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露从今夜白 > 章节目录 更新了
    顾今夜出院那天,天气很晴朗。

    赵白露请了假,陪他办出院手续。李恒说要来,被顾今夜无情地拒绝,他开着车,还是那辆搔包的gtb,从中心医院回到家里的路上,自成一道风景。

    只是可惜半路堵车了。

    今天天气真的是太晴朗了,晴朗地赵白露衣服穿多了,忍不住开始出汗。她不好意思脱套头衫,只好一路憋着,祈祷赶紧到顾今夜的家。

    然而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车流让她深深陷入绝望。

    蒋奕洲的电话就是在这种绝望中打来的。

    看到个陌生号码,赵白露被热晕了的脑子没反应过来,直接摁了接听,顺便因为脸颊出汗,干脆点了免提。

    “赵白露。”他先叫了她一声。

    赵白露还没反应过来,迷糊着应了一声,只觉得他声音有点熟悉,尚且想不起这是谁。

    等蒋奕洲开口讲第二句话,她终于反应了过来。

    同时反应过来的还有顾今夜。

    “我明天就要走了。”蒋奕洲说,“有空一起出来吃顿饭吗?”

    顾今夜转头看过来,带着明晃晃的笑意,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怪渗人。

    赵白露被热晕的脑子顿时降低了两度。

    她没接话,蒋奕洲就自顾自说下去,“就我和你。”

    他顿了顿,沉默了几秒,才又说:“我不会告诉他的。”

    顾今夜直起身子。

    赵白露摸着额头,心想这是啥事儿……看着顾今夜那眼神,她打死蒋奕洲的心都有了。

    祸害,这人从高中起就是祸害。

    她没好气地冲手机喊:“我不去!”

    蒋奕洲又安静了几秒,仍旧不依不饶,只是再开口的时候语气显然艰难了许多:

    “我找个僻静的地方,就是吃顿饭而已,不做别的……我保证,他不会现的。”

    “……”

    现你妹的现。

    拜托别讲得这么像我俩在偷情好不好,正主就在边上听着呢。

    赵白露真的被磨得没了脾气,蒋奕洲没挂电话,还在等她的回答,她眼冒金星,话都说不出半句。

    顾今夜靠在背椅上,手指点着方向盘,悠哉地开了空调。

    冷气袭来的刹那,赵白露终于活过来似的。她捧着手机,讨好地去蹭了下他的手臂。

    顾今夜温柔地冲她一笑,然后在她的星星眼中,他慢慢伸出手,扣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机拉近自己。

    然后,嘴唇一张一闭,吐字清晰,掷地有声:

    “我已经现了。”

    一阵尴尬的静默。

    赵白露满脸云里雾里,汗水迷了眼睛,只依稀看到手机屏上的通话时长还在继续,并没有被挂断。

    那边蒋奕洲隔着手机不知在想些什么,这边顾今夜一张嘴还在叭叭不停——

    “我说,你还挺幽默啊……”

    顾今夜在她面前欠欠地笑,带着点儿熟悉的鄙夷。赵白露当机的脑袋有片刻清明,她抹了抹汗,受不太了这种尴尬的氛围,抽手回来,思考了下措辞,说道:

    “还是不了,你刚才也听见了……”她心情有点烦躁,实话张嘴就来:“再说我们实在没必要吃这顿饭,何必呢,纯粹互相恶心。”

    顾今夜斜眼过来,抬手,鼓了鼓掌,冲她笑道:“说得好。”

    “……”

    赵白露看向顾今夜,他懒洋洋地靠着,侧着身子对她,眼里全是戏谑。

    “我没有恶心你。”蒋奕洲说。

    顾今夜哼了一声,又凑过来:“蒋同学,我老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你说一个女朋友就罢了,怎么一个两个你都要这样?说句实话,你到底是不是针对我?”

    “你可以了啊。”赵白露拍了他一下,手劲不小,一掌给他拍老实了。“你少揷嘴。”

    顾今夜哼哼唧唧地嗯了一声,维持着欠欠的笑,果然闭嘴了。

    只是看赵白露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直直的,带着点不可描述的情绪,落在她的……

    嘴上。

    赵白露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明白过来,掐着他的胳膊,满脸通红地嗔怒道:“你在想什么呢!满脑子黄色废料!”

    顾今夜乐不可支,拍着方向盘笑得花枝招颤。

    赵白露:“……”

    最后也不知道蒋奕洲的电话是什么时候断掉的,赵白露想了下,没有回拨,把他的号码设置拉黑,然后删除。

    她想,或许这辈子,是真的再也不会见面了。

    最后一顿饭没有吃成,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只是不知怎么,突然有些感慨。

    视线余光里瞄到顾今夜,他懒散地望着前方,被冷风吹拂地很舒服,享受地半眯眼睛。侧脸对着她,依稀仍是少年模样。

    多奇怪,这么一个本该写满成熟和世故的人,偏偏坐在那儿冲你轻轻一笑,就能让你想到十八岁的俱休形状,想到一中微凉的初夏,想到昏黄的校园余晖,想到雨后艹场的青草芬芳。

    赵白露是真的觉得,如果每个人都是一块木头,那么顾今夜永远不会腐朽。

    少年心永不死,才是全世界最热血澎湃的一件事。

    *

    堵车时间很长,道路上喇叭此起彼伏,顾今夜却悠闲地不行,他没有抽烟,但却把愉悦的情绪完全写在脸上。

    赵白露:“你在暗爽什么?”

    顾今夜说:“你说姓蒋的是不是在针对我?”

    “……”

    他这是在这个话题里出不来了。

    赵白露深切地觉得,有时候顾今夜这人幼稚到可怕,她懒得搭理他,巧妙地换了另一个话题:“你刚才明明就是在高兴我没有答应他。”

    “这也值得高兴?”顾今夜嗤笑,“我至于对我的个人魅力这么没有信心?一顿饭而已。”

    赵白露追着问:“那我要真答应和他吃饭了呢?”

    “那就吃吧。”他赏了她一个云淡风轻的表情,手指在她唇边意有所指地擦过去,“反正,到了晚上你还不是……”

    “打住!”赵白露一把捂住他的嘴,“你不许说了。”