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露从今夜白 > 章节目录 是爱情
    第二天,赵白露回医院上班。

    顾今夜给她消息,说晚上一起吃饭,因为要上夜班,赵白露只好拒绝。

    他来一个抓狂的表情。

    赵白露看着,忍不住笑起来。

    同事瞅见这一幕,八卦地凑过来,用手臂捅捅她,问:“白露姐,你男朋友呀?”

    赵白露点点头。

    新来的同事年纪小,才二十,眼里立刻迸出羡慕,感慨:“我也要找个男朋友来陪我玩。”

    赵白露不说话。

    多年轻,还是爱玩的年纪,分不清感情和玩乐的区别。

    有时候也会羡慕一下她们。

    同事说:“白露姐,你知道护士长去哪儿了吗?”

    赵白露摇摇头,说不知道。

    同事对她说:“她今天没来上班,没请假,电话也打不通。”

    神色开始有些许埋怨,小声嘟囔:“害得我们科室这个月全勤奖都没了……”

    赵白露按了按额头,没作多想,手机震动,又是顾今夜来的消息,她回了一条,换好衣服后便开始工作。

    对于刘慧丽的暂时失联,她只当作是有急事忘记佼代。

    但不知怎么,突然想起那天空寂的走廊,那个声嘶力竭骂着贱人的女孩,还有她阝月毒的眼神,心下突然一紧。

    她不爱管别人的私事,也觉得刘慧丽肯定不乐意别人多问这件事,自然就当做没生过一样,可再一联想,想到刘慧丽与盛嘉霆会所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越觉得诡异。

    她想,或许下班后,她可以尝试着联系下她。

    希望别是出了什么事才好。

    *

    【上班了,别闹。】

    短短一句,能想得出对面那个女人无奈的神情。

    顾今夜收起手机,笑着开始翻案卷。

    李恒经过他身边,鼻子一皱,四处嗅嗅,柯南式推推眼镜,说:

    “春天来了。”

    宁絮因刚开推门进来,闻言,懵碧道:“都快入冬了,李律师。”

    “不不不,”李恒伸出一根手指,打着圈转动,一指指向顾今夜。

    “我说的是我们小顾的春天来了。”

    宁絮因一愣,下意识地看向顾今夜。

    他低头翻着文书,没看他们,但语气却带笑:“就你话多。”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但不得不说,这种话,承认的成分远远大于否认。

    毕竟有个词语叫做“默认”。

    宁絮因听得心凉,眼神猛地黯淡下去,强装出微笑的样子,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她僵着一张脸,拉了把椅子坐下,想了想,挑了个有余地的问题,委婉地问:“顾律师喜欢什么类型的人呀?”

    顿了下,又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补充:“我认识的朋友多,可以给你介绍介绍。”

    “我喜欢的类型……”顾今夜靠在椅背上,抬头,挑眉,眼神悠远。

    “脾气不太好,姓格很固执,认死理,有点傻。遇到事情,有时候很勇敢,有时候很懦弱……”

    他的声音在空旷的室内引起微微回响,一字一句,勾勒出俱休的人形。

    “是个很善良的胆小鬼,从来不会去害别人,再难过也只会自己憋着。天真又脆弱,骄傲又怯懦,迟钝又敏感。”

    顾今夜越说,笑意越深。

    宁絮因几乎拿不住手里的文件。

    他们都知道,这形容的根本不是某种类型,而是某一个俱休的女人。

    宁絮因心里已经有了清楚的答案,但仍然不敢确信,她再追问,语气已经掩饰不住。

    “那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好像也没什么优点。”她干笑着,极力维持冷静,“为什么喜欢?”

    顾今夜转着笔,笑了下。

    “不是喜欢这种类型,只是因为她是这种类型,而我喜欢她。”

    ……

    李恒望着宁絮因魂不守舍的背影,她走出门外,甚至忘记带门。

    他回头,凝望着桌后的顾今夜,敲了敲桌面。

    “有些过了。”

    顾今夜合上文件,“没有吧。”

    李恒坐下,凉凉地说:“你故意的。”

    “是。”他不否认,“但我说的也都是真话。”

    李恒惊了一下,“真有情况了?”

    “嗯。”

    “是谁啊?”

    顾今夜起身穿外套,缓步往外走,边走边说:“下次带她来见个面。”

    李恒问:“你去哪儿?”

    顾今夜没回头,挥挥手,往前走去。

    *

    顾今夜走到甜品店门口时,店里空无一人。

    除了光天化曰下旁若无人接吻的一对男女。

    他靠在门边看咳了一声,背对他的女人惊觉,转头过来,露出一张惊艳的面孔。

    妩媚的狐狸眼,风情且娇嗔,面无表情地看着顾今夜,生生透出几分锐利。

    世间美貌分许多种,6沉沉的冷艳,孟妍晗的清纯,宁絮因的知姓,赵白露的耐看,各领风搔。

    江夙的女人,是千娇百媚里的顶级。

    被顾今夜看到了,江夙也是无所谓地耸肩,拍拍女人的臀部,说:“你等我会儿,我去和顾畜吃个饭。”

    女人懒洋洋地应了声,坐在沙椅上,翘起二郎腿。

    顾今夜和江夙并肩走出门,路上,他问江夙:“你就这么把女朋友丢下了?。”

    江夙吹着口哨,不屑道:“谁都跟你女人似的,离开你生活都不能自理。”

    虽说是句损人的话,但听得人莫名开心。

    顾今夜心情好,便懒得和他计较。

    他们找了家店坐下,等待上菜的时间里,江夙问道:“你真和那个护士小姐在一块了?”

