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其他小说 > 情欲公寓 > 章节目录 【情欲公寓】4——回家的诱惑
    作者:阿丝拉

    字数:4938

    20190317

    看来应该是这类型的色文不受欢迎,想想还是收尾了吧,本来还有挺多想法

    构思的,可惜了。

    ********************************

    自从在徐颖那儿得知自己被索菲盯上之后,我有点惶惶不可终日的意思,毕

    竟失去现在这份工作对我是毁灭性的打击,过惯了纸醉金迷、酒池肉林的生活,

    想回到过去是不可能的。

    有人会问,难道h市就没有其他好的公司吗?

    答案当然是有,但问题是,我如果因为乱搞男女关系而被辞退,人事档案就

    留下了污点,加上如今已名声鹊起的索菲在行业内的影响力,我很难在h市再混

    下去。

    "奶奶的,我到底哪里得罪索菲了?"

    思来想去,我终归不认为索菲会无缘无故盯上我,肯定是我不经意间的行为

    或者因某件事招惹到了索菲。

    总之,接下来的星期四星期五,我在公司都小心翼翼的,别说调戏了,连话

    都不敢和女同事多说两句,搞得其中几个喜欢和我打情骂俏玩玩暧昧但仅此而已

    的风骚女同事一阵奇怪,觉得我是不是哪里出了毛病。

    "出你妹的毛病,你们以为我想的吗?"我心里是既憋屈又恼怒,因为此事,

    我连周妍都顾不上了,真是日了狗。

    如此一来,自从上周末我和周妍就再没见过面了,虽然同住在晴雨公寓,但

    我没找她,她也没来找我,下班回家的时候也没能撞见,不知道这小淫娃会不会

    另觅良屌去了,至于苏敏我倒是不担心,要知道苏敏平时也是很忙碌的,不可能

    每天都想着求肏打炮。

    所幸这两天索菲并没有来找我麻烦,不知道这是不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徐颖那边也没反馈回有价值的消息我倒是希望那晚徐颖是开玩笑吓唬我的,

    但我通过另外的途径证实了索菲确实在私底下打听我的事。

    让我奇怪的是,索菲是从本周一才对我产生"兴趣"的,这意味着我应该是

    上周末得罪了她,可问题是我上周末都在家里操女人啊……

    "难道是上个星期五下班的时候忍不住在电梯里放了个屁的缺德事被她知道

    了?"

    这两天我可以说是毫无工作状态,好不容易才终于熬到星期五下班,离开公

    司后,我一直紧绷的神经总算松弛下来,正好跟老妈约好了要回趟老家,趁此机

    会散散心吧。

    于是我没有回晴雨公寓,下班后就直接驱车上了高速,我老家所在的x市其

    实离h市不算远,不堵车的话五个小时左右就能回到家了,所以在外逍遥快活了

    大半年没回去,母亲大人是有理由发飙的,我都能想象得到自己回老家后会如何

    被埋怨了。

    结果不出意料,回到家刚进门,就被抱着手臂坐在沙发上守候的母亲谢雅阴

    阳怪气地讽了一句:"你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了吗?"

    我本来有点心虚,但看到饭桌上放着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时,我就知道老妈

    只是摆个脸谱罢了,因此赶紧来到沙发旁给母亲大人捶背揉肩,一脸讨好地说道:

    "别这么说嘛,妈,今天我不是一下班就赶回来了吗?其实您不用等我的,这都

    快零点了,您还怕儿子我不记得吗?"

    "你要是敢忘记,看我不削你?我最近两天有点失眠,睡不着就等

    等你了,开了几小时车,肯定饿了吧,宵夜我给你煮好了,快趁热吃。"谢雅白

    了我一眼,就催促我去吃面了。

    "好嘞!"我心里一阵暖意,老妈嘴上说睡不着,可真正原因我还能不知晓?

