚烫的情yu,“你快点f情好不好”

    兰小川惊醒了一瞬:“疼我怕疼”

    常久寻着他的唇吻过去:“忍忍就好了。”

    “疼”兰小川吓得瑟瑟发抖,“久哥,你答应等我等我f情期的”

    常久猛地按住兰小川的肩,俯身凑近他的脸,隔着朦胧的月光望进那双清澈的眸子。窗帘在晚风中轻轻晃动,风搅碎了清甜的梨花香,兰小川的眼神渐渐涣散,搭在常久肩头的手猝然跌落在床榻上。

    “小川,我”常久有些口g舌燥,被a信息素支配的兰小川有种颓然的美感,纤细的腰肢在被汗水打s的衬衫下隐约显现出大半诱人的弧度,“我忍不了多久了。”

    兰小川无意识地呻y,双腿曲起,露出了腿间微红s润的x口,透明粘稠的ty从x道深处淌了出来。常久顿时被蛊h,伸手温柔地摸了摸,继而将手指猛地cha进了s热紧致的x道。

    兰小川在床上痛苦地仰起了苍白的脖颈,手胡乱拉扯着身前的衣衫,愣是拽开了j粒纽扣,粉n的ru粒覆着一层淡淡的水光。常久俯身凑过去亲吻,兰小川是个还没经历过f情期的oga,rur隆起的弧度很小,常久含着逐渐肿胀的圆粒吮吸,按压x口的手掌很快就被兰小川的ty打s。

    除了姗姗来迟的f情期,兰小川的身t早已适合成结。

    常久起身坐在兰小川身旁扶额叹息,听到身边被褥窸窸窣窣的响,伸手一捞就把朝自己爬的兰小川搂进了怀里。

    “久哥”兰小川抱着常久的腰呢喃,“抱我。”

    “这不是抱着你呢吗”常久揉了揉他的脑袋。

    兰小川含糊地“嗯”了一声,借着月光低头看常久肿胀的胯间,也不觉得害羞,就是腿间越来越c,最后水意一直漫延到常久身上。

    “小川,我非要成结你会不会怪我”常久把他圈在腿间时不时亲一口。

    兰小川眼里的泪映着月光,常久有些看不清他的神情,可兰小川的嘴角勾了起来:“不会。”话音刚落,满眼的泪就跌碎在了脸颊上。

    常久见状,按着他的腿根的手带上了一点狠劲儿。

    “真不会”常久挺腰把灼热的yu根cha进兰小川的腿间。

    “不会”兰小川被烫得一个激灵,泪水啪嗒啪嗒滴在常久肩头。

    常久的指尖抖了一下,托着兰小川的胳膊把人牢牢反抱在怀里,粗暴地咬他伤痕累累的后颈。

    兰小川抖得像筛子,半垂着头盯着窗台上银se的月光出神。常久咬得很重,比白日里任何一次都用力,而且咬完并不松口,扶着兰小川的腰不断顶弄他s漉漉的x口,却并未真的cha进去。

    “久哥。”兰小川自然感动,伸手拽住一角被褥,“你你看今天月亮真圆”

    常久把他压在被清晖洒满的被子上顶弄,滚烫的x器每每滑过x口常久的呼吸都粗重j分,最后还是耐不住挤进去了一点,柔软s滑的xr立刻咬住了yu根的顶端,温热的汁水淅淅沥沥涌了出来。

    兰小川缓缓回头,趴在床上对着常久虚弱地笑,然后抬起手像掬起一捧月光。常久咬牙chou身,惩罚x地把兰小川狠狠压在身下cha弄了j下腿根,继而与他耳语:“以后补给我。”

    “成”兰小川被顶得身子在床上来回耸动,“久哥久哥想要什么我都给”

    常久的吻顺着他的后颈温柔地跌落在脊背,唇齿摩挲着微凉的肤,终点自然是兰小川腰腹间的梨花。

    “唉,我我也没什么能给久哥的”兰小川却忽然坐起身,y是转过来仰躺着勾常久的脖子。

    “我就要你。”常久沉腰把狰狞的x器埋进兰小川腿根,“我只要你。”

    兰小川轻轻“啊”了一声:“我我早就是久哥的人了”

    常久吻他,停下一瞬又狠狠纠缠,兰小川像是随波逐流的羽ao,常久亲哪儿他就飘到哪儿,一条腿搭在床边,一条腿勉强盘在常久腰间,床单被ty洇出斑斑点点的水痕,兰小川情动得厉害,主动坐在常久腿间用s软的小x磨蹭滚烫的柱身。

    “小川,你这样我怎么忍得住”常久气息不稳,把兰小川抱在怀里仰头亲他的喉结。

    “久哥久哥最疼我”兰小川笑着躲,跪坐着用不断溢出ty的x口蹭常久的yu根。

    常久苦笑着捏着他的下巴:“你就知道我舍不得。”

    兰小川的下巴轻轻点了一下,搂着常久的脖子和他一同倒在床上。常久吻着他柔软的唇,下身胡乱冲撞,信息素如奔腾而来的海l,将兰小川彻底吞噬,霸道地顺着他赤l的肤盘旋而上,再疯狂地涌进他的身t。

    “小川”常久着迷地抚摸兰小川的脊背,oga身上沾满了他的气息。

    兰小川动了动手指,指头紧紧勾住了常久的小拇指。常久便又去亲他,边亲边疯狂地在兰小川腿根间choucha,继而把浓稠的白浊全s在了红肿的x口边。

    “久久哥”兰小川慌乱地曲起双腿,粘稠的精水顺着他翕动的x口流进了x道深处,更多的滑落下腿根,全蹭在了被褥上。

    “别怕。”常久的嗓音哑得厉害,按着兰小川的双腿替他擦拭,“天快亮了,你再闹就要睡一天了。”

    兰小川忽然想起被临时标记后得早些喝下抑制剂,要不然f情期就会来,他连忙搂着常久的腰装睡,x口和腿根火辣辣的疼,a的指尖还是滚烫的,兰小川不由自主想若是真的成结该有多疼,一想身子就发起抖。

    “小川,你怕我”常久把兰小川搂在怀里叹了口气。

    兰小川睁开眼睛望着常久近在咫尺的脸摇头:“不怕。”

    常久盯着兰小川的眼睛看了刻,然后揉着他的后颈哄他睡觉。

    兰小川在a身边安心极了,很快就睡得迷迷糊糊,贴在常久怀里呓语:“久哥。”

    常久搂着他憋闷得厉害,重又肿胀起来的x器cha在兰小川腿根,被粘稠的ty染得油光水滑,他的手指在兰小川的x口踌躇不前,咬牙想要狠狠cha进去的时候,兰起梦话:“还是久哥久哥最疼我”

    常久顿时泄了气,手掌握成拳轻轻锤了一下被褥,继而揽着兰小川的腰和他一同睡了。

    第二日兰小川醒的早,黏在常久怀里不肯起床,a温和的时候信息素也是暖洋洋的,像是正午以前的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