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其他小说 > 情欲公寓 > 章节目录 【情欲公寓】2——母女战争
    作者:阿丝拉

    字数:4343

    20190306

    尴尬,无比的尴尬。

    床上的周妍光不溜秋,身上还有激战过后留下的痕迹,哪怕是傻子,都能看

    出她刚刚做了哪种运动,而一柱擎天的我抱着衣衫不整、面如桃花的苏敏冲入房

    间,即使是白痴,也明白我和苏敏想要做些什么。

    妈了个蛋,我怎么就忘了房里还个周妍呢?是最近损失太多精华记忆衰退了

    么?

    其实啊,如果是一般情况,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如今这个时代,都市男女

    对性爱是越来越开放随性,双飞3p之类的大戏已经常上演,但问题在于,周妍

    和苏敏居然是母女!

    这就不属于一般情况了,即便在更开放的国外,母女通吃也是很罕见的(艾

    薇除外啦),更别说,我是在人家母女俩分别都不知情的状况下搞到手的。

    "怎么可能,她们怎么会是母女呢??"

    哪怕事实摆在眼前,我还是不敢相信苏敏和周妍会是母女关系,原因很简单,

    苏敏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个20岁孩子的女人,仅看面容说苏敏三十出头都有人信。

    我也算是阅女无数了,通过上下摸索深入刺探,我根据皱纹、皮肤弹性、蜜

    穴的紧致程度等判断推测,苏敏最多最多也就三十八九,而如果真是这样,苏敏

    难道刚成年就怀孕了?

    对于苏敏,我其实了解得不多,尽管床是上了好几次,但基于彼此的关系,

    我没必要打听苏敏家庭的情况作为一个事了拂衣去的男人,我只会进入对方

    的身体,不会进入对方的生活的。

    另外就是,苏敏和周妍长得一点都不像,性格气质也大相径庭,苏敏高冷强

    势,周妍活泼任性,而且苏敏的颜值身材都比周妍高出一个等级,这让我不论如

    何都联想不到两人会是母女。

    大家讲道理嘛,一般的母女,不应该是女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得更漂亮

    吗?

    "不会是苏敏的老公长得太寒碜吧?"

    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而这个想法诞生后,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苏敏

    三十多还不到四十岁就拥有一栋高级公寓,听说还有不少价值不菲的资产,周妍

    的父亲该不会是哪个背景深厚权势滔天的大佬吧?

    如果是的话,万一那大佬得知我把苏敏和周妍都搞上床,那我岂不是要凉凉!??

    坦白讲,这一刻的我压根就没有母女双飞,坐享齐人之福的痴妄想法,虽然

    我是个控制不住下半身的男人,但风流好色也得分场合啊。

    "怎么办?"一时间,我冷汗直流,鸡儿也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就在我胡思乱想心神不定的时候,同样呆了半天的苏敏终于反应过来,用冷

    得能把我冻成冰棍的语气对我说道:"放我下来。"

    闻声我赶紧把还抱在怀里的苏敏放下,一颗心也沉到了谷底,苏敏这是动怒

    了。

    眼看房间的气氛渐渐从尴尬变成紧张,我却无计可施,被抓奸在场,解释是

    没用的,不过……苏敏的怒气好像不完全是针对我,下意识地,我看向床上的周

    妍。

    定睛一看,我才发现周妍似乎比我还要慌张失措,都有点瑟瑟发抖了。

    "妍妍,你是什么时候跟谢扬好上的?"苏敏质问的话犹如出鞘的利剑,锋

    利无比。

    "昨……昨晚。"周妍小脸惨白,显然很惧怕自己的母亲。

    "昨晚?"苏敏柳眉一挑,房间的温度仿佛又下降几度。

    周妍娇躯一震,立刻像撒豆子似的把昨晚的事全抖了出来,包括我发现她在

    厕所自慰后,是如何要挟引诱她回家的。

    苏敏听后脸色十分难看,回头饱含深意地看了我一眼,而我竟然读懂了其中

    含义:"你就只会用卑劣的手段把女人弄上床吗?"