    这一刻,我压在心底的烦恼仿佛一扫而空,感觉被炒鱿鱼也无所谓了,大不

    了回x市随便找份工作,好好陪伴孤独的老妈。

    现在也该介绍介绍我家的情况了,我之所以随母姓,是因为我生在一个单亲

    家庭,不是我没有父亲,而是那厮不配做我的父亲。

    那些陈年往事说起来也不复杂,那家伙和老妈本是大学同学,凭借家里有钱

    有势把我妈追到手,可因为没做好安全措施,我妈她在大二的时候意外怀上了我,

    伟大的母亲并不想打掉胎儿,结果那混蛋就无情地抛弃了我妈,简直人渣透顶。

    要知道,我出生的时候我妈还不到21岁,虽然她不曾提起,但我能够想象

    当时未婚先孕的母亲在面对周围冷嘲热讽的同时还要一边读书一边养育我所面临

    的艰辛和困苦。

    幸好我的外公外婆在母亲最困难的时期给予了大力支持,母亲最终顺利地大

    学毕业,后来当了一名服装设计师,成为时尚界的一位弄潮儿,从此生活有了保

    障,我才得以健康快乐地长大成人。

    "唔,明儿我得去看看外公外婆,他们老家人也应该想我了。"

    不得不说,亲人和家庭是男人最可靠的避风港,才回家不久,我就觉得我的

    "生命条"快回满了先声明,那个抛弃我母亲的混蛋可不是我亲人,别混为

    一谈了。

    "哼,别让我知道那家伙姓啥名啥,住在哪里,否则……我操他全家!"

    我一边吃面一边恶狠狠地想着,谢雅看见不由责怪一句:"你小子吃个面表

    情都阴晴不定的,在想些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工作上的事情。"我对老妈咧嘴一笑,就风卷残云似的地把

    面吃完了,这从小吃到大的鸡蛋面依然是熟悉的味道,棒极了!

    听我说起工作,谢雅就如同天下母亲一般开始说教起来,我也没有不耐烦,

    一边静静地听着,一边看着老妈已经留下岁月痕迹却依然姣好的脸庞。

    不骗你,我妈乃是一位万里挑一的大美人,那个始乱终弃的混蛋应该也不差,

    所以我才生得这么英俊潇洒,但我不会感激那个人渣的,只会为身为谢雅的儿子

    感到自豪。

    时光从来不等人,当年的大美女如今不再年轻,已经四十有六了,可由于还

    算养尊处优的生活状态以及作为时尚达人懂得保养打扮的关系,让母亲谢雅看起

    来要年轻好几岁,身材也是丰满妖娆,曲线毕露,加上熟美优雅的气质,秒杀同

    龄人是轻而易举,平心而论,也就比大妖精苏敏差一丁点。

    当然了,在儿子心里,母亲肯定是天下间最漂亮美丽动人的女人。

    不知不觉,我看母亲看得有些入迷了,在自己家里,老妈自然穿得十分随便,

    里面是一条紫色的薄纱睡裙,可能到夜里感觉有点凉,所以外面加了一件白色外

    套,上半身包裹得严实,但下身丰腴白皙的双腿却暴露在空气中,无声透露着诱

    人的气息。

    谢雅很快注意到了这一点,秀美的脸庞浮起一丝红霞,表情有点不自然地嗔

    了我一句:"看什么呢,傻小子。"

    老妈那如同小女孩一般的娇羞表情让我看呆了,还真傻傻地回了一句:"看

    漂亮的妈妈你呀。"

    这样暧昧的话语让谢雅的脸变得更红了,视线和我交织了一会儿,忽然起身

    柔声对我说道:"都12点多了,快去洗澡休息吧。",说完就拿起我吃得干干

    净净的碗到厨房洗刷去了。

    "好。"我眼眸眨了眨,便听话地回到我的房间洗浴更衣,洗完澡之后去把

    窗帘都拉上,才熄灯上床歇息,而这张旧床我睡了十多年,哪怕大半年没回来也

    不会陌生,因此几乎秒睡,房里很快响起了鼾声。

    ……不知不觉,夜已经很深了,静谧和幽暗是深夜的主题,人若是长时间呆

    在漆黑的夜里不睡觉,也许都会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如梦似幻。

    忽然之间,我并未上锁的房门被人推开了,那不速之客虽放轻了动作,没发

    出太大的声响,但熟睡的我却瞬间醒了过来,身体更是如同定时启动的机器一样

    开始预热、发烫。

    最重要的是,我下身那条沉睡的蛟龙在短短的两秒内完成"软绵绵"到"硬

    邦邦"的转变,当来人爬上我的床,用那温香软玉般柔美的胴体和我全面接触时,

    我整个人都做好了作战准备。

    然而不论是我还是那夜袭的人儿都没有说话,只是默契地交缠在一起,双手

    十指紧扣,唇瓣相印,通过交换唾液来燃点黑夜的激情。

    "唔……嗯唔……嗯哼……"

    炽热的深吻持续了足足三分钟才结束,唇分的那一刻,原本躺着的我立即翻

    身将对方压在身下,蜻蜓点水地又吻了那柔软无比的嘴唇一下,然后轻舔着她的

    脸,慢慢向她左侧的耳朵移动,最后含住那可爱的耳垂舔弄了好一会儿,才轻声

    问道:"想老公我了吗?"