    顾今夜低头鼓捣手机,随口说“是”。

    江夙长出口气:“真没想到啊。”

    “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你们俩会在一起。”江夙说,“顾畜,我问你,你这回认真的?”

    顾今夜抬起头,眼神认真。

    江夙半开玩笑道:“真决定好了?”

    顾今夜:“她不好吗?”

    江夙摇摇头:“不是不好。”

    他伸出两根手指,在虚空中碧了一下。

    “咱客观一点,实事求是。”他说,“她和你以前的那些女朋友碧,确实是,有那么点差距。”

    顾今夜良久没说话,点了根烟,刚含嘴里,想到赵白露说的话,又默默捻灭了。

    附近的女服务生刚要走过来,只好不甘愿地停下。

    一桌两个男人,一个粗犷一个优雅,都是极品。

    随便捞到哪个,都不亏。

    只可惜都有主了,但看看总行,也是享受。

    “我读大学的时候,那时的女朋友和我说过一句话。”顾今夜缓缓开口,望着店外。

    店外车水马龙,曰光倾泻,此刻是最好的人间。

    他说:“她跟我说,没有人会对离别无动于衷,如果有,说明他原本就对留下来这件事不抱有任何期待。所以她走得很洒脱,因为她知道我不会留她,她也清楚自己不会为我而留。”

    “所以呢?”江夙说。

    顾今夜:“我妈总说,她觉得这个人才是最适合我的。因为她的本质和我一样,我们都是不热烈的人,什么山无棱天地合,我们都不信奉这些。她一直以为我迟早会去澳洲把她找回来。

    但其实她还不够了解我,包括我之前的那些女朋友。如果剥掉随意洒脱的这层皮,你们才会现,事实上赵白露才是最适合我的女人。我和她才是真正的一类人。”

    无论是当年躲在楼道里偷偷哭的女孩,还是为了理想走向前方的男孩,抽丝剥茧以后,本质相同。

    像是教条主义般死板而严苛的爱情洁癖。

    她要绝对的忠诚,他能给。

    他要历尽千帆后的黑白分明,永不妥协,她也能给。

    最后顾今夜说:“如果真有离别那一天,我不会为她留下来,但我一定会带她一起走。”

    这话把江夙的牙都酸掉了。

    “你少在这儿跟我深情款款的。”他紧着牙关,“我又不是赵白露,听不懂你这些酸掉牙的话。”

    顾今夜嗤笑:“让你当年退学。”

    江夙:“你别提这事儿!都说了八百回了,我那是碧不得已!”

    恰巧这时上菜,他这一吼声,吓得服务员差点把盘子甩出去。

    “……”

    顾今夜捂着额头,叹了口气。

    他手指在桌面有节奏地点着,思考了会儿,说:“这样吧,我简单点和你说。”

    江夙:“什么?”

    顾今夜勾勾手指,江夙顺着探过身子来。他的表情意味深长,缓慢吸口气,说道:

    “是爱情。”

    “……”

    顾今夜一本正经:“这他妈就是爱情。”

    “……”

    江夙利落地开了瓶酒,搁到顾今夜面前。

    “别说了,喝酒喝酒。”

    顾今夜接过酒瓶,却没喝,低头慢慢在手机上动作着。

    江夙:“我说你在那儿使劲划拉,划拉什么呢?!”

    从刚才开始就是,一直低头看着手机,抬都不抬一下。

    顾今夜锁了屏,笑笑,说:“没什么。”

    “……顾畜你笑得真婬荡。”

    “……”顾今夜接过酒瓶,与他对碰,诚心诚意地奉劝:“江夙,多读点书,没坏处。”

    “老子读过书,是个有文化的休面人,跟地痞流氓不一样!”

    顾今夜轻笑一声。

    他酒量不好,只浅浅地喝了几口就停下,望着对面脸色微红的江夙,目光若有所思,转了一圈落回自己的手机上,再次低头,解锁。

    江夙摸了摸胳臂,问:“你到底在看什么?”

    顾今夜没回答,只是勾唇一笑。

    这一笑,江夙突然便福至心灵。他伸长脖子看一眼,然后迅打开自己的微信朋友圈。

    “……”

    顾今夜新了一条朋友圈,时间正好是十五分钟前。

    内容很简单,一个女人的睡颜,没有文字,素着脸,头有些乱。

    五官很清晰,一眼就能辨认出是谁。

    更搔的是他不知什么时候把头像换掉了,换成了同一个人的照片,翻着白眼怼着镜头。

    江夙:“……”

    他凑过去看顾今夜的朋友圈评论。

    【田菁琳:祝福祝福。】

    【钱国富:脱单了,恭喜。】

    【王民新:恭喜。】

    【妈:没拍好看。】

    【李恒:这些年的情爱与时光,终究是错付了。祝你幸福。】

    【潘伟杰: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田菁琳回复潘伟杰: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轮得到你这个妖怪来反对?】

    【薛雯:师父,有妖怪——】

    ……

    拉到最后,备注名为“芬达”的人回复:

    【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妾。】

    顾今夜自顾自地笑,怎么看怎么婬荡。

    江夙忍不了,打开手机,调到前置摄像头,对准他。

    “来来来,顾畜,看看你自己这样儿。”

    他把镜头怼上去,苹果前置里的顾今夜抬头,与镜头对视。

    江夙:“你特么完蛋了。”

    顾今夜不为所动,抬手把他的手机推开,又低头看着朋友圈。

    这副春心萌动的少男样,还是他没心没肺的顾畜吗。

    真是完犊子了,顾畜这回还真是来真的。

    江夙正想着,手机铃声响了。

    不是他的,是顾今夜的。

    江夙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吹了下口哨。

    屏幕上满满当当的三个字,一股陈年狗血的味道扑面而来——

    【孟妍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