    我顿时感到一阵羞愧,可回头想想,我这些年交了那么多炮友,就只有对苏

    敏是用了强的,其他都是郎有情妾有意、恋奸情热后才深入交流,包括周妍,这

    骚货昨晚被我要挟后根本没反抗拒绝,很顺从就跟我回家了。

    这能完全怪我咩?

    然而对苏敏我的确是理亏,所以我也没打算为自己辩解,但出乎我意料的是,

    苏敏看了我一眼就不理我了,美脸一沉,对着女儿斥道:"妍妍,我跟你说多少

    次了,不要再乱搞男女关系,你这样做,对得起吕煌吗?"

    我一听,忍不住扬了扬嘴角,吕煌就是周妍的未婚夫吧?吕煌,绿慌,是被

    绿到发慌的意思么?

    "我……我忍不住想爱爱嘛。"周妍小声说道。

    苏敏听后脸更黑了,说话开始不留情面起来:"忍不住?你已经是成年人了,

    难道一点自控的能力都没有?我苏敏怎么就生出你这样淫荡的女儿?"

    被说得如此不堪,周妍也恼羞成怒了,不假思索地回怼道:"你、你有什么

    资格说我!?你还不是跟扬哥哥好上了?还有,当初你傍上我那七十岁的便宜老

    爸,不就是为了继承他庞大的遗产吗!?那时你才十几岁,比我淫荡得多吧?"

    "嗯!???"听到如此猛料,我差点叫出声来,原来苏敏是这样"发家"

    的……等等,听周妍的话,她老爸应该不在了吧?

    虽然不应该,但想明白这一点后,深怕被大佬绑架沉尸大海的我霎时间淡定

    了不少。

    可我淡定了,苏敏却淡定不了,被女儿当着外人的面曝光黑历史,别提表情

    有多精彩了,只见苏敏大步流星地走过去,一巴掌狠狠地掴在周妍脸上,岂料周

    妍也不示弱,反手跟苏敏扭打起来。

    "喂喂喂,吵归吵,别动手啊。"

    见两母女居然掐起架来,我连忙过去把两女分了开来,结果周妍趁机抱住我

    的手臂,对着母亲吼道:"我不管!我就是要跟扬哥哥好!扬哥哥那么厉害的鸡

    巴,为什么只允许你用?就凭你是我妈?"

    卧槽,这粗言浪语连我都听不下去,赶紧瞪了周妍一眼:"你少说两句,你

    想气死你妈么?"

    不是我夸张,苏敏是真的有点怒火攻心,呼吸都不顺畅了,话也说不出来。

    周妍看了眼脸色被气得由红转白的苏敏,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过分了,小声

    嘟哝了一句:"还不是扬哥哥你惹的祸?"

    "草泥马,别把火烧到我身上啊!"我心里那个后悔呀,后悔不该出来当和

    事佬,被周妍这么一提醒,苏敏应该幡然醒悟,我才是引起母女战争的罪魁祸首。

    好在苏敏的注意力还在周妍身上,等稍微缓过来后,才面罩寒霜地对周妍说

    道:"周妍,看来我这个做母亲的已经管不了你了,那好,我以后不会再管你了,

    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不管就不管……哼。"周妍还想顶嘴,但被我睨了一眼,只好闭上嘴巴。

    见状苏敏神情古怪地看了看我,才又对周妍说道:"你先回去,我有话跟谢

    扬说。"

    我听后心里咯噔一声,暗道来了来了,这娘们要秋后算账了,可没想到的是,

    周妍竟像只守护自家地盘的小猫,气鼓鼓地回道:"为什么要我回去,你有什么

    话要跟扬哥哥说,在这里说不行吗?"