    "想啊。"她扭动着滚烫的肉体,动情地说道。

    "有多想?"我嘿嘿一笑,使坏地问道。

    "讨厌啦……你回来之前,我已经换了两条内裤了,你回来后我身上那条也

    瞬间湿透,怪难受的。"

    "难受就别穿了,真空上阵多好。"

    "是的呀,我现在全身上下就只穿着你最迷恋的丝袜,你感觉到了吗?"

    她刚说完,我就感觉到一双丝滑的长腿儿盘上我的腰,还不停地滑动摩擦,

    那触感简直好到爆炸,令我情不自禁地"嗯啊"了一下,像女人叫春似的。

    "老公,你别只顾着自己舒服啊,老婆想要你那根硬硬的大家伙了,快点,

    快点!"

    我一听这堪比烈性春药的骚浪情话,差点就忍不住射了,还好多年的功力让

    我保住了脸面,赶紧深吸一口气,收腹后再找准位置猛地一挺腰,已经硬得生疼

    的鸡儿终于刺进那濡湿的销魂洞里。

    "嗯啊!好大!"

    她爽得搂住了我的脖子,尽情欢叫起来,我则卖力耕耘,让我身下的人儿得

    到最极致的快感。

    全速抽插了三分钟,她迎来了第一次高潮:"老公,我要泄了!要泄了!快

    ……快吻我!!"

    她喜欢高潮的时候被我亲吻,我哪能不满足她,深情地含住她甜美的唇,直

    到她高潮过去,我才往下移动,双手各抓住一只不知爱抚了多少次的大乳房,轮

    流对着顶端那两粒花生米大小的奶头吸舔起来。

    "呜 怎么又玩我的乳头了?"乳头是她的敏感点之一,每次被吸舔她都会

    觉得又舒服又难受。

    我才不管那么多,高超的舔奶技巧很快又让她兴奋了起来,蜜洞里的春水源

    源不绝地流出,于是我又开始挺动,同时继续玩弄那对傲人的奶子。

    不出预料,五分钟后她又丢了。

    但我依然没有暂停攻势,这回我稍退身位,把她的腿摁成m字型,然后埋头

    到她泥泞成河的仙女洞前,用舌头倾情地舔舐,一双狼爪也不忘在那两条丝袜大

    腿上抚摸。

    "老公……老公……"

    被如此亵玩,她爽得只会叫"老公"了,而这一次,她只坚持了一分多钟,

    随即再次尖叫出来:

    "要死了!我要爽死了!!啊!!!!!!!!!!!"

    让心爱的人儿高潮三连后,我才停止进攻,宠爱地将她抱在怀里。

    "宝贝,喜欢我这么肏你么?"

    "嗯,喜欢到骨子里了。"她发自内心地说道。

    "那……"我突然顿了好一会儿,才试探着问道:"开灯好吗?"

    由于连窗帘都拉上了,房间里是一点光线都没有,即使眼睛适应了黑暗,还

    是看不到对方高潮时是怎样的表情模样,奶子和蜜穴也看不到,只能靠手和嘴去

    感觉,这无疑减少了很多乐趣。

    可惜,我的要求还是跟从前一样,立马被拒绝了:"不要!"

    我听后不禁有些沮丧,十年了,这十年我和她都是用这种方式在做爱,心有

    不甘呐。

    她似乎察觉到我的情绪变化,急忙哄道:"老公,不要不高兴好吗?我们

    ……我……我给你乳交好吗?足交也行。"

    说到后面她都快急哭了,我心里一惊,顿时暗骂自己混蛋,人心不足蛇吞象,

    她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谢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别急别急,我没有不高兴,我不该提那个过分的要求的。"我赶紧安慰她

    道。

    "老公,我……"

    她看不到我的表情,还想说点什么,但被我打断了:"好啦,刚才的话你就

    当我在放屁,不用在意的,来,用你的美丝腿帮我夹夹,老公我还没射呢。"

    "嗯!"

