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声色(NPH) > 章节目录 折现
    利益面前,任何干戈都可以化作玉帛。

    舒怡虽不解盛思奕的态度,但当着自家艺人和对方助理,该场面过去的地方还是得场面过去。

    一顿饭吃得没什么滋味。

    好在盛思奕倒是爽快,代言的事上并没过多刁难,当场就给出了优厚的条件,并同意了她对合同的修改。

    结束后,盛思奕的助理开车带着他们去了餐厅不远处的盛家的珠宝店铺。

    过几天就是时装周了,每一次的时装周都少不了女明星之间的暗自较量,谁的穿搭更时尚有品味,谁的首饰更壕更华丽——

    与礼服品牌的厮杀相比,珠宝品牌在红毯的较量似乎来得更加惨烈。肖莎莎既然现在做了代言人,自然要挑几件首饰去博眼球。

    这事,其实只要随便交代个人就可以了,不过难得的是盛思奕居然亲自来了。

    舒怡看着店里的店员将平日里锁在保险柜里的珠宝一件件拿了出来,于是也跟着在旁挑选把关。

    肖莎莎走红毯的礼服是早就订做好的,舒怡根据礼服推荐了几样,肖莎莎于是一一试戴了起来。

    就在这时盛思奕却渡步过来:“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也挑两件吧。”

    满柜台的珠宝,不说多贵重,随便挑挑也是数十万上百的。

    按照肖莎莎现在的身价,赞助她的品牌虽也不少,不过珠宝此类的,稍贵重一些按规矩都是要收回去的。不想盛思奕倒好,让肖莎莎随便挑不说,还让她这个经纪人跟着挑。

    舒怡:“那怎么好意思。”

    盛思奕:“没关系的,都是做宣传。”

    “盛总真是大方。”舒怡笑,却没有挑选柜台上的珠宝,反而是看向店中央屏幕上的那套砖石首饰道,“其实我挺喜欢那一套的。”

    那是盛冕珠宝本年度镇店的首饰,由一对净重10克拉的梨形耳坠,和一条装饰着超过5000颗钻石项链组成,项链用椭圆形、梨形、橄榄型切割的白钻组成,共两百多克拉,据说花费了超过数千个小时手工制作而成的,可谓光芒四射、奢华十足。

    这一整套下来,价值少说也上千万。

    肖莎莎试戴首饰的手一滞,连忙侧头去看自家经纪人;不明白向来分寸的她,现在怎么会说出这么让人尴尬的话来。

    谁知盛思奕听了也不恼,侧身就问店员:“那套首饰在店里吗?”

    “在……在的。”

    “取来给舒小姐试一下。”

    哦,只是试一下。肖莎莎这才松了口气,心想这盛思奕情商还是蛮高的。

    很快店员从内间的保险柜里取出了砖石项链。

    舒怡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东西,摘了耳环,就打算试。不想盛思奕先一步拿起,挨近她,亲自帮她带了起来。

    他站在她身后,小心地帮她扣上项链,就像是贴心的男友,帮她带好,甚至还顺带帮她理了理头发。

    舒怡忽然就想起了盛思奕第一次给自己带首饰的情形。

    许多人都以为舒怡是在做了模特之后才攀上盛思奕的,事实上上舒怡认识盛思奕远比那更早。

    那是她17岁,读大一的时候。

    那时她手头紧,于是各种找兼职:快餐店服务员、发传单、家教、迎宾礼仪……她做过很多工作,但其中最轻松的,要数陪有钱人约会。

    当今社会有很多有钱的成功人士;他们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却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结识,去花时间追求或者耗费过多的精力维系这段关系;于是适应他们需求的租赁网站应运而生。

    舒怡当初兼职的网站,注册会员们每年只需要付一笔高额的会员费,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在网站上筛选出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同她们发出邀约。

    第一次见面多是吃饭,看电影;后面或许还会有更深入的需求,但都是建立在双方的自愿的基础上的;网站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大把,客人选择多多,一般也不会撕破脸勉强什么。