    苏敏眉头又皱了起来,看我的眼神愈发古怪,见女儿不听话,只能用命令的

    口吻对我说道:"你跟我来。",说完就往外走。

    "扬哥哥……"周妍一看,不由哀求地看着我,希望我不要听苏敏的。

    我有把柄在苏敏手里,哪敢拒绝啊,只好安抚周妍道:"放心,我很快回来

    的。"

    "哦 "周妍不甘地撇撇嘴,接着冷不丁地来了一句:"扬哥哥,要是我妈

    勾引你的话,你千万别上当,妍妍的后庭还等着扬哥哥你回来菊开二度呢。"

    我听后一阵无语,这周妍也太没脸没皮没心没肺了吧?

    ……

    跟着苏敏出了家门,很快来到苏敏住的801房,一路上走在前面的苏敏没

    有说话,我自然也不吭声,但此刻我已经想开了,大丈夫敢作敢当,有什么好怕

    的,大不了被送到警察局。

    进了苏敏的房间,看到那熟悉的沙发,我不由得想起那个疯狂的夜晚,那时

    自己怎么就色胆包天,把睡着的苏敏给霸王硬上弓了呢?当时明明没有喝酒啊

    ……

    "唔,应该是苏敏长得太祸国殃民。"思考过后,我得出了答案。

    "傻站着做什么?我让你过来,可不是看你发呆的。"这时苏敏已经抱着双

    臂坐到沙发上,并用严肃锐利的目光看着我,这种状态下的苏敏即便不穿衣服任

    我摆布,我恐怕也不敢冒犯。

    "你打算怎么处置我?"我走到沙发前站定,像个待审的犯人一样,装作很

    洒脱地问道。

    "你觉得我会怎么处置你?"苏敏面无表情地反问道。

    都这种时候了,我可不想再被牵着鼻子走,摊开双手无所谓地说道:"你想

    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有话直说好了,我不推卸责任,我确实和你女儿上床了,

    弄上床的手段也称不上光明磊落,但先声明,我真不知道她是你……"

    "声明就不用了,要不是今天这件事,这栋公寓还没外人知道我和妍妍是母

    女关系,我们看起来也不像母女,不是吗?"说到最后,苏敏的表情有些自嘲。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苏敏的话,或者说,我不清楚苏敏心里到底是怎

    么想的。

    苏敏不知为何也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忽然盯着我说道:"刚才妍妍

    说的话都是真的,我17岁的时候就嫁给了我的丈夫,那时他已经70岁,拥有

    几千万的家产……我不否认,嫁给他就是为了钱,而最终我也实现了我的目标,

    七年后他走了,作为遗孀,我继承了他全部的遗产。"

    我依旧没有说话,认真地当一名聆听者,心里却更疑惑了,苏敏跟他说这些,

    目的何在……不会是对我有了感情,想要我负责吧!???

    别开玩笑了,我如此风流倜傥貌比潘安而且才二十五六未来还有大把美好年

    华的这么一个大帅锅,如果苏敏向我表白,我他妈一定来一个空中转体三百六十

    度翻滚滑轨到苏敏身下,抱住苏敏修长丰满的美腿深情地说道:"我愿意!"

    ……好吧,不皮了,女人心海底针,苏敏怎么想的,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我不爱他,他也不爱我,我贪图他的财产,他迷恋我的身体,各取所需,