    见我真的没有生气,她才放心下来,连忙让我躺下坐到我身上,然后并起双

    腿夹住我矗立的鸡巴上下套弄,这就是传说中的"腿交"。

    "老婆,你真好,我不该这么久不回家的。"

    "没关系,想要在上市公司站稳脚跟不容易,我能够理解的。"

    她这话说得我相当惭愧,我只好用最大的努力操弄她,让她满足了,而她似

    乎想要补偿我,接下来用香舌舔遍了我全身,连我的菊花都不放过,后来口交足

    交乳交又通通来了一遍,最后还让我射在她的小嘴里,心甘情愿地吞下了我射出

    的精华。

    "老公,我爱你。"

    "我也爱你。"

    最终互诉衷肠后,我就抱着她心满意足地睡过去了。

    ……

    第二天,我睡到太阳高挂才悠悠地醒过来,下意识地转头一看,床边果然是

    空的。

    那是梦吗?

    是也不是,不是也是。

    美美地伸了个懒腰,我才起床洗漱,然后走出房门像往常一样朝楼下厨房喊

    道:"妈,早餐好了没?我肚子饿啦!"

    "早就好了,我做了你爱吃的韭菜饺子,快下来吃吧……真是的,难得回来

    一趟还这么晚起床,昨晚干什么去了?"谢雅从厨房里出来,手上端着一盘刚出

    炉的饺子,顺便飞我一个白眼。

    "没干什么,嘻嘻。"我忍不住笑了笑,结果又招来一顿卫生眼。

    下楼来到餐桌旁,闻到饺子香味的我正想大快朵颐,却被老妈拦住了,只见

    谢雅抽了抽鼻子,就瞪着我问道:"你昨晚是不是没洗澡?"

    "洗了啊……哦,后来没洗。"我不好意思地讪笑道。

    谢雅不知为何俏脸一红,但马上又竖起母亲的威严,勒令我道:"快去洗澡,

    不然不许吃东西!"

    "这……好吧。"我不敢忤逆老妈,立刻滚回房间洗澡了。

    五分钟后,我才一身清爽地回到餐桌前,一边吃饺子一边拉家常,就跟寻常

    的母子一样。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是谢雅的,谢雅看了来电提示后脸色微微一变,

    犹豫地看了我一眼,最后还是当着我的面接了,可接听没多久,谢雅的表情又猛

    地再变,震惊之余带着一抹悲伤。

    如此奇怪的神情变化让我感到好奇,等老妈挂了电话我才关切问道:"怎么

    了?"

    "小扬,你……你生父去世了。"

    "啥?你说谁去世了?"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你的父亲。"谢雅爱怜地看着我,她感到悲伤不是因为那个男人死了,而

    是因为从这一刻起,她的儿子就真的没有父亲了。

    我又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内心感觉有点古怪,有些感叹,也有些疑问,

    感叹老天终于开了眼,同时疑问那家伙要是有遗产留下来,我和老妈能不能分一

    份?

    抱歉,我真是这么想的,如果问我遗传了他身上的哪些东西,那一定是薄情

    寡义,而且这份无情冷漠全都积累集中在那个混蛋身上。

    要知道,即使对只是有过一夜露水姻缘的女人,没付出感情我至少也付钱了

    对不对?

    可那家伙是怎么对我妈的?让他吔屎去吧!

    看到我的神态变化,谢雅就知道我并未为此事感到伤心,那她就放心了。

    我不在乎那个家伙的死活,但有一件事比较在意:"妈,刚才打电话通知你

    的人是谁啊?这些年你还跟那家伙有联系?"

    "早就没联系了,刚才打电话给我的人是他妹妹,当年我和他妹妹其实处得

    挺好的,所以才没删掉这个电话号码,但我们上一次通话,应该是二十几年前的

    事了。"谢雅摇摇头遗憾地说道。

    "原来如此。"听了老妈的话我心里才舒坦开来,随口又问了一句:"那家

    伙的妹妹叫啥名啊?漂亮不?"

    前面说了,我并不知道那家伙的姓名,因为没必要知道,老妈也没告诉过我,

    想必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如今那家伙都死了,打听一下也无妨,不过我又不想直

    接问,那就先问问他妹叫什么好了,至于后半句话是我作为情场浪子的职业习惯,

    见笑见笑。

    见我问得轻佻,老妈有点不满,用脚踢了我一下:"你小子给我正经点,他

    妹妹漂不漂亮关你什么事?"

    "问问而已嘛,反正我又不会去找她,我可不想跟那家伙的家人扯上一丁点

    关系。"我嬉皮笑脸地说道。

    "哼。"谢雅又瞪了我一眼,才告诉我道:"她叫苏敏,比我还漂亮,这回

    答你满意了吧?"

    "啪"的一声,我刚夹到嘴边的饺子掉到了餐桌上,整个人如同被石化了一

    样,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