    尽管网站给的时薪并不算太高,但约会的客人们通常都会送一些礼物;比如名牌包包、首饰什么的;转手二手市场便可抵大半个月的兼职收入。

    舒怡当时课业繁重,能抽出来兼职的时间并不多,只觉这行来钱快,于是也长期兼职。

    她长得漂亮、身材也出挑,尽管她在资料上直接标注了不接受同客人发生关系,还是有很多人约她,用于在宴会或商业活动时撑场。

    舒怡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到盛思奕。

    那个时候,因为网站的客户都有保护自己隐私的需求,盛思奕并没有告诉过她他的真名。

    而说起来也是奇葩,盛思奕通过网站约到她,既不是因为宴会或商业场合需要,也不像是要找个发展男女朋友或情人关系,每次都只是同她一起吃吃饭聊聊天,看看电影或听听音乐会什么的。

    他似乎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要找个人陪而已。

    舒怡虽猜不透盛思奕的想法,但见他有风度又有趣也乐得陪他;而他似乎也很享受她的陪伴,每次约会都会送她一些首饰什么的。

    项链、手链、耳环、别针……他每次都会给她带一件小礼物,舒怡通常都是转头就卖了,有一次,盛思奕发现了,她本以为他会生气的,谁知他却笑道:“你怎么不直接跟我说?如果你更喜欢现金,我可以直接折现给你的。”

    后来,盛思奕便不再送她礼物了,每次约会都直接转账给她。

    但舒怡却不太适应那样赤裸裸的交易,总觉得有种卖身的感觉,盛思奕后来也察觉到了,于是又改为送东西,只是每次都会保留好完整的票据,于是舒怡也不用转卖二手市场,直接拿去商场退货就可以了。

    两人照常不时约会、吃饭……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了小半年,直到有天,盛思奕接了一个越洋电话;然后他欣喜的告诉她,他喜欢的女孩子要回国来了。

    “虽然我们之间其实没什么……不过我怕她不高兴,所以以后我应该不会再约你了。”

    于是就在当天,盛思奕结束同舒怡的关系,并给她另外介绍了一份同样报酬不错的工作——平面珠宝模特。

    也就是那份工作,舒怡接触到了模特这个行业,但同时也让她在随后弄清楚了盛思奕的真实身份,认识到两人的差距。

    盛思奕最后送给舒怡的一件礼物,是一个蜻蜓别针,蜻蜓翅膀上的两颗水滴形绿宝石可以拆卸下来做耳坠。

    舒怡最终没舍得退掉,于是留了下来。

    按说自那之后,两人本没有缘分再发生什么纠葛,偏偏舒怡时常想起两人一起约会的情景。

    于是后来有人推荐她去参加“东方天使”模特大赛,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获奖、签约;从国内的t台辗转到国际的t台,凭着七分努力和从上天借来的三分运气,她终于侥幸走红。

    而在其后她重遇盛思奕后,她使了点手段紧紧攀住了他。

    因为悔婚事件,外界都说盛思奕欠她很多,但其实,他给她同样也很多。

    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舒怡点开今天在珠宝店拍的那张照片,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

    在珠宝的时候,他不过是想要拆台,于是故意说喜欢那条项链。

    没想盛思奕居然真一副要让人给她包起来的架势,不过在那之前,店长先哭丧着脸说项链的砖石掉了一颗,还需要修补。

    舒怡怎会听不懂其中的意思,当即识趣的将项链摘了下来。

    她本以为这事到这就完了,谁知回来后,却忽然收到一条信息,说是项链修好了,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去取。

    信息显示来自陌生人,但舒怡知道,那定是盛思奕问他助理要了自己的号码。

    她看着手机,沉默了许久,最终回了一条:折现吧。

    如果你只是想要补偿的话,折现吧。

    舒怡又补充了一句,然后把自己的账号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