    仅此而已,你可以说我贪婪虚荣势利下贱,但至少,我为他生了个女儿,而且在

    他死后,我就再没有找过男人,直到那晚……你强上了我。"说到最后,苏敏表

    情有点似笑非笑,不知是何意味。

    "抱歉。"我下意识地道了歉。

    "倒不用说抱歉,毕竟我也从你身上得到了快乐,是你唤醒了我都快忘掉的

    性欲,让我认识到自己还是个女人。"苏敏眼里划过一抹悲哀。

    "喂?"我有点讶异,没想到苏敏居然没有责怪我,那岂不是……

    "所以我对你敞开了双腿,将满足我压抑许久的性欲的任务交给你,虽然我

    很久没有性生活,也快四十了,但我知道我的容貌和身材仍具备吸引力,特别是

    对你这种血气方刚的小年轻。"苏敏笑了笑,略显自豪地说道。

    见苏敏难得开玩笑,气氛变得轻松愉快,我也想展露一下笑容以示友好,可

    我刚扬起嘴角,对面就"风云变色",瞬间冷下脸喝道:"但我没想到,你居然

    把妍妍也弄上了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一听,立马弯腰鞠躬道歉,动作一气呵成。

    可等了一会儿苏敏都没说话,我抬头一看,才发现苏敏竟面带戏谑的笑意,

    毫无两秒前咄咄逼人的可怕气势。

    "我靠!这女人太厉害了,轻易把我玩弄在手掌之中啊。"对自己卑躬屈膝

    感到屈辱的我却不得不对苏敏表示赞叹,我也终于明白周妍的性格为什么会变成

    现在这个样子,从小在如此强势的母亲的"压迫"下长大,一旦逃出魔爪,不放

    浪形骸才怪。

    "但我最想不到的是,妍妍会那么迷恋你,为了你不惜跟我翻脸吵架,你胯

    下那条东西,真有这么大的魔力?"苏敏眯起美眸,视线往下移动。

    我也不知发什么神经,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有没有魔力,你不是亲身体

    会过了么?",说完我立刻后悔了,暗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

    "呵……"听了我的话,苏敏忽然从沙发站起来,款款地走到我面前,然后

    抓住我的手往自己胯下探去,同时把红唇凑到我耳边轻声道:"刚刚发生了意外,

    被妍妍撞破了咱们的好事,姐姐我现在里面还痒得很,你还愿意用你的魔力为我

    解痒吗?"

    闻言我脑门里轰地一声,血气开始翻腾,鸡儿仅仅因为眼前女人的声音和话

    语,就从最软绵绵的状态急速变成最坚硬挺拔的状态,而我被苏敏牵引的手探到

    那水汪汪的泉眼时,我整个人都爆炸了。

    "草草草草草!这女人我是真的顶不住啊!!!"

    心里怒吼一声,我便猛地把苏敏扭转过身去,像一头发情的公猪拱着苏敏来

    到沙发前再将其摁倒在沙发上,挺起长枪极其野蛮地从后面插入了苏敏湿热的蜜

    穴!

    "啊!!!!"

    无论是我还是苏敏,在刺穿与被刺穿的一刹那,都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来,那

    种极致的舒爽,已经不是言语能够描述的了。

    但短时间的快感远不能满足情欲炸裂的我,进入苏敏的身体后,我就像一台

    人形打桩机一样疯狂地对苏敏进行抽插,人生第一次被后入的苏敏品尝到了从未

    有过的快感,叫得很有节奏:"啊!嗯!啊!啊!爽!好爽!好爽啊!"

    "操!我操!我操爆你!操爆你啊!!!"听着苏敏声嘶力竭的浪叫,我也

    语无伦次地叫骂起来。

    "操、操爆我吧!你不知道,刚才在你房里看到妍妍后,我下面的水就一直

    流一直流,丝袜都全湿透了,我都不清楚为什么,在意识到我们母女都被你干了

    之后,我竟然觉得超级兴奋……啊!!!!!!!!!!!!!!!!!"

    为何苏敏最后癫狂地尖叫起来?

    因为……我射了,破纪录不到一分钟就射了,而且射了很多很浓,射的过程

    也足足维持了十秒,堪称"射爆"!!!

    说实在的,除了我十五岁那年初尝禁果的那一次,这是我第二次射得如此痛

    快,激爽程度达到max。

    真是我了个大草,苏敏这女人是吸精的妖怪吗?怎么能如此淫艳魅惑妖娆???

    当然了,对苏敏来说,这同样是一次抵达巅峰的性爱,此时已瘫软成一滩春

    水的苏敏只有一个想法:我前半生都白活了。

    然而我和苏敏都没有注意到,房门不知何时被打开了一条缝隙,在我和苏敏

    双双高潮的同时,门外也响起了尽力压低却掩盖不了其中娇媚淫浪的一声呻吟:

    "啊,